评论 > 好文 > 正文

童大焕:技术奴役世界人类逃无可逃?

作者:

【1】

很喜欢一句话,大意是:人和树一样,根须扎向越深越黑暗的泥土,枝叶才能触探到越高的阳光。

对人类社会的认知也一样,不识人间阴暗,何得世上光明?寄望于人性本善的,常常带来邪恶的世界;深信人性本恶的,寄望于制度,带来相对自由高效的世界,但仍不免再好的制度,也屡屡被邪恶的力量蛀得百孔千疮,

【2】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暴露出来的问题,可能比多数人凭良好愿望想像的都要严重。如果川普不能最终胜出,并进而全方位地从制度规则上堵住可能的技术舞弊漏洞,我本文的标题【技术奴役世界人类逃无可逃】就不是危言耸听。

当然,对于本案,我只做合理推论,最后的结论也不是由法庭胜负来定,再好的法律,也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美国著名的辛普森案就是明证。更何况,川普这一战,是与华尔街金融巨头、硅谷科技巨头、传媒巨头、"华盛顿沼泽"等既存秩序乃至全球影子政府的一场殊死搏斗,鹿死谁手难解难分,人类也并不总是正义战胜邪恶。

【3】

有人居然说美国民主制度200多年,若有漏洞早堵上了。

这是用农业思维思考技术时代,就像无数的人在城市化时代还在想着衣锦还乡魂归故里叶落归根。

他们难道不知道,世界剧变根本上是由技术推动的。技术的变化一日千里,技术作弊也比人工作弊容易得多而且有时可以做到天衣无缝!作弊容易破案难。

一直反川的《纽约时报》也许现在要懊恼的是,据《TheDan Bongino Show》报道,2018年4月,《纽约时报》公布了一段视频,密歇根大学计算机科学家J.Alex Halderman向一群学生展示了如何轻松操纵多米尼克投票机。视频的名字是"我黑了一场选举,俄国人也可以"。标题旁边的标题是:"是时候让美国领导人认真对待投票安全问题了。"

福克斯也曾报导过,一位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如何在7分钟黑掉Dominion的投票系统。

可以说,谁操控了投票软件,谁就决定了选举。这样,所谓的选举,只不过是欺骗和奴役的一个道具,一道高科技遮羞布。

【4】

当然,技术比人工更容易作弊,不等于本次美国大选一定有舞弊。我们先不做任何结论,再来看看Dominion的前世今生

《深陷美国大选口水漩涡的多米尼公司》(冠东兄的茶室2020.11.19)写道:

多米尼(dominion)成立于2003年,当时的公司使命(mission)是"为进步人士提供友好的电子投票系统,(to provideelectronic voting systemsfriendly for progressives.)不仅为了提高投票效率,也为了调动/动员投票者而开发电子投票系统(to develop electronic votingsoftware which would notjust process ballots, but also"mobilize voters")这个"进步人士"的说法,带有极强烈的党派属性,因为,什么人才算进步人士?什么人不是呢?这个提法基本是自由派对自己与保守派区别的同义词。而Mobilize这个英文,有调动,动员,驱动的意思。保守(右)派一直认为不能去干预投票者是否投票的意愿,而自由(左)派却一直认为人民是需要教育的。

多米尼投票系统公司其实是一家加拿大的公司,创立于2003年,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多伦多。2009年,(请记住这个时间点,非常重要。大焕注:奥巴马2009.1.20正式就任第44任总统),该公司将总部设立在美国科罗拉多州首府丹佛,从此其宣传材料中都称自己是一个"美国"公司。

2010年5月19日,奥巴马政府的司法部以"反市场垄断"的名义,将Diebold公司下属的电子投票系统(EVS)部门拆分出来并入了多米尼公司。这一份"大礼"带来的直接是占美国电子投票市场30%的份额,而这个时候多米尼公司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是多少呢?近乎于零。仅仅两周后(6月4日),多米尼公司购买了Smartmatic公司的子公司-红杉(Sequoia)公司。

Smartmatic公司是一个英国公司,但当时在美国很难开展业务,因为它为2004年委内瑞拉查韦斯的大选提供了电子投票设备。当然,从那次查韦斯"高票当选",其实就可以看出电子投票系统是可以人为操作的。至少,Smartmatic公司的就可以。

红杉公司被并入了多米尼公司。但多米尼公司与Smartmatic公司仍在菲律宾选举等项目上进行深度合作。

不到一年,当奥巴马政府司法部的"反垄断行动"完成后,多米尼投票系统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从0%飙升到50%。

到目前为止,多米尼公司占据着这次美国选举40%左右的选举站。

从毕业到今年,我一直工作在人们公认的"高科技"研究与应用领域。但我对于所谓高科技却始终抱有比常人更重的警惕心。当人们在谈论是否有一天机器人会统治人类的时候,我关心的是某个人或某些人通过机器来统治全人类。前者太遥远,而后者却很现实。

如果真的要做票,你说是采用计算机系统容易呢?还是人工方式?如果想不明白,不妨想想那些qiang银行的歹徒和侵入银行计算机系统的黑客,哪个得到的财富多,就很清楚了。

《涉嫌操纵Dominion发明者是谁;民主党选票操盘手浮出水面》(综合闫小坏儿62020.11.18)写道:

在今年美国大选中,在美国30州被普遍使用的Dominion投票软件系统一再引发人们的注意,因为此系统在密歇根州和乔治亚州多次发生"人工失误",而失误的结果是清一色地将现任总统川普的支持票划归为民主党候选人拜登

外媒《十字路口》专题节目11月15日揭秘了Dominion投票软件系统的发明人和该公司的副总裁库默(Eric Coomer)。库默于2010年出任Dominion公司副总裁,在此系统开发之初,他就并不回避此系统可被人操纵的嫌疑。2016年,当他向伊利诺伊州的竞选官员推荐Dominion投票软件系统时,就曾表示:只要有权限,就可以绕过该系统软件,直接进入计票系统的数据库,(并更改选票结果)。

而一位名叫欧特曼(Joe Oltmann)的企业家曾经跟踪和观察库默很久。欧特曼介绍说,库默本人是美极端组织安提法(Antifa)的支持者,并且他仇恨川普,库默曾经在自己脸书上发文,要"警察去死"、"总统去死",虽然库默已经从其脸书删除了相关内容。

欧特曼回忆说,他在今年9月份参加一个安提法组织的网络会议时,听到库默公开宣称,他已经"安排"了大选结果,而川普不会胜选。

欧特曼回忆说:"当时库默(在那个网络会议上)一直在讲,一直在讲,然后有人插话说,'如果川普胜选,我们怎么办?'我记得库默当时的意思是说:别担心大选,川普不会赢的,我已经做了一些手脚,可以确保他不会赢,然后他大笑不停。"

奇怪的是,在欧特曼在推特上发布这一消息,指控库默涉嫌干涉美国2020年大选后,推特居然关闭了欧特曼的账号,而在这次大选中,推特一直在扮演言论审查角色,这似乎反倒证实了欧特曼的指控的真实性。

川普的诉讼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Powell)周一(1116日)对外界公开了一段核心证据,简而言之,Dominion投票机的软件Smartmatics就是为了选举舞弊而量身定做的,"可以不被发现地改变每个选民的选票","系统必须设置成不会留下修改选票的证据,没有证据能把选民的名字或指纹跟修改了的选票相联系"。

证人是前委内瑞拉总统的贴身国家安全警卫。他说:"我亲眼看到,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的秘密点票中心,可以对选票进行实时控制和更改。对我来说,这是非常令人惊讶和令人不安的事。因此,我了解第一手情况,选民决定什么或纸票选票说什么都没有用。由软件运营商和软件来决定什么才是关键,而不是选民。"

如果说鲍威尔是川普的律师,不可信。那当然。即使有舞弊,即使法庭受理,也要艰难取证,证人敢不敢出来说话,会不会受到威胁?法庭会不会、敢不敢秉公判决,等等,都还有很多变数。

哪怕给予足够的时间,任何人任何机构也无法穷尽所有信息,我们只能尽量提供多一些的信息源,避免坠入"单方信息"的陷阱。

【5】

本次大选有几个非常有料的关键细节,越嚼越有味。

逆流漫步短视频呈现并分析了两个小视频:

给你们看两段有趣的视频。第一段视频是纽约市长白思豪的女儿,她是一位民主党员,是一位非洲裔,因为她是被收养的。他(白思豪)的女儿最近又给他惹事了,在一次街头游行的活动当中,被主持人问到拜登当选作何感想,她首先说了恭喜贺锦丽作为第一位非洲女性可以当选副总统,然后她又说了拜登能偷到此次大选的胜利,注意是偷这个词,当她意识到自己说错的时候,紧接着改成了赢得这个词,大家或许会觉得这个很夸张很搞笑,一般人不会犯这种错误的,但是你看一下她当时的那个状态,明显是嗨了,当一个人嗨了的时候,她的大脑某个皮层就不受控制,会自然而然的说实话,这也是很多的间谍审问的一种手段方式。

再来看看拜登的第二段视频。在这段视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经纬西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519.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