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中国的地下捐精乱象

大家好,我是南叔。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捐精”这个话题。

早间在网上冲浪的时候,看到这么一则新闻:来自美国华盛顿的一位哥们名叫Joe Donor,成功让50名女性怀孕。成为新一代捐精王...

和大部分普通中年男人一样,今年49岁的Joe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还有三个可爱的孩子。

但从2008年开始,Joe就提供免费捐精的服务。哪怕是今年中共病毒疫情爆发,他也无偿为好几位女士提供了捐精服务。

不同于普通的捐精者,Joe捐精的方式比较原始,他直接通过“真”的方式使女性受孕,也就是和那些有捐精需求的女性滚床单...

这么毁三观的新闻,我看了之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不就是变相约炮吗?

无独有偶,中国国内的这种“捐精”现象,居然也是层出不穷。本着探索精神,我去查了查中国国内的“地下捐精”,可真是刷新了三观。

可以与捐精者“直接交易”!

记者采访了一位资深地下捐精者——陈先生!

陈先生和大多数正常人一样,有自己的事业和对象,他持续这种“捐精”行为,也有一段时间了,陈先生坦言:

“捐精的事情肯定不能告诉对象,她一定接受不了。”

那么这种地下“捐精”,到底是怎么进行的呢?

所谓地下捐精,不同于正规医院的捐精,一般地下捐精会以捐精成本昂贵为借口,劝说双方采用“直接交易”的方式,那么什么是“直接交易”呢?

记者了解到,他们口中的“直接交易”,其实就是男女双方开一个房间,捐精者直接让受精者怀孕!

说穿了,就是披着科学外衣的约炮行为,不仅如此,可能被捐精者“爽完了”的受精者,还得支付其一笔费用。

了解到这里,我真的感到十分恶心,也深感这些男人的无耻。

医生也参与地下捐精?

为了证实其中的真伪,记者派出调查员去联系地下捐精者。

令人诧异的是,这些地下捐精组织并不难找,那些喊着“捐J”、“捐米青”的隐晦qq群遍地都是。

很快,就有人联系上了女调查员,那人自称是一名医生,经验丰富,保证能够让女调查员快速怀孕。

随即女调查员和该医生约好了见面后,来到约定地点。

该医生称道,传统医院正规捐精,其存活率太低,只有15%,因此费用昂贵,但他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效率极高,受精者也只需花一两万。

在女调查员的追问下,医生说出了这个方法。

女调查员继续询问,一两万还是贵了点,有没有更便宜的方法。该医生听到这番话,显得非常兴奋,并称有。

但他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让女调查员的男同事避开,并给了女调查员一个地址,让她单独前往这个地方细谈,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疑惑的女调查员照着上面的地址前去,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家宾馆。而那名自称医生的人已经开好了房间。并向女调查员说明了便宜的方法。

到这里,这件事情就已经非常明白了,所谓地下捐精组织,就是从事情色交易的窝点!而这种群,只要细心一找,便发现无处不在。

也许你身边老实本分的同事,转眼就变成青面獠牙的恶魔

地下捐精组织十分庞大,里面有各式各样的人;

他们平日里从事着光鲜亮丽的工作,里面有医生,老师,坐办公室的白领,私下里却在“地下捐精”的组织里肆意盘剥女性的剩余价值。

他们也许就是你身边平日那个沉默寡言,老实本分的同事,朋友,而转身就已经变成了一个长着青面獠牙的恶魔,想想就令人心凉,害怕。

正规捐精到底是怎么样的?

由于这些东西离大家生活比较远,又被网上某些影片,某些言论误导,“捐精”就被大家传的神乎其神,其实所谓的“有美女护士帮助取精”,“捐精可以买车买房”,“可以和有供精需求的女士直接发生两性关系”,全都是扯淡!

正常流程是:

⊙医生先询问基本信息,如身高、体重、年龄、学历、婚否、有无孩子、有无传染病等;

⊙基本信息符合要求后,医生拿出捐精的流程图表、注意事项、捐精要求等资料,会重点讲解捐精的流程步骤,补助情况,并再次确认能否按要求六个月内完成全部捐赠(一再告知,如果六个月内不能完成全部捐赠,已取得的精液样本,就会被废弃,浪费精子库的资源);

⊙在获得确认的可以按要求完成捐赠后,就开始核实信息(主要是学历和身份信息),并建档录入个人身份信息和指纹;

⊙信息录入完成后,医生会给一个取精杯,一份清洁纸巾,然后去初筛取精室取精。杯子上面有个标签,注明有初筛及编号信息。

⊙取精室里也只有一台电视、一把椅子、一张小方桌、一迭纸巾、一个洗手池、一个精液放置箱。

其实和我们去医院做尿检差不了太多。

捐精整个过程可能连个女的都不会见到,并且补助总计不过4150元。

而且精子库遵循“捐、求双盲”原则,捐精志愿者、用精家庭不见面,互不知对方任何信息,更别说隐私性的身份信息,如姓名、电话、住址等等。

捐精没有那么神秘!过程很普通也很平常,谣言止于智者!

如果我们一味的去将他神秘化,反而给那些从事地下黑暗职业的人一个可乘之机,也断绝了那些真正不孕不育却想要孩子父母的一丝希望。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南叔说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4/1526575.html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