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人以群分!拜登梦想组阁 竟然找他们做左膀右臂 【阿波罗网编译】

—阿波罗网编译 拜登的两名国家安全人选都与过去的丑闻有关

作者:
面对无数美国公民的选举舞弊质疑和大量的法律诉讼,拜登依然在做着即将上位的美梦,竟然要忙不迭的要开始组阁,然而,媒体惊人的发现,拜登眼中的内阁人选和他一样问题重重。阿波罗网记者李莲为您编译美国媒体对此事的报道。

面对无数美国公民的选举舞弊质疑和大量的法律诉讼,拜登依然在做着即将上位的美梦,竟然要忙不迭的要开始组阁,然而,媒体惊人的发现,拜登眼中的内阁人选和他一样问题重重。阿波罗网记者李莲为您编译美国媒体对此事的报道。

图:布林肯(右边)

据美国媒体《只是新闻》(Just the News)报道,拜登眼中的所谓国家安全顾问人选沙利文(Jake Sullivan),是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电邮门调查的关键人物;而所谓的国务卿人选布林肯(Tony Blinken)面临与拜登儿子亨特(Hunter Biden)商业交易有关的审查。

图:Jake Sullivan

据美国媒体Just the News11月24日报道,自称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获胜的乔·拜登(Joe Biden),为寻找潜在的内阁成员,深入到奥巴马政府的校友里,这样做的话,有可能会让希拉里的电邮门溃裂和拜登儿子影响争议之类的老丑闻再次复活。 

沙利文是希拉里邮件门的关键人物 

拜登11月23日自己宣布,如果拜登在1月20日宣誓就职,他希望现年43岁的前国务院官员沙利文担任国家安全顾问,拜登还将选择长期担任参议院和白宫助手的布林肯,担任国务卿。 

然而,沙利文是希拉里电邮门中的关键人物,而布林肯则在乌克兰的弹劾戏码中,与亨特·拜登和他的Burisma Holdings同事有联系。 

从希拉里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上获取的电子邮件显示,沙利文是国务院高级官员之一,他们经常通过不安全的通讯渠道与当时的国务卿希拉里保持通信,包括给她发送信息,而这些信息随后被视为最高机密和机密级别。 

例如,沙利文于2012年6月7日通过电子邮件向希拉里的私人邮箱发送了有关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哈尔(Hina Rabbani Khar)的备忘录,该话题后来被确定为“机密”级别。 希拉里在收到邮件后的几个小时后回复:“我更加决心这样做,并且有一些想法要与您讨论。” 

当时,美国与巴基斯坦的关系正面临一个艰难时刻,因为哈尔要求美国,为前一天造成26名巴基斯坦人死亡的空袭道歉。 

在其它根据保守派监督机构“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诉讼公开的机密电子邮件中: 

沙利文2009年6月13日发送电子邮件给希拉里和助手米尔斯(Cheryl Mills),讨论沙利文与北爱尔兰领导人的对话。 

沙利文2010年1月26日发送机密信息给希拉里和最高助手阿贝丁(Huma Abedin),解释说,他从另一份文件中 "粘贴" 了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寄给他的一份书面摘要。 布莱尔与当时的英国首相布朗和爱尔兰领导人,就敏感的北爱尔兰和平进程进行了对话。 

沙利文转发了一封来自前近东事务助理国务卿费尔特曼(Jeffrey Feltman)的电子邮件,日期为2011年8月31日,该电子邮件是费尔特曼发送给前参谋长阿比丁(Huma Abedin)、伯恩斯(William Burns),并因机密级别在公开时被大量修改过。 国务卿回复说:“我打电话给他。你没收到备忘录吗?” 

在2019年4月向“司法观察”提交的证词中,沙利文承认他曾频繁使用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但从未打算传输机密信息。 

他作证说:“就像希拉里国务卿说的那样,我希望她使用了国务院的帐户。考虑国务卿使用什么电子邮件并不是我工作的真正一部分,因此我不认为这是我工作上的失误,但我希望我在职期间就想到了这一点。当然。我的意思是,作为一个人,很难想到这一点?” 

司法观察社总裁菲顿(Tom Fitton)表示,该小组的公开记录诉讼揭露了沙利文判断的严重失误。 

菲顿告诉“Just the News”:“沙利文是希拉里电子邮件丑闻和班加西恐怖袭击的相关掩盖事件的核心人物,他尚未因滥用机密信息而被追究责任,这是另一个丑闻。在国家机密的问题上,他不可信。” 

沙利文还在构陷川普总统的所谓通俄门中也扮演了角色,他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承认,他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向美国广播公司(ABC)、福克斯(FOX)、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全国广播公司(NBC)兜售了现在证实为莫须有的川普-俄罗斯共谋的指控。 

布林肯与拜登儿子乌克兰丑闻有关 

参议院对拜登儿子亨特的海外商业活动进行的调查显示,布林肯这个名字在今年夏初浮出水面。 布林肯曾在参议院担任当时的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兼副国务卿。

 

图:Tony Blinken(左二)

例如,美国国务院发布的文件显示,2015年3月22日,在能源公司Burisma在乌克兰的腐败指控中挣扎时,拜登儿子亨特加入Burisma董事会将近一年后,亨特通过电子邮件向他父亲长期可信赖的助手布林肯发送了电子邮件,以促成会议。 

拜登儿子在邮件中写道:“下周有几分钟一起喝杯咖啡吗? 我知道您忙得不可开交,但想在两件事上得到您的建议,此致,亨特。”  

布林肯当天就回复“绝对(可以)”,并补充说,“期待见到您。” 

记录显示,这两人计划于2015年5月27日下午见面,尽管目前尚不清楚他们是否真的见了面。 但是,其它国务院备忘录确认,拜登儿子亨特于2015年7月22日,在国务院与布林肯会面共进午餐。 

两天后,即2015年7月24日,当时的副总统拜登打电话给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并对乌克兰的反腐败努力表示关注。 

2016年2月4日,拜登儿子亨特向布林肯发送了一条通知,表明他正在推特上关注布林肯。 

几个月后,Burisma法律代表公司,也是为民主党游说和咨询的公司,蓝星战略(Blue Star Strategies)的两名律师,努力游说布林肯,让美国国务院官员停止对Burisma持消极看法。 

2016年6月27日,其中一位律师彭特(Sally Painter)向国务院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指出她已在一次公共活动中与布林肯讨论了该主题,并试图与这位副国务卿一起喝咖啡讨论后续事项。 

彭特的邮件写道:“根据在杜鲁门(Truman)活动中,我与托尼(布林肯)的谈话,我和特拉蒙塔诺(Karen Tramontano)希望尽早与托尼(布林肯)喝杯咖啡,就我们在乌克兰遇到的麻烦事件做些简短的交谈。”  

阿波罗网记者查到,彭特邮件中提到的特拉蒙塔诺,是蓝星战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在证词中,彭特详述了她想做的事情,她希望美国大使馆里的国务院主管肯特(George Kent)停止对蓝星在Burisma方面的工作持负面看法。 

https://justthenews.com/accountability/russia-and-ukraine-scandals/two-joe-bidens-cabinet-picks-have-ties-past-scandals 

https://www.bluestarstrategies.com/about/our-team/karen-tramontano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记者李莲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5/1527073.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