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中共治下民营企业家 总有一款罪名适合你

作者:
活在中共魔爪下的民营企业家们,即使你活得小心翼翼,不是一个不小心就触碰到中共的政治红线;要么就是企业有钱了,被中共盯上了,最终被落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命运。

2019年9月24日,孙大午在河北的饲料仓库里。(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近些年来,随着民营企业家的发展壮大,各行各业的民营企业家被定罪、没收资产的消息层出不穷。

比如,企业家于溟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到迫害,导致企业破产;湖北的肖运军,因触动中共政府的土地利益,被打成黑社会成员,并没收全部资产;山西吕梁的张志雄,因其开发当地矿山,被中共政府打成黑社会并重判25年。

类似案例不胜枚举,最近,国内知名的农民企业家孙大午,包括其妻子、儿子、亲属、公司高管在内约28人被逮捕,中共出动近百特警,俨然一副做成大案要案的姿态。

66岁的孙大午,是河北省徐水县郜林村镇人,河北大午农牧集团董事长。他是一位农民,1985年他与妻子柳惠茹在一片荒地上,白手起家创业。由1000只鸡和50头猪起步,到如今公司市值过亿,是国内草根派企业家的代表人物。

在中共的统治下,14亿老百姓就是韭菜。民营企业家们一旦事业有成,公司发展壮大了,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砧板上的肉,企业被侵吞,当时人被重判的案例,比比皆是。还有的企业家,因为对中共当局有异议,因言获罪,飞来横祸。

2003年5月,孙大午就因为在自家的大午网站发表《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三篇文章,被河北徐水县公安局查抄,大午集团300万现金被拿走,银行账号被封,存款被全部冻结。最后停止营业6个月,罚款15000元。

任何对其不利的言论,中共都会实施各种打击手段,包括采取刑事打击的方式,予以镇压。2003年5月,当地警方以非法集资罪名将孙大午逮捕,孙大午本人被控非法集资罪名判刑三年缓刑4年。

按照中共的法律规定,非法集资指向社会不特定的群体募集资金的行为,而孙大午募集资金的对像是本村村民,不属于“不特定的群体”。中共的这一定性,完全不符合自身法律的规定,明显是滥用刑事罪名打击民营企业家,而这一切的根源实则在于孙大午的反共言论。

孙大午还曾公开支持中国的维权律师许志永等,称他们是中国黑暗中的一盏明灯,有了他们,中国才有了光亮,点亮了国人生存下去的希望。这一公开表态引起了中共当局的不满,为日后引来严重的迫害埋下祸根。

中共虽然没有“反党言论罪”,但是实际上发表过反党言论的人士,几乎很快都被以其它的罪名所逮捕,而所谓的“其它罪名”,往往都是生搬硬套、恶意诬陷,中共把其刑法沦为打压异议人士的工具,产生寒蝉效应。

笔者建议,中共的全国人大可以直接出台“反党言论罪”,把反党入罪明确刑法化,直接公开化,总比耍流氓还要找理由更省心。

2020年,由于大午集团名下房屋与当地国有农场存在土地纠纷,孙大午被控寻衅滋事罪,连同家属、员工约30人被中共当局抓捕。

孙大午在民营企业家中口碑很好,经常发表一些对中共政治体制的批评声音,2015年曾公开发表文章支持维权律师,因此也就被当局视为“异议分子”。孙大午在家乡兴建免费医院,已经率先实现了“全民免费医疗”。这也让中共比较难堪,中共的国有医院,丧失本来是救死扶伤的天职,从患者身上牟利,甚至是暴利,导致医患矛盾日益严重。

作为一名旅居英国的异议人士,从对中共的了解,我可以推断出,这次孙大午难逃重判命运,企业更是难逃资产充公的命运。中共有可能给他戴上一个寻衅滋事的罪名,这个罪名是公安常用的口袋罪,征地拆迁案件、法轮功案件、上访案件等等都可以以寻衅滋事罪来指控,在这个罪名笼罩下,中共可以随意用来逮捕任何一位公民。

大午集团与国有农场有土地纠纷,孙大午有可能会被指控寻衅滋事罪。因为国有农场代表着中共的利益,因而孙大午危险了,避免不了被判刑的命运。我们不妨继续观察一下,中共会用什么残忍手段迫害企业家。

根据中共刑法规定,寻衅滋事罪分为两个量刑幅度,五年以下及五年以上。按照当地警方出动警力的标准,孙大午案件无疑是一个重大案件,预计刑期远超五年,目前大午集团及孙大午本人的所有资产都被冻结,中共为没收资产做好了准备。

近年来,大量企业家被中共迫害,特别是现在的经济危急时刻,中共政府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掠夺民营企业家的合法资产,可以说,还留在国内的企业家们是人人自危。中共推行的国进民退政策,已经使国内民营企业家意识到了危险。

中共当局在2019年召开了企业家座谈会,习近平一边亲自强调保护民营企业家,安抚民营经济,一边释放公私合营2.0版,对民营经济虎视眈眈。

结合中共近年来非法抓捕民营企业家,这是否表明,中共掠夺民营企业的信号越来越明显?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们是不是在体验如履薄冰的感觉了?

活在中共魔爪下的民营企业家们,即使你活得小心翼翼,不是一个不小心就触碰到中共的政治红线;要么就是企业有钱了,被中共盯上了,最终被落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命运。

以前人们移民的路径还比较宽阔一些,现在中共正在逐渐堵死这条路,移民出国越来越难了。

挣扎在中共治下的民营企业家们,即使今天中共的铁拳没砸到你,明天,总有一款罪名适合你!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6/1527444.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