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女地主李秀英的一份坦白书

作者:

提要:李秀英,1892年出生,在写下以下笔者录入的这份1959年写的坦白书时,已经年近七十岁了。这份坦白书的内容请大家自己阅读,笔者就不再多做评论了(大家懂得),仅补充一下她写这份坦白书时的处境,这时她已经不在农村而是跟着儿子住在武汉市,因为成份问题她还必须向居委会定时汇报思想,这份坦白书就是写给居委会的。另,其丈夫在土改时已经被政府镇压,坦白书之后,笔者还录入了一段1965年她在一份坦白材料中写的对丈夫被镇压的感想,比较少见。

李秀英是一个旧时期普普通通的地主,她的经历是地主分子的共同经历。

【我是一个地主成份,在旧社会里,靠丈夫在外势力剥削人民的血汗,买了一些土地,大约十亩,同时也向大地主容某租了十几亩,共计廿余亩。因家庭种地人少,每年大约在九月至十一月就雇佣月季工和一些短工,剥削农民血汗。其每年经济收入仅供丈夫在外花销,做了两栋房子和在乡村重建的一栋房子,共三栋房子,其中有两栋房做在徐家棚街,由我丈夫开了茶馆和牌场,来剥削人民的钱。虽然我终年参加劳动,但总是过着地主生活,处于剥削的地位。土地改革时,曾由人民政府清算币两千元,土地全部还给农民,房屋卖掉抵还了人民清算的钱,还剩下半间房子在农村,前在57年和58年之间租给我侄子住,每月两元的租钱,大约出租半年后经农村大跃进,将半间房子让给农村实用,没有收租钱。现在旧的财产一无所有,仅靠儿们的工资过活。这一切旧的事情应该向人民坦白交代,重新做人。

解放十年来,在人民政府的宽大之下,党和人民教育了我,使我认识旧社会的一些可恶的事情,应该全部彻底的丢掉,重新做人,学习新社会的好人好事来改造自己。

检查人李秀英

1959.11.5】

【当时我处于恨爱的交织状态。所谓的恨不是从政府镇压恶霸的政策他有罪恶上去恨的,而是他很早就抛弃我母子,他和小老婆过着富裕生活,我在农村过的是一般农村生活,反正我也不靠他生活了,有三个儿子,有生活出路了,死了也好,免得受他管;爱的是年纪大了被镇压死,心中还是有些难过,说起来不好听。】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故纸故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739.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