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分析:如果当上总统 拜登将复活六个灾难性外交政策

图为2017年1月4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左)和时任总统奥巴马在弗吉尼亚州迈尔·亨德森联合基地。

《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周四(11月26日)发表评论文章说,如果拜登最终就任总统,他将恢复奥巴马政府的6大灾难性政策,而这些政策曾经加剧了全球动荡,浪费了美国纳税人的钱,并伤害了美国工人。以下是该文翻译稿:

被媒体加冕为“当选总统”的拜登,其组建的过渡团队中无论是个人还是政策,许多都不是新面孔,都有奥巴马-拜登前政府的烙印。在外交方面,拜登曾承诺要恢复其前任老板的政策,并曾誓言要从川普总统治下逆转以下的六项政策。而过去的四年证明,川普总统的外交政策使世界变得更加和平。

1.重返《伊朗核协议》

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今年9月在CNN的专栏文章里写道,他将寻求为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之一的伊朗提供“一条回到外交谈判的可靠途径”。

拜登说:“如果伊朗恢复严格遵守核协议,美国将重新加入该协议,作为后续谈判的起点。”

《伊朗核协议》是由奥巴马政府、伊朗和五个担保国(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于2015年签署的,旨在说服流氓国家伊朗停止非法开发核武器。作为交换,为了限制伊朗提取浓缩铀的能力,以及进行非常宽松的检查(协议不允许美国参与检查),而放松了对伊朗的制裁。伊朗因此赚了数十亿美元,有估计说高达1,500亿美元。奥巴马还向伊朗的伊斯兰政权支付了17亿美元现金,这与美国人质被释放的时间巧合。但奥巴马政府坚称这笔钱不是赎金。

正如奥巴马政府官员公开指出的那样,这些钱大部分用于资助全世界的恐怖活动。在奥巴马时代,伊朗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和黎巴嫩等邻国,以及在遥远的盟国如委内瑞拉的影响力如天文数字般地增长。这笔钱也并没有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一些时候,伊朗政府甚至争辩说,违反协议是兑现协议的有效方法。

川普总统于2018年退出了《伊朗核协议》,履行了他的竞选承诺,并恢复了对伊朗的制裁。这严重限制了伊朗国家恐怖组织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的活动,并削弱了其在邻国,特别是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影响力。

2.重返《巴黎气候协定》

华盛顿邮报》在11月大选后不久报道说,拜登计划上台后用行政命令迅速扭转川普总统的重要政策,其中包括美国退出的《巴黎气候协定》。该协议是奥巴马时代的一项非约束性条约(一项不需经过参议院通过的条约),旨在限制全球的碳排放量。该协议允许像中(共)国这样的流氓国家增加碳排放量,同时严格限制美国的排放。

拜登将气候变迁的威胁作为其竞选活动的核心内容。近日有报道说,拜登将任命民主党前总统候选人和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为主导气候变迁的“气候沙皇”。

川普总统于2019年让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并指出其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工业,同时不要求对中国和印度等国家实行类似的碳排放限制。中共外交部自豪地说,该协议允许他们在遥遥无期的未来“达到”碳排放量的顶峰,这意味着它们可以在全球污染中的比例逐年增加。

在川普总统执政期间,美国的碳排放量减少了12%。巴黎协定要求美国在2025年之前将其在全球碳排放量中的份额降低到2005年的水平。

3.重新资助世界卫生组织

华盛顿邮报》在同一篇文章中暗示,拜登将恢复美国作为世界卫生组织(WHO)最主要的资助国。

川普总统于今年7月从WHO撤出,因为该组织在处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事件上严重失职,极度偏袒中共掩盖病毒真相,甚至还照搬中共的谎言,说中共病毒不会人传人。

WHO还常常吹捧中共的“抗疫成绩”,但实际上是迫害说真话的医生,把人关在家里以及误导世界。后来泄露的机密文件显示,WHO的专家担心,如果联合国机构公开批评中共,中共官员将监禁敢言的医生和科学家,甚至让他们“被失踪”。

4.扭转川普从阿富汗撤军的政策

2012年,在拜登竞选连任副总统期间,他许诺说“我们将于2014年离开阿富汗”。而今天,在阿富汗仍有大约4,500名美军

川普总统和奥巴马都说要从阿富汗撤军。川普的政策侧重于与塔利班领导人进行和平谈判,目标是让塔利班同意不攻击美国人或庇护像基地组织这样的恐怖组织。作为交换,美国将撤离阿富汗。

有报告说,川普总统将在一月底之前将在阿富汗的美军人数减少到2,500人,目标是最终完全撤离。

曾经支持结束阿富汗战争的拜登在9月份告诉《星条旗报》(Stars& Stripes)说,他认为美国不可能离开阿富汗。

5.重新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人权理事会名义上是联合国机构,负责面对世界各地对个人尊严的威胁。但实际上,它是一些世界上最嗜血的流氓国家的大杂烩,被利用来指控以色列和美国犯下的所谓“罪行”,而实际上掩盖他们自己犯的罪行。

目前在人权理事会或将在2021年占据其席位的国家包括:有世界上最大集中营的中(共)国、已被联合国自己认证为系统性侵犯人权的古巴以及严重侵犯人权的委内瑞拉、索马里、阿富汗和苏丹等。川普总统于2018年撤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理由是其无法履行核心使命。

而一年前拜登在《中刊》(Medium)上写到:“我们将重新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努力确保该机构真正实现其价值观。”

6.与中共恢复友好贸易关系

川普总统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加强针对中共盗窃知识产权和间谍活动的执法,以及为缩小与中(共)国之间的贸易逆差在战斗。而拜登则一再表示,他反对川普总统的政策,将允许中共在美国经济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拜登说:“我们占世界经济的25%,但我们指挥着我们所有盟友的眼球。当我们联合世界其它国家时,中(共)国的行为将会改变……”

但拜登没有说明哪些“盟友”应该帮助美国实现这一目标。太平洋地区的大多数国家(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仅举几例)加入了“区域性全面经济合作组织”(RCEP)。这是一个由中共领导的贸易体,旨在强化中共对其它国家经济的影响力,而以牺牲美国的利益为代价。

据报道,拜登还选中了职业外交官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为国务卿。而布林肯曾大声疾呼:与中共经济脱钩是一个错误。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950.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