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张洵、龚小夏:大选乱象 美国是否到了革命的边缘?

—大选深度思考:美国是否到了革命的边缘?

作者:

整理:刘象潜

种种迹象已經表明,美国现在已经出现了1776年建国以来最严重的社会和政治分裂,其分裂程度已经超过了美国南北战争前期。不久前艾米·巴雷特(Amy Barrett)大法官的认证、新冠病毒的传播、弗洛伊德事件以后造成的骚乱,比起2018年来可以说是有增无减。而且这种分裂是全方位的。

美国南北战争双方虽然在经济上、对宪法的理解上、对奴隶制政治看法有很大的分裂,但是他们的价值观并没有真的分裂,南北双方的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

今天我们看到到是全方位分裂。不仅在政治上分裂,在经济上、在社会生活上、在价值观层次上,全部都是分裂的。

以前美国很多社区,工厂老板主管住在房子比较好的一边,房子比较差的一边住着工厂的工人,他们都住在同一个地方,所以他们有个共同的社区感觉。

现在的社会分裂,表现在他们不住在同一个社区,各个阶级的人自己住在一起。

这种现象根源是在于价值观,今天的左右两个派,左边主要是以进步主义为代表,右边主要是以保守主义、传统的英美保守主义为代表。

无论在经济、健保、移民方面,在对待美国的传统、信仰等方面,两派都是针锋相对的,这种针锋相对,到了连美国建国的日子都要去争议的地步。

保守派认为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标志着美国的成立,而左派说1619年才是美国真正的建国日子,因为那一年美国开始输入黑奴,开始了奴隶制,他们认为美国这个国家是黑奴创造的,这就是所谓的1619计划,他们要改变美国建国的日子。

许多历史学家判断,在一个国家的价值观念如此撕裂的情况下,那实际上就是有革命的前兆了。道理很简单,如果分歧是在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界限之内,就可以通过民主程序来解决,比如选举,比如选议会代表,甚至让最高法院作最后决定。如果所有这些途径都没法解决,而同时两方面又都不肯妥协的话,那必然会通过暴力手段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关键就是一个社会有没有协商机制。

美国社会本来的民主制度是个协商机制,社会契约精神,这个契约精神总的更反映在哪里呢?反映在选举制度上,通过选国会,特别是选总统。4年一次的大选,就让大选来决定美国的主流方向是往哪个方向走,

这一次2020年的大选出现这个结果,显示着社会契约的机制本身出现了毛病,如果这个社会行政机制出现了毛病,那就把人们通过选举争取自己利益,争取自己权利的这样的通道封死了,这个通道被封死,暴力革命就会爆发,后果就非常可怕,这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以法国大革命为例,当初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之后,法国血暴力内乱一直没有停止过,直到拿破伦时代。

美国究竟有没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

这次选举是美国矛盾的一个集中体现,无论是谁入主白宫,它的合法性都会受怀疑,但我们要知道美国是基于什么样的立国原则,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请看下面播放的短片:

1775年,英国北美的十三个殖民地,发生了独立革命。其导火线是英国向殖民地征收印花税,向所有印刷品额外收税,之后要通过向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茶叶免税的方式,来打击当时流行的茶叶走私。北美殖民地的人民针对英国宗主国的税收发起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他们的口号是没有代表权就不纳税。波士顿茶叶走私商人约翰·汉考克(John Hancock)是抗税的领袖之一。

1173年12月16日,反抗者化妆成为印第安人,将三艘东印度公司的船只上,满载的茶叶侵入查尔斯河,造成了波士顿茶党案。由于反抗活动四处兴起,英国向北美殖民地增兵。

1775年4月19日在要求独立的民兵打响了革命的第一枪。1776年7月4日,各殖民地的代表聚集在费城,通过了由托马斯杰弗逊撰写的独立宣言,这几句话奠定了美国的立国的原则:“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

经过8年的战争,1783年10月,北美殖民地的军队在乔治·华盛顿的率领下,在弗吉尼亚的约克敦击败了英国军队的主力,1783年9月英国签订巴黎合约,宗主国正式承认殖民地13个邦的独立。

1787年13个邦的代表在费城通过美国宪法,确立了美利坚合众国的三权分立的体制。第二年,宪法得到各个邦投票的认可。1789年乔治华盛顿就任美国总统。从本质来说,美国革命是一场确立和保护个人自由以及生活方式、反抗专制暴政的革命,新诞生的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规模的现代共和国。保障个人自由以及社区高度自治,政府的权力来自宪法与以选票体现出来的民意。

美国的基本价值观念就是保守。基于这个观念,美国不可能发生法国式大革命,就象我们在片子里看到的,美国革命是保卫个人自由,从保卫个人自由到保卫家庭,保卫社区。这是一种非常保守的观念,而且不是进攻性的。他不去侵略别人,不去管别人,说你别管我的生活,我自己管我的生活。

保守价值观是主张自由的,古典自由派叫Libertarian,现在自由派(Liberal)的作为其实是大政府派,更像社会主义者。

英美以前的保守主义有很多元素,它的价值观强调个人自由,个人权利,坚持小政府,还有自由经济,自由市场,法律秩序。美国传统意义上的左派右派,都共同坚持这种价值观。

有一本很好的参考书,就是法国作家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他在探讨了西方社会中民主、平等与自由之间的关系,并检视了平等观念的崛起在个人与社会之间产生的摩擦之后,写下《民主在美国(Democracy in America)》一书,书中以他游历美国的经验,从古典自由主义的思想传统出发,探索美国的民主制度及其根源,这本书成为早期社会学的重要著作之一。

美国式民主社会,在托克维尔看来,就像是一个小村庄、小城镇的高度自治社会,这种自治跟欧洲的王权传统不一样。法国是中央集权,巴黎的权力是非常大的,作为首都,它的统治权力向全国各地方下达。但在美国,州政府很大程度管不了地方政府以下的经济社会发展,而在个人自由方面,像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也是得到了非常高度的保证的。所以当时托克维尔笔下的美国民主,有一个参照物,那就是法国式的社会和欧洲大陆式的社会。

美国没有中央政府,因为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是平级的,不能说谁是中央、谁是地方政府,只有联邦。中央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根本的区别是,联邦就是当时美国立国的一个联邦,联邦政府只有两个权利,一个是外交权,一个是军事权。

美国政府由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而构成,其实美国的分权还有一个概念:联邦与地方。就说州政府跟地方政府有很大区别的,一个县跟另一个县的税收制度都有差别。一件简单的例子就是美国汽车加油站,经常可以看到只有几条街之隔,油价差很大。为什么呢?因为油税是单一的县税,加油站在不同的县份。

美国的分权是非常彻底的,州的法律分权分到地方,但县政府是管不了学区的,学区独自为政。美国这个彻底分权,就是把权利尽量下放,放到人民可以监督的地步。

关于法国大革命,我们可以看看这个短片:

1789选举,美国诞生了第一位总统华盛顿。同一年法国发生了震动世界的大革命。

革命前的法国,王室和贵族生活穷奢,贵族教士,平民之间等级森严。为使平民在社会生活中有更多的发言权,法国的思想启蒙时代也早已开始,人们对自己的权利越来越具有清晰的意识,与此同时法国下层民众的贫困也令很多人绝望,特别是1788年的自然灾害,造成面包价格高涨,大批平民涌入城市,特别是首都巴黎。

1789年春天,法国经过普选产生了有1201名代表的三级会议。在6月份第3等级的代表自行宣布成立国民议会。国家到了革命的边缘,巴黎开始频繁出现市民武装骚动。7月14日暴动的市民攻占了被认为是专制象征的巴士底监狱,革命正式爆发。暴动市民将监狱长斩首,国王被迫做出让步,将大量的权利交给国民议会。8月26日国民议会推出了《人权宣言》。

但是法国革命的进程,受到了激进思想的控制。1789年11月,国民议会宣布将教会的财产交给国家主持,后来又废除天主教修道院,甚至将教师变成国家雇员。在保守的农村地区引起了相当负面的反弹。路易十六在1791年试图出逃却遭到逮捕。1792年9月22日,君主制终结。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成立。1793年1月21日国民议会判处国王死刑,后来皇后玛丽安东内特亦被处死。1793年,出现了由罗伯斯庇尔(Maximilien François Marie Isidore de Robespierre)为首的“雅各宾专政(Reign of the Jacobins)”,大批保皇党以及不同政见的革命参与者被处死。最后在1794年7月,罗伯斯比尔本人也被他的政治对手送上了断头台。在雅各宾恐怖统治期间,被杀害的人超过了4万名。

法国最后出现了1799年的政变,强人拿破仑取得了政权。在他称帝之后的一个世纪中,法国经常处于革命、专制、再革命、再专制的怪圈中。法国大革命对欧洲以至世界的未来产生了巨大的影响。20世纪的共产党革命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法国革命的传统,不断地以残暴的专制手段进行革命与再革命。这也就是思想家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将列宁称作法国大革命继承者的原因。

法国大革命其实只是一个开端,事实上,欧洲许多国家也陷入这个怪圈。德国出现了国家社会主义,俄国直接出现了共产主义。其根本原因就是工业革命以后,启蒙运动导致价值观的分裂,工业革命导致阶级的分裂。这种新的阶级新的价值观,造成了我们中国以前常用的一句话:“继续革命”,停下来就不行,法国革命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这种革命的特点,就是不断的吞噬自己的子女,他先吞噬了支持你的人,然后就开吞噬你自己的人,直到到最后,把所有人都吞噬掉,像是一个大绞肉机。

在这种革命的过程中,如果遇到一些契机,像毛泽东死亡,斯大林死亡,罗伯斯庇尔被送上断头台等等,可以赢回下一个开明一点的专制者,但是这种历史的怪圈又会从头开始。

雨果(Victor Hugo)的历史小说《九三年》对这段历史有很详尽的描写。

放眼世界,这种历史的怪圈,除了美国和英国之外,在许多国家都发生过。

为什么呢,原因是美国和英国的革命是“保守主义”革命。

激进主义革命和保守主义革的根本区别,就是激进主义革命要不断的革命,它本身的意识形态就是“旧的就是坏的,一切要推翻,要重来。”也需要一个政府能重来,无政府主义是不可行。

英国也经历过这个怪圈,1640年英国革命开始,1649年1月30日,英王查理一世被依“叛国者”的罪名公开斩首,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顺势创建了英吉利共和国。处死国王不但震惊全英,也震惊欧陆,引起各种批评。1658年克伦威尔死后,其子无能又无气魄控制军队,1660年在英国迎回了查理一世的长子复辟,是为查理二世。

查理二世复辟以后,英国没有走进再革命的怪圈,而是走上了议会宪政道路,整个权力就落到了英国的国会上,特别是下议院。这一条道路,是经过了这一场革命之后,开始着重个人权利,整个十九世纪英国的发展,是一个个人权利大发展的时候。

美国继承了英国这个传统,美国革命应该说比英国的改革更早走一步,美国革命是非常保守的,不同于法国革命这样激进。

英国的改革是基于扩大人民权利的传统,国家抽出一部分税收来保证穷人福利,从而缓解国内的社会矛盾。

美国之所以能出现一个到现在为止都非常先进的宪法,它的共和民主制是从英国的基础上,再进行更高层次的一个升华。

尽管可以说大英帝国是殖民主义,但它把英国式的法律带进了很多国家和地方。

当一个地方社会需要快速的政治经济变革的时候,必须有一个非常稳定的秤砣,这个称社会的秤砣,就是它的价值观念。当时的法国就是一边发生了大规模的政治变革,社会第三等级兴起,但同时它的道德观念也在急速改变。

美国没有价值观的撕裂。南北战争死了62万人,是非常严重,但南方人和北方人并没有那种根本性的价值观上的区别,他们都是非常虔诚的教徒。所以战后能迅速地进行全社会的和解的和复苏。

可是今天就不一样,进步主义之争,是根本的价值观的区别,进步主义它有一个错误观点。把先思想解放,也就是放弃美国的传统,才会迎来繁荣昌盛。

以下是几位总统、首相在价值观上做的一些讲话:

艾森豪威尔:共产主义,按照他们领䄂自己的说法,是具有全球性的控制与一致性,从本质来讲,它是一切形式民族主义的完全对面和敌人。这是非常有害的,它致力于彻底摧毁基督教世界、佛教世界、回教世界,以及其他所有宗教文化社会的宗教、政府、体制和传统。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北美保守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8/1528175.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