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革命

文革是一场无产阶级发动的革命吗?
2020-09-26

问:你今天想谈的题目:真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回事儿吗?有些特别,我们这个专题的主题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吗?为什么对这个事件的存在你又要置疑呢? 答:毫无疑问,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名的这场历史事变是存在的,有无数死难者...

延安百姓野菜充饥 毛享特供吃鸡是“革命任务”(图)
2020-07-31

中共高官在延安享有特权特供,图为周恩来(左)、毛泽东(中)在延安。 1935年,中共红军逃到陕北后,向农民强征粮食连年翻倍,农民被迫吃野菜充饥,生活极度贫困,而毛泽东则享受特供,每天吃鸡进补。中共元老陈云称毛是“被迫”的:“这...

炼狱、乱性!“革命圣地”延安的丑恶行为(图)
2020-05-21

1937年,(右起)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博古在炼狱、乱性之地:“革命圣地”延安。(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陶铸是文革前中共中南局书记,文革开始时一度奉召入京,后被打成“刘、邓、陶反党集团”第三号人物而被整死。陶铸死得不明不白,...

可疑的革命:一个“前浪”的五四随感
2020-05-07

想要走在人群前面,不仅仅需要勇气和胆量,还需要良知与道德,自己宣扬的事情自己先去做,自己认可的理念自己先践行,不把别人当试验品和牺牲品。

顺天应人 “革命”一词的真正含义(图)
2020-05-02

“革命”一词出自《周易》的“革”卦。 现今“革命”一词,其意义转译自revolution。据笔者查阅,revolution一词的词根来自volute,就是“涡型,螺形”之意义。可知,在表面意思而论,“革命”(revolutio...

助缅共“闹革命”致缅甸大排华
2020-04-16

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共媒体经常报导外国兄弟党领导人一起参加在天安门广场或是其他地方举行的集会。这其中,缅甸共产党中央副主席德钦巴登几乎每次都被提到。据记载,1948年缅共建立了反奈温军人政府的第一支武装“人民军”之后,就与中共关系密切。 ...

【强文】论流氓(图)
2020-04-15

流氓这个词儿,词义含混暧昧,在这块土地上,人们往往脱口而出,应用广泛。个体可以流氓,集体也可以流氓;行为可以流氓,语言也可以流氓;这么做可能流氓,那么做也可能流氓。我这一辈子,从小到大,一直没避开过流氓。

以革命的名义 共产共妻是这样实践的
2020-01-23

一九九雩年第十期的俄国《祖国》杂志,曾对俄共初期的共妻现象曾有全面揭露。这本杂志指出,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到处都有集体参与的强奸事件。在苏共和苏联的正式文件中,也许根本找不到关于性资源“公有化”的文字,可布尔什维克有一个让性全面解放的立场,性道德的沦丧源于党的这个思想。

知青赴缅甸“解放”人类的惨况
2020-01-11

上世纪60年代末的文革时期,一批分到云南边疆的知青因在国内受“黑崽子”不公待遇,听信中共“解放全人类”的口号,越过国境线,奔赴缅甸参加缅共的“革命”。但随着北京与缅甸政府关系改善,不再支持缅共,缅共转而“以毒养军”,知青开始大批退伍回国,他...

陈光诚:改革无望 革命当兴(图)
2019-12-24

在共产专制下,只要不是革命,毫无疑问,不管是“改良”还是“改革”,都是由当权者主导,也就是由执政者来“改”。人民万不可想当然地认为改掉的就是不好的,人民若不能通过有效方式决定“改”什么,该改的——不利于人民的,没改;不该改的——原本有利于人民的,却被改掉了。结果,“改”的方向不是勇往直前,而是开历史倒车,就是必然的。

地主崽:要是变成个女儿身就好
2019-12-06

我是地主崽 1960年我出生在像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样的地主家庭里,又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怎一个苦字了得。上小学后,一起光着屁股玩耍长大的伙伴有了阶级意识,开始疏远、打击、侮辱我,因为我的太爷爷、爷爷是地主。我出生时太爷爷、爷爷都早...

也不知有多少人后悔“走上革命道路”(上)(图)
2019-12-05

1949年前,投奔延安中共,幻想“干革命”的青年人。(网络图片) 题目用了“也不知有多少人”,即“有很多”之意,可事实上恐怕是“很多很多”,数不过来的多。即使从我们今天在网络包括某些纸质上所能看到无数参加革命者在取得革命胜利后...

禁书《新阶级》揭示共产新权贵阶级的六大特点(图)
2019-11-16

由于所谓国家财产就是这个新阶级的私产,所以他们可以任意挥霍,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全世界送钱,搞各种面子工程,劳民伤财而完全不顾及国民的意愿。其四,这个阶级的最上层可以按照等级享受各类特权,修行宫建别墅,圈起国家最好的地方为自己私用。 对国家外交政策的选择,他们必然会首先考虑一党利益,在党的利益和民族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时,他们一定是按照党的利益来做,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动用国家暴力来捍卫一党之私。其六,这个阶级的权力更迭转移,一定是通过黑箱作业,私相授受,若不能通过党内交易完成,就一定会是血雨腥风的宫廷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