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172万对决2700万美元 谁是加州第16号公投案的赞助者?

作者:
支持16号提案的是何方人士? 从联邦参议员来讲,有加州民主党的黛安·费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又译范士丹)、贺锦丽(Kamala D. Harris)和伯尼·桑德斯;有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等27位联邦众议员、州长纽森和加州民主党参众议员和一些市长们;还包括60多个大公司、工会和协会以及各种组织。

大选前3天,尔湾居民反对第16号公投案。(李梅/大纪元

2020年11月美国大选加州人民以57.2%反对票的比例否定了第16号公投案,维护了加州《209号法案》。反对票数总共为9,618,032,支持票数为7,196,240(占42.8%),反对方比支持方多出了242万多人。

1996年11月5日,加州公民以54.55%(5,268,462人)的支持率通过了第209号加州《民权倡议法案》,规定不得基于种族、性别、肤色、民族而歧视或给予任何个人或群体以优惠待遇。法案涵盖了加州各县、市和学校系统,包括加州大学、社区大学和各学区、特殊区、以及政府机构。

而第16号公投案意在废除加州《209号法案》第31条,让州和地方实体可以在公共教育、公共就业和公共合同中考虑种族、性别、肤色、民族和国籍因素。

172万赞助款对决2,700万

反对方与支持方的赞助款分别为172万和2,700万──这看上去差距也太大了吧!

据加州平等权利委员会、反对第16号公投案的一方筹集的所有捐款为172万美元,最大的五笔捐款为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Inc.捐款5万美元;圣地亚哥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盖尔·赫里奥特(Gail Heriot,也是挑战第16号公投案的选战语言主席)捐款近5万美元;加州平等权利委员会财务主席Frank Xu捐款略超过1万5千美元;约翰·格拉西(John Grassi)捐款1万5千美元;曼努埃尔·克劳斯纳(Manuel Klausner)捐款略超过1万美元。剩下的大约150万美元来大多来自于8,000多个的小额捐款,他们大多是华裔,分别捐款25美元、50美元和100美元,然后集腋成裘。

华裔最早感受到了来自第16号提案的威胁,因为该提案的支持者公开地将他们作为攻击的目标。州议会议员克里斯蒂娜·加西亚(Cristina Garcia)曾对亚裔发表带有种族偏见的评论:“我想猛击我看到的下一个亚洲人。”第16号提案的合著者,州参议员史蒂文·布拉德福德(Steven Bradford)在NBC-LA播出的新闻中部分承认:16号提案将导致UC大学的亚裔美国人的入学人数减少50%以上。

加州华人真的应该为这次反对第16号公投案的成功感到骄傲和自豪——从该公投案的前身ACA-5开始,就一直密切关注和试图在参众两院阻击此提案,到后来成立各族裔、各阶层和不分党派的大联盟时,需承受着来自政府官员、大财团和媒体的巨大压力。

截至2020年10月17日的报告称,支持方筹集了2千多万美元,但随后的每日活动备案显示又增加了广告费用,总计超过了2,700万美元,因此支持方拥有非常强大的资金支持,怎么看都难以匹敌。

支持方倚杖来自“精英阶层”的雄厚资金做了大量的电视和广播广告,30位民主党的联邦参众议员、州政府官员和媒体也都认为他们胜券在握;反观反对方加州平权委员会没能成功修改第16号公投案的选战语言,而该描述是明显支持第16号提案的,把明显的种族歧视描述为提高“多样性”,那些即使是同情反对方的无种族偏好的捐献者也不愿意打开支票簿赞助,反对方还面临着大量的法律费用。

加州的第16号公投案之所以重要,还因为左派们想推而广之,在其它州也实行这种歧视政策,而加州人民成功地阻止了他们。加州平等权利委员会没有资金做大量广告,但无数的个人,包括很多的华裔在各地举行反对集会,在社交媒体上靠个人力量大量转发,每一位为之努力过的人们都可以骄傲地告诉孩子们和其后代,他们经过自己的努力战胜了具有雄厚财力的大利益集团。

支持16号提案的是何方人士?

从联邦参议员来讲,有加州民主党的黛安·费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又译范士丹)、贺锦丽(Kamala D. Harris)和伯尼·桑德斯;有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等27位联邦众议员、州长纽森和加州民主党参众议员和一些市长们;还包括60多个大公司、工会和协会以及各种组织。

仔细看一下那些捐助的公司,真的让人吃惊!那么第一位是谁呢?奎因·德莱尼(Quinn Delaney)捐助了790万;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 Inc.)捐助了超过245万;开放社会政策中心(Open Society Policy Center)捐助了200万;凯撒基金会健康计划有限公司(Kaiser Foundation Health Plan, Inc.)捐助了150万;ACLU北加州议题委员会(ACLU of Northern California Issues Committee)捐助了125万;Patricia Quillin捐助了100万,等等。

奎因·德莱尼是阿科纳迪基金会(Akonadi Foundation)的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该基金会宣称“支持发展强大的社会变革运动,以消除结构性种族主义并创建一个种族公正的社会,重点是结束有色人种的犯罪定罪”。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通过诉讼和游说产生影响,拥有超过120万名成员,年度预算超过3亿美元。开放社会政策中心同样是非营利组织旨在影响美国国内和国际的政策。凯撒基金会健康计划大家也很熟悉。

Patricia Quillin是慈善家、激进主义者和电影制片人,是Netflix网上技术和媒体供应商董事长的妻子,她这次为第16号公投案捐助100万,为第20号公投案(加强惩罚暴力和财产罪犯)捐助200万。

还有什么公司支持第16号公投案呢?加州教师工会捐助了57万多;提供医疗健康计划的加州蓝盾(Blue Shield of California)捐款50万;美国州县雇工联合会提供50万;曾任微软首席执行官的Ballmer夫妇捐款共100万。还有加州护士协会、思科(公司)、脸书Facebook)、推特公司等等。

谨防提案改头换面卷土重来

加州的人民为政府能保持各族裔平等政策奋斗了将近50年,这一次胜利就能让某些人甘心和善罢甘休吗?

此后,加州人还要注意每一个个案是否遵循了族裔平等的政策。列出赞助者的清单意在提醒:下回再选官员和议员们时,大家真的得掂量一下,我们应该把票投给谁?还有,在选择服务商时也应该斟酌一下,那些大公司赚了我们那么多的钱,但其实是每一位顾客的支持让他们做大的。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30/1528758.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