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名家专栏:美大选 一切由最高法院决定

美国宪法的复本。

自首席大法官约翰·马歇尔(John Marshall,1755年-1835年)时代以来,美国最高法院已将自身定位为《宪法》的保护者。

在具有开创性的马伯利(Marbury)诉麦迪逊(Madison)1803案件中,马歇尔写道:“解释法律是司法部门的管辖权限及职责。……[而且]《宪法》优于立法机构的任何普通法令。”从那时起,每个美国机构都遵法院对宪法的解释以及《宪法》对特定案件的适用性。

这种遵从来自于总统、立法者、各州、企业、组织、倡导团体以及个人,这些人一直坚信,法院解释法律是不正确的。这种遵从也来自于法官和大法官,他们一直深信,法院的大多数人没有将《宪法》置于本应享有的地位。

遵从最高法院有关《宪法》的含义和适用性所做的裁决,在整个美国历史上为法治的稳定奠定了基础。

同时,法院也认真承担起这一令人敬畏的责任。每位法官,无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激进主义者或原旨主义者,都已将保护《宪法》的完整性视为工作中的重要部分。

如果最高法院不支持《宪法》,《宪法》本身就将失去一切意义。它将不再界定法治,伴随着越来越多的陈旧指南和建议,它将成为仅具有历史意义的收藏品。

法院必须裁定

目前,不宣而战的第二次美国内战已到了紧要关头。整个宪政结构正受到威胁,这意味着美国的整个未来正岌岌可危。几乎所有的美国机构都已经选择了一方,最高法院是个例外。由于我们已经处在一个关键时刻,即便无所作为也成了决策,法院不能简单地选择退出。法院必须以某种方式审查证据,以决定美国的哪一方符合《宪法》。

这场冲突的基本面无论怎么夸大都不过分。两个主要政党互相指责对方试图破坏宪政结构,剥夺美国人民的权利,并任命一名非法的美国总统。这些主张从根本上是不相容的。

要么,美国举行了一个自由、公正的选举,创纪录的选民投票支持乔·拜登(Joe Biden),而即将卸任的总统正在发布危险且毫无根据的阴谋论,企图破坏美国的未来;要么,许多重要的美国机构或多或少参与了大规模舞弊、虚假的选举、从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手里盗取胜利、图谋政变,以及试图将美国从立宪共和国转变为某种家长式的进步贵族制。

除了谁当选总统这一问题之外,美国的文化和社会将越来越符合占主导地位的一方的道德和信念。记录历史和判定犯罪行为的人也将如此。担任重要领导职务的重要人物将失宠。有些人可能面临与叛国罪一样严重的指控。失去权力一方的抗辩协议书可能会堆积如山。

最高法院不能选择退出这一争端。在这样的特定关头,无所作为也等于是一种选择。尽管它做出的任何实际裁决都会聚焦于特定事实和宪法的局部要点,但这些裁决的结果将会确定一种世界观,而削弱另一种世界观。鉴于美国今天所处的位置,这种结果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每位法官都必须决定哪一方的说法是正确的(或至少指向大致正确的方向)、我们的政府以哪种形式向前发展,以及法院在未来将扮演何种角色。

犯错的代价是无法估量的。偏袒谎言胜于事实的裁决意味着法院放弃其作为《宪法》和宪政结构的捍卫者的角色。这将成为终结美国作为一个宪政共和国的标志。

法院将在未来几周内做出裁决。届时,美国的第二次内战将进入下一阶段,一方将被授权,另一方将被削弱。

法院的判决明确后,每个美国人都必须决定他或她在未来美国的位置。

像许多美国人一样,我相信一种世界观体现了真理、正派、自由、公益以及美国立国之本的宪政共和国;另一种则反映了谎言、残酷、奴役、分裂和精英威权主义。

但是,像大多数美国人一样,我的个人信念无关紧要。九位大法官及其所代表的机构的信念却至关重要。

最高法院是美国的最后一个机构。无论它是否宣布正式决定,它都要做出决定。整个美国的未来正岌岌可危。

原文It’s All Up to the Supreme Cour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鲁斯‧艾布拉姆森(Bruce Abramson)是法学博士、B2 Strategic的负责人,也是ACEK基金的高级研究员兼董事,著有《美国复兴:赢得美国第二次内战》(American Restoration: Winning America’s Second Civil War)一书。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uce Abramson撰文/张雨霏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1/1529240.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