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四川信托爆雷 凸显中国金融危机严重

作者:
一个中国金融从业者说,自己都不买中国信托产品,68家信托的底层资产大量问题被专案压着;上海安信、四川信托这些是暂时暴露的冰山一角,水下的还有90%。

12月22日消息,四川信托被正式接管。从公开报导可知,今年以来,中国信托行业集中传出兑付危机。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金融业四大支柱的机构数量和体量分别如下:银行约4500多家、总资产约280万亿;信托68家、总资产约21万亿;保险约200多家、总资产约20万亿;证券约130多家、总资产7.8万亿。

信托成为仅次于银行的中国金融业第二大支柱,而且68块信托牌照每一块都是价值连城。目前全国68家信托公司控股股东性质:地方国企背景29家,央企背景16家,国有大行、金控等金融机构背景13家,民企背景10家。

大家都知道,中国是中共一党专政的国家,中国最大的垄断者其实是中共,阿里等巨头没有顶流的后台不能独吞中国互联网金融大蛋糕,所以这10家能坐大的民营信托也是大有背景的。例如今年数一数二的两颗信托大雷——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就是很好的例子。

四川信托实际控制人为宏达集团掌门人刘沧龙,刘沧龙曾与堂弟刘汉创建“汉龙集团”,其资本积累过程充满大量犯罪及血腥,党政和司法机关充当其“保护伞”,包括正国级“保护伞”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刘汉一案落幕后,刘沧龙也数度失联将近2年。2019年3月再度复出。2020年6月财新网披露,四川信托TOT产品总规模逾250亿元,大量被股东挪用。(TOT产品,TRUST OF TRUST,即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

安信信托截至2020年6月,近800亿信托产品到期无力兑付,安信TOT产品同样涉嫌自融与大股东挪用。网易财经2016年5月一篇文章披露,安信实控人高天国早年由政转商,第一桶金和多个著名贪官有交集,包括河北省原省长程维高的第一任秘书吴庆五。高天国的发迹路,从1993年起海南炒房掘金后,1999年转战上海资本市场,上海国之杰成立,成为高天国后来一系列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2002年10月,上海国之杰从鞍山市财政局接手鞍山信托的国家股,成为第一大股东并将鞍山信托更名为安信信托。之后,高天国成为山东恒丰银行的十大老股东、辽宁营口银行第一大股东,等于两大提款机在手。

信托雷如同其他金融雷在爆发前一样,都有监管不作为,从出事公司背景也明白监管为什么不能有作为。银保监高层亦曾自曝“防止地方保护”。安信、四川信托TOT项目到了几百亿大的规模,大到不可能停,上海与四川政府的保护。

业界曾有笑话,地方监管官员表示,信托公司问题调查需要一定的时间,加上信托公司未报告真实风险程度。一般财经媒体至少2016年报导这些信托大亨玩转坏账坐拥百亿帝国,很多信托公司隐性坏账,归功于违法违规发行TOT产品。

例如,四川信托在今年5月(即出事前一个月),照样发行9个新项目吸金14多亿,乃至6月11日出事当天依然成功发行7830万元。四川信托的问题是欺诈销售,审批的四川银保监严重渎职,甚至护航之嫌。

从中央到地方的监管官员都称,对信托的最新处置可彰显官方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心。事实上,中共整顿金融,包不住的时候才爆出来,而且往往涉及到前朝高层的利益地盘争夺。像是信托的投资门槛是100万起投,专为高净值资产的目标客户设计,买信托的除了普通的有钱人,不少是权贵阶级或为洗钱脱产,金融爆雷时也要“领导先走”,普通民众的富人成为信托烂账最好的接盘人。

一个中国金融从业者说,自己都不买中国信托产品,68家信托的底层资产大量问题被专案压着;上海安信、四川信托这些是暂时暴露的冰山一角,水下的还有90%。中国信托业被指无信、不可信也可理解,执政的中共自己都已经信用破产,都不被中国民众与国际社会所信任。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24/1537529.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