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千百度:大陆学者谈美国主流媒体不可信

作者:
托克维尔说,它不是将反对多数意见的人处死,而是对其进行无休止的指责和批评。如果说你要不符合政治正确的话,主流媒体对你就是狂轰滥炸,他不是把你给杀死,不像以前一样。托克维尔还讲过一句话,非常精彩,他说:专制政体是从肉体上消灭异议者,而多数舆论的暴政是从精神上让异议者屈服。

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罗恩·约翰逊对大纪元记者说:拜登撒谎!主流媒体视而不见。(大纪元合成)

如今的美国主流媒体究竟可不可信?这是支持川普特朗普)与反对特朗普的人一直都在争论,而且争论的非常激烈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在大选期间。

对这个问题主要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现在的美国主流媒体不可信,它们几乎清一色的往左走了,已经形成了多数舆论的暴政,非常危险;一种认为美国主流媒体,特别是CNN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之类的是中立客观的,是没有问题的。为啥呢?因为美国的媒体都是私人所有的,是自由竞争的。

12月9日,应邀在大陆圆道智库演讲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英美宪政研究专家王建勋博士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没错,美国媒体是私人所有,是自由竞争的,但问题是私人所有和自由竞争,就一定能确保中立?能确保他们不会选择性的报导?能确保他们在报导中没有偏袒或者倾向性等等?好像没有办法得出这样的结论。”王博士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么媒体私人所有和自由竞争与媒体报导的客观中立又是什么关系呢?

王博士认为,当然,媒体私人所有和自由竞争非常重要,毫无疑问,但它是不是会中立?会不会客观报导?这是一个必要条件,并不是一个充分条件,注意啊,它是一个必要条件。如果没有私人所有,没有自由竞争肯定不行,如果是官办的,那一定一塌糊涂,这些不用说,大家都了解,对不对?

但并不是说媒体是私人所有,可以自由竞争的话,它的报导就一定没有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新闻界就不会有一堆的什么所谓的报导原则,什么职业主义,平衡呀等等,双边都要采访,那就不需要要这些东西了,是吧?只要是私人所有和这个能自由竞争就解决问题了。

我们可以跟生产其它商品的市场比较一下就知道了,比如说我们生产手机,那是不是私人所有?是不是自由竞争?如果有了这个私人所有和自由竞争就足够了,那有人生产了假冒伪劣商品怎么办?对不对?因为在私人所有和自由竞争的市场,我们照样会看到假冒伪劣产品,我们照样需要法律制度来确保一个生产者,即使你是私人所有的,你是在市场上自由竞争的,但你不能生产一个有瑕疵的、有缺陷、有问题的产品,或者假冒别人的牌子。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必须要对你绳之以法。

新闻媒体跟这种产品还有不一样的地方,也就是说如果市场上生产的产品要受到监管,要受到法律制度的约束的话,那么新闻媒体它有它的特殊性,在很大程度上讲,因为它生产的产品是舆论,是新闻报导,甚至整个社会的这种舆论环境,如果这个行业假如不够自律的话,那它的报导就很有可能会出现问题,不论是选择性的还是这种出现偏袒的,是吧,那一定会出现问题。

所以,对新闻界的这种约束,对媒体的这种约束,它跟其它产品的约束还不太一样,但是如果说我们就指望它,只要是自由竞争,或者私人所有就足够了的话,那我们没有办法保证这些媒体的报导是可取的,是可靠的,没有倾向性的,或者说没有这个虚假信息在里边的,你没有办法保证这一点。

当然,这种自由竞争,在一定程度上会给不同的媒体一些压力,但是如果说所谓的主流媒体,都倒向一方的话,那么这个新闻界就出大问题,那整个新闻的这种偏颇,这种倾向性就很难避免,特别是在现在这种所谓的大众传媒时代,大家获取各种各样的消息,基本上就靠这些所谓的主流媒体。

王博士接着说,这些主流媒体也是人掌控的,对不对?他们也受整个社会与环境的影响,所以它也有可能出现一边倒这种情形,就像现在美国的主流媒体一样,当然我们也能找着支持右派、支持保守党的媒体。但是它们的力量,跟这个所谓主流媒体比较起来,跟支持民主党的这个媒体比较一下,那差的太远差太远,基本上都是比较小的媒体,除了fox这种还有点影响力,但是fox也越来越背离共和党保守主义在很多的时候,绝大部分所谓的这些主流媒体都是支持民主党或者支持左派的,假如这个判断是正确的话,你怎么能够得出结论说:美国现在的主流媒体中立、客观、可靠?

王博士认为,美国现在主流媒体的这个状况,非常像托克维尔、约翰米尔所讲的多数舆论的暴政。托克维尔在讲这个多数暴政的时候,提到这种舆论的多数,这种观念,这种意见多数,是多数人的暴政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啊,特别是在现在的所谓的这种民主社会,这种大众民主社会里,舆论都一边倒的话,如果舆论形成了这种多数,对于少数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打击。

因为你少数的舆论,你很难跟多数的舆论进行抗衡,进行对抗,因为我们可以说这些媒体,它既是观念的产物,同时也是观念的制造者和传播者。什么样的观念造就了什么样的媒体,现在之所以美国这些主流媒体大多都是偏左的,那是因为受了各种各样这种左的观念的影响,它反过来又强化或者传播左的观念。

比如说美国绝大部分这些主流媒体,都支持进步主义,理性至上主义,左翼自由主义,世俗主义,女权主义等等。那当然这样的舆论在美国社会里会占主导地位,主流媒体的报导也当然会倾向于支持这些观念,这些思潮,而排斥甚至压制保守主义的那些思潮,也就跟进步主义,理性主义,世俗主义,女权主义这些不一致的或者站在他们对立面的舆论。

现在的主流的媒体,可以说就是这样的一种状况,托克维尔说,这种多数舆论所造成的,这种压制性的后果,对言论自由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托克维尔说,它不是将反对多数意见的人处死,而是对其进行无休止的指责和批评。如果说你要不符合政治正确的话,主流媒体对你就是狂轰滥炸,他不是把你给杀死,不像以前一样。托克维尔还讲过一句话,非常精彩,他说:专制政体是从肉体上消灭异议者,而多数舆论的暴政是从精神上让异议者屈服。

这种舆论的暴政,是在精神上压服你,对你有无休止的批判,对不对?你看这些主流媒体,如果有人敢胆敢说半句黑人不如白人的话,他们马上就会对你狂轰乱炸,唾沫也得把你淹死。

托克维尔说这种暴政一点儿都不亚于暴君,不亚于专制政体,以及它对整个社会造成的后果。所以人们都不敢说任何跟政治不正确不一致的,或者违反政治正确的这种言论,今天这种情况在美国再明显不过了。

接着上面的话题,王博士接着又谈到了现在的美国大学。他说,除了新闻界,看看大学过去的五到十年来,保守派的学者到大学里演讲,遭到围攻时有发生,肢体冲突,被迫取消演讲的事情频繁的发生,但是很少看到一个左翼的学者到大学去演讲,会受到右翼学生,保守派的学生攻击的这种状况,几乎从来不会看到的。我们就知道这种压力与舆论的压迫是多么地厉害,现在的大学可以说已经没有多少言论自由了。

就在最近,我看哈佛那些学生组织,要求哈佛的校方不得雇用曾经在特朗普任内当官的,支持特朗普的这些人,不能让他们到学校来演讲,不能让他们参加学术活动,你是什么哈佛?对不对?不很可笑吗?根本不能听任何跟你不一样的声音。前几天芝加哥大学一个地理系的一个教授,他对所谓的多样性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马上就遭到很多学生的攻击,要求芝加哥大学解聘他,等等。

王博士最后感叹:“这到了何种地步啊!到了何种地步!”

各位朋友,看罢王博士对美国主流媒体的看法,是不是对你有启发?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30/1539804.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