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广州11·12大抓捕再添一人 韦亚妮被监居

广西维权人士韦亚妮

维权网消息,广州国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11月12日在广州对民运人士展开大抓捕之后,近日又有一维权人士韦亚妮被确认拘捕。目前已有五人涉案,均被广州市国安局指定监视居住。有消息人士称,此次这些维权人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性质更恶劣,但具体案情细节并不明朗。

维权网12月31日发布消息确认,广西维权人士韦亚妮被当局拘捕,11·12广州颠覆国家政权案再添一人。韦亚妮与此前广州当局拘捕的范一平、范文成、赖见君、乔连红四人,均被指定监视居住。但截止发稿,案情具体细节仍不明朗。

韦亚妮是广西人士,2006年在龙滩水电站建设中,广西河池地区天峨县县长贪污耕地移民补偿款,韦亚妮被推选为维权代表前往北京上访,随后被广西当局以扰乱秩序为由劳教两年。2015年韦亚妮再次以诽谤罪、寻衅滋事罪被广西地方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此次,韦亚妮是在云南西双版纳被广州国安局带走。

广西维权人士韦亚妮收到的指定监视居住通知书(维权网截图)

全美学自联现任理事陈闯创告诉本台,韦亚妮被抓距离“11·12广州大抓捕”的起始时间较久,广州市国安局出具的指定监视居住通知书于12月3日才下达。时隔近一个月,本月28日,韦亚妮的朋友、维权人士张磷在云南西双版纳景洪市的家遭到广州国保搜查,韦亚妮留下的电脑和手机被抄走。陈闯创猜测,韦亚妮在西双版纳边境被抓,可能有出境意图,因此招致广州国安局的跨境抓捕:“张磷那个地方比较特殊,景洪在边界上,张磷上一次被判刑就是因为他帮助别人偷越国境。看样子韦亚妮到景洪也是有出境的意图。”

陈闯创说,韦亚妮、范一平等人此前均为国保的重点监控对象,并不具有实施实际颠覆国家政权行为的可能性。此次韦亚妮时隔多日被捕,与中共当局一贯的快速办案方式不符。他猜测说,广州国安局极有可能在拓展此前被捕四人的案情时缺乏证据,导致韦亚妮被波及:“韦亚妮有出境意图,不至于说在国内进行实际意义上的革命、武装之类的颠覆。中共办的颠覆案往往是说一群人在一起,它就很担心。组织化的反对群体是中共在镇压中下手最重的。这看起来韦亚妮是在扩展案情时发现的,如果国安局一开始就知道的话,不至于隔了这么久才抓捕。”

据在广州的知情人士透露,韦亚妮被捕是被范一平、范文成等人牵连。据知,范文成长期在广州经商,并未在网上发表异见言论,也未被当局限制出境,范文成在过去两三年里还去过日本台湾等地。知情人士猜测,范文成被捕,可能问题也出在频繁出境上。这位因安全原因不愿透露身份的知情人士说,此次涉及颠覆国家政权的案情具体细节仍不为外界所知,仍需等待官方通知:“韦亚妮原来是上访,但这次应该是颠覆国家政权和指定监视居住,这应该涉及范文成、范一平案件了。但是有没有参与很难说,但肯定和那个案子有关系。”

旅美中国公益人士杨占青告诉本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中共在没有监管的前提下,将政治犯关押在与外界隔离的宾馆、医院等场所进行审讯。该形式虽然被中国现行法律认定为合法,但实际与宪法相悖:“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刑讯逼供,其实目的就是刑讯逼供,当事人可能遭到很难承受的身心折磨,办案人员想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在中国法律上指定监视居住是一种合法的方式,但是这种方式和宪法、国际上人权价值是完全相悖的。”

杨占青说,随着中共当局加大对民运、维权人士的打压力度,“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个顶级罪名越发常见:“中共当局对这个社会管控越来越严,对这些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容忍度越来越低,实在找不出罪名的情况下,就用颠覆国家政权来扣罪。从上到下这个社会氛围、政治环境已经到这种程度了,所以当局才能动不动用顶级罪名来打击报复。”

本台将持续关注广州11·12大抓捕案的进展。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1/1540746.html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