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洪水肆虐百姓遭灾 党媒称“美如仙境”

从5月底到8月中旬,中国南方20多个省被泡水,数千万人遭灾,失去家园、生计,农田被毁、颗粒无收,惨况空前。但面对如此严重的灾情,中共官方却几乎没有救援,党媒还宣传说洪灾不是坏东西、被淹地区水雾缭绕、美如“仙境”。

视频:“‘为了上保河南、下保江苏’我们安徽人付出的太多了,灾情过后,要是有安徽人走到你家门口要饭,就请你给他一口吃的吧。”

这是被洪水淹没了家园的安徽民众的哭喊。2020年7月下旬,在长江、淮河、巢湖三线抗洪的压力下,中共在安徽省开启蓄洪,要民众“舍小家为大家”,导致境内洪水泛滥,农田被淹,很多人失去家园。

安徽农民:“但是对于我们农民来说,种这300亩田的水稻真是倾其所有,承包费、种子费、农药费、人工费……它就这样被淹在了水里。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2020年夏天,中国南方27个省遭遇了持续两个多月的洪水灾害,四川乐山、重庆綦江、安徽黄山,分别遭遇70年、80年和百年来最大洪灾。

长江洪峰5次出现,水量一次比一次大,三峡大坝开启的泄洪孔数也越来越多,直到最后完全不顾下游的死活,11孔全开。造成下游数千条河流水位超警戒,数不清的水库开闸泄洪。

长江中下游地区从宜昌、武汉、九江、直到上海,沿途各省市一片汪洋,受灾人口数以千万计,房屋、桥梁垮塌,人、畜被洪水冲走,农田被淹被毁,灾情惨重。

很多地区水库无预警泄洪,洪水夜间突袭居民,造成重大财产损失。

安徽巢湖柘皋镇菜市店主刘先生:“水灾来的时候是夜里三四点时候开始上水的,我们这边政府没有通知,如果通知了我们怎么会损失这么惨重?我们现在整个镇上受淹的基本上东西都没有撤离出来。我们现在镇上很多个体户、大商户损失。就我们自己来说,我店里水最深的时候将近可能有2米深。”

江西也是受灾极为严重的省份之一。仅中共官方公布出来的数据,受灾人口就有900多万人,直接经济损失340多亿。

7月中旬,鄱阳湖水位上涨至历史最高位,水域面积也达到近十年最大。鄱阳县险情环生,问桂道圩堤、昌洲乡中洲圩、双港镇圩堤等14座圩堤相继出现漫决,数十个村庄变成汪洋,近5万户人家受灾,1万5千亩耕地被淹,水稻基本绝收。

九江市也形势严峻,政府要求民众自行撤离,投亲靠友。

九江浔阳区匿名民众:“撤离怎么样啊?多了,没地方撤离,没地方撤离。围住了困住了,现在情况很紧急,非常严重,老百姓无家可归,现在没吃的,你能弄点来资助一下他们吗?那你帮我报导,一定要报导。好好报导一下,感谢你们,为老百姓做点事。”

面对如此严重的灾情,中共高层完全没有反映,地方政府也几乎没有救援行动。

中共党媒新华社则发文卖萌,把肆虐的洪水,比作顽皮的孩子。

把被鄱阳湖水淹没的路面,描绘成“最美的水上公路惊艳亮相,自带仙气。”

鄱阳官方的公众号“鄱阳发布”也发文说“洪灾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不全是恶,它也催生了善”。

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融媒体主持人姜腾则声称,洪灾严重是网络带来的“错觉”。

更离奇的是,被洪水淹没的湖南凤凰古城,在《中新网》的报导中竟成了水雾缭绕的“仙境”。

那么,党媒无底线报导到底要掩盖什么?著名三峡大坝问题专家王维洛的分析或许可以解答。

著名三峡大坝问题专家王维洛:“今年的长江的洪水都是人为的,没有一个是天灾的,因为全部是你(中共)人为调度的,统一调度的。中国江河的这个洪水,它不再是天灾,而是永远是一个受人控制的这么一个过程。”

王维洛说,三峡工程以及长江流域的100多个水库,加上鄱阳湖、洞庭湖上面的最主要的水库、水文站,包括武汉、九江,一直到上海的水位,湖口、城陵矶、赣江的大水库,以及三峡上游的4个水库,这些水库的泄流量、侧流多少,都是统一调度的。

因此,中国江河的洪水已经不再是天灾,而是人为控制造出的人祸。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2/1540970.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