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别洗了,推特禁了川普,就是在耍流氓

推特这样的互联网平台,是一个伪装成“媒体”的公权力。

我们来说说川普被封推特这事儿,声明一下,我本来想保持本号一贯的冷静中立,但这事儿的奇葩让我中立不起来。今天时间也不够,只能写个短评了,见谅。

在永久封禁总统川普个人账号后,推特又再下狠手。据《纽约时报》报道,推特1月11日表示,他们加大了对可能煽动暴力的内容打击,自国会骚乱以来,已封禁7万多个与美国右翼阴谋论组织“匿名者Q”(QAnon)有关的推特账号。

好么,一个标榜“言论自由”的国家,却堵上了包括总统在内的七万人的嘴。

而这件事情里最搞笑的地方在于,在大洋彼岸的中国,还有一群自己常受封号之苦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在孜孜不倦的给推特的这种行为洗地,说它符合美国宪法精神、依然算是言论自由云云。

伏尔泰曾有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而这帮人现在简直要说:我讨厌被封号,但我誓死捍卫推特封别人号的权力。

但事实上,事情发生后,美国人自己都觉得推特这样做很让人受不了。推特这次搞得太过分了。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律师凯特·鲁恩(Kate Ruane)直接表示:“我们理解当前对于永久封禁川普账号的意愿,但是当脸书和推特这样的公司行使不受限制的权力将人们从平台上赶走时,这应该引起所有人的关注,而这些平台对于数十亿人来说,是他们表达观点必不可少的途径。”

注意这个人是反川普的。

美国南边的邻居,跟特总为隔离墙打了那么多年的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怎么说?他直言:“我不喜欢任何人被剥夺在推特或脸书网站上发布信息的权利。我不同意这种做法,我不接受!”

还有德国的总理默克尔法国的总统马克龙……除了美国建制派,及其拥护者,现在整个西方世界,几乎都在骂推特,不管他们以前喜不喜欢川普。

而唯独在中文互联网上,还有一帮人在执着的给推特免费辩护:“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只是限制了公权力,不限制媒体这么做!”

这个洗地实在是太扯了,你也不想想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是什么时候制定的,18世纪末美国建国先贤订立这套法案时脑中所想的媒体,就是报纸。而现在的推特、脸书等社交平台,虽然打着媒体的名头,但他们其实不是媒体,而是伪装成媒体的“虚拟世界公权力”。

什么是公权力?公权力是相对于私权利存在的,它并不只是指现实世界的政府,广义上讲,一切在公共空间中收缴人们上缴那一部分私权利形成的组织,都应当叫公权力。

而按照这种界定,我们来衡量一下推特和脸书和推特。

他们有没有在用户入驻其平台时,要求用户交出部分本属于自己的私权呢?显然是啊。

他们有没有平素对用户进行管束,将这部分权利变成权力,进行应用呢?显然是啊。

那么他们是不是公权力呢?显然是啊!

所以他们应当参照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对国会和政府的约束,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

无论发言的是总统,还是普通民众。

这才是一个但凡读过一点《社会契约论》的理性人都应当具有正常思维。

“当初他们(纳粹)杀共产党时,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讲话了……”

这是美国某座反纳粹墓碑上写的话,很多自由派公知都喜欢引用这句话,但眼下正在发生的情形,难道不就是这种悲剧的重现吗?

当推特封禁川普时,你没有做声,因为你恨川普,后来推特封了7万他们所谓的极右翼,你给他们洗地,因为你不是极右翼,再后来推特封了保守派,你没有做声,因为你不是保守派;最后,它把你的号封了,也没人再替你说话了。

将来某一天,这些自由派公知的墓碑上,应该刻上这样的话。

诺,墓志铭我已经帮他们想好了。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3/1545237.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