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北京强拆香堂村 法学教授别墅被喷32个血红的“拆”

北京当局从去年开始对北京昌平区崔村镇的香堂文化新村进行强拆,尽管香堂村的业主们奋力反抗,但仍无法逃脱家园被毁的厄运。其中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杨玉圣更以绝食等方式抗议,并求助校方帮助解决问题,也无济于事。杨玉圣家门前目前被喷上32个血红色的“拆”字,而他家附近的房子也已悉数被拆除。杨玉圣现在正在家里整理2万多册藏书,准备转移到学校。而他的别墅在一片断壁残垣中宛如孤岛,似乎躲不过被推土机碾压的命运。

法学教授杨玉圣家门前被喷上32个血红的“拆”字(图片来源:推特)

北京当局从去年开始对北京昌平区崔村镇的香堂文化新村进行强拆,尽管香堂村的业主们奋力反抗,但仍无法逃脱家园被毁的厄运。其中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杨玉圣更以绝食等方式抗议,并求助校方帮助解决问题,也无济于事。杨玉圣家门前目前被喷上32个血红色的“拆”字,而他家附近的房子也已悉数被拆除。杨玉圣现在正在家里整理2万多册藏书,准备转移到学校。而他的别墅在一片断壁残垣中宛如孤岛,似乎躲不过被推土机碾压的命运。

苹果日报报导,近日,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陈满华在微信透露了北京香堂新村的强拆情况。陈满华称,他的好友、香堂文化新村的业主杨玉圣教授已经成为香堂村的钉子户。

陈满华指,杨玉圣在极寒天气中遭受停水、断电之苦,还有其他不安的原因令其备受煎熬。16日清早,陈满华读到杨玉圣给单位领导写的信,信中提及杨玉圣家中的2万多册藏书终于有了可存放之处,政法大学答应帮助解决。陈感叹,如果杨玉圣书籍得不到妥善处理,家园被毁之后,就连知识人安身立命之物也将无处安身;陈同为读书人,也是曾经的狂热淘书者,此时有难以言状的悲凉之感。

杨玉圣在信中写道:“既然学校已经为我解决了图书存放这一大难题,那么,作为一个爱书如命之人,我得分门别类,亲自打包,这自然就得需要时间。因此……在我整理图书期间(3天左右),要求崔村镇政府:第一,撤离专门针对我的值守保安、不得限制本人进出自由;第二,在我的图书安全转移到学校之前,不得非法强拆本人房屋;否则,我将不仅恢复‘居家被动不吃饭’行动,而且,将依法行使正当防卫权利,玩命儿。”

杨玉圣也重申香堂文化新村并不是违建,是经镇政府同意,由村委会统一建设的,且《购房合同》有村委会和崔村镇政府的公章、国土局颁发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

同样经历过强拆风波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盛洪也在推特上传杨玉圣家门外的最新情况。盛洪称,“香堂业主、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家周围的房子已全部被非法摧毁。强拆暴徒们在杨教授院子周围写了32个‘拆’字,并扎破了他的车轮。”

北京当局去年12月对崔村镇的香堂文化新村进行强拆,该村业主不乏名人、红二代、学者等。经常用诗词书画歌颂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书画家范曾住所前阵子也被拆成了一片废墟。当时不少网友拍手称快,称其说谎作恶太多,结果拍再多马屁也是韭菜一根。

此外,中共前领导人陶铸之女陶斯亮,中共将军栗裕之女粟惠宁,中共前领导人李立三女儿和中共红色诗人郭小川的女儿郭岭梅等等都是香堂村的业主。

去年网传郭岭梅与数百名当地居民曾到昌平区法院对崔村镇政府提起诉讼,随后郭岭梅失联。据自由亚洲电台援引知情人称,郭家人到处打听,却无法得知郭岭梅的去向,也不知道她被哪个公安部门的人给带走了。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8/1546836.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