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大数据权威:中国四千亿美元外汇去向不明

—2020中国外贸全景图

中国知名财经评论人士蛮族勇士(老蛮)日前撰文分析中国2020年外贸数据,发现有大约四千亿美元外汇去向不明。另一位中国财经评论人士“凭栏欲言”也观察到中国大量外汇流出的情况,据凭栏分析,这些外汇可能以四种方式流了出去。

图为100美元美钞。(图片来源:美联社)

中国知名财经评论人士蛮族勇士(老蛮)日前撰文分析中国2020年外贸数据,发现有大约四千亿美元外汇去向不明。另一位中国财经评论人士“凭栏欲言”也观察到中国大量外汇流出的情况,据凭栏分析,这些外汇可能以四种方式流了出去。

老蛮:中国的美元去了哪里?

善于数据分析的中国财经评论人士“蛮族勇士(老蛮)”1月24日发布《2020中国外贸全景图》一文,文章结尾时提出一个“终极问题”,2020年中国有四千亿美元的外汇去向不明。

据老蛮分析,2020年,中国货物外贸顺差规模达到史上第二高的5,351亿美元,其中,服务贸易领域有1,473亿的逆差,投资领域有343亿的净头寸(实际利用外资1,444亿-对外投资1,101亿),合计计算,中国2020年的外汇净收入=5,351-1,473+343=4,221亿美元。

除了上面的4,221亿美元的外汇净收入之外,中国2020年前三季度还通过发放外债,吸纳了68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第四季度其实还在继续大规模发美债,理论上还会增加,合计起来,中国2020年吸纳美元的净值达到了4,901亿美元。

老蛮表示,外汇入境之后,要么存在各大银行账户里,变成外汇存款;要么通过央行兑换人民币,变成外汇占款。中国作为外汇严格管制国家,外汇就这两个去处,不可能还有别的去处。

首先检查金融机构外汇存款。查阅央行数据库,2020年底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存款8,892亿美元,2019年底为7,577亿美元,增加了1,315亿美元。

而央行的外汇占款,则萎缩了1,009亿人民币,略等于萎缩了153亿美元。

计算起来,中国金融体系内实际增加的美元,只有1,315亿美元-153亿美元=1,162亿美元。

老蛮表示,这就是问题了,根据服务贸易、货物贸易、外资投资和外债数据计算出来的吸纳外资规模约为五千亿美元,但是金融体系内实际增加的美元仅一千亿美元出头,还有四千亿美元不知去向。请问,这些美元都去哪里了?

凭栏:外汇可能的四个流向

另一位中国财经评论人士“凭栏欲言”也观察到了中国大量外汇去向问题。

“凭栏欲言”1月25日以《外汇去哪了?》为题撰文指出,中共官方的众多数据都显示有大量外汇流入,但外汇流入却完全没有从央行数据中体现出来。

首先,中共海关总署1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以人民币计价出口17.93万亿元,同比增长4%;进口14.23万亿元,下降0.7%;贸易顺差3.7万亿元,增加27.4%。

凭栏表示,海关数据贸易顺差3.7万亿人民币,这是相当惊人的数据。但海关口径数据采用的是权责发生制原则,只要有报关单就会被纳入统计。实际上,可能会发生有报关出口但外汇不汇回(或延期汇回)的情况。

对比来看,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采用的则是资金收付制原则,体现的是实际资金流动(外汇实际汇回)。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货物贸易顺差1.42万亿,其中海关口径统计的货物贸易顺差实际汇回为1.19万亿,计算得出占比32%,也就是说,68%的海关统计贸易顺差,资金并未汇回。

其次,中债登数据显示2020年海外机构增配中国债券超万亿;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显示,资本和金融账户2020年顺差1.1万亿人民币,这都显示金融项有大量顺差流入。

外管局发言人王春英介绍,国际收支平衡表来看,7-11月各类外国来华投资净流入2,700亿美元,国内各类对外投资3,400亿美元,也就是说,7-11月,中国资本和金融项逆差700亿美元。

凭栏提问说,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金融账户大量顺差,但国际收支平衡表金融账户却出现700亿美元逆差,哪里出了问题?

凭栏表示,考虑到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未包含银行自身,应为银行自身有大量的资本流出(对外信贷等)。

第三,从国际收支平衡表来看,前三季度,中国经常项顺差1.18万亿人民币,但所挣的一大半(6,676亿),莫名奇妙失踪了(误差与遗漏项);小半(4,903亿)则形成了对外投资(资本外流);2%(249亿)形成外汇储备

凭栏表示,从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外汇实际汇回)来看,2020年全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1.42万亿,服务贸易逆差6,378亿,初次收入和二次收入逆差1.12万亿。三项汇总后,经常项全年累计逆差3,688亿人民币。但从外借入1.1万亿人民币(资本和金融项顺差),这又显示中国挣钱能力为负,借钱能力却很强。因此,无论是从广义外债迅速增长来看,还是从中国金融项加大开放来看,中国都在加强从外借钱的能力,这或许意味着挣钱能力并没有那么理想。

第四,凭栏指出,最怪异的事件莫过于,2020年12月,银行结售汇顺差4,357亿,这是外汇占款的先行指标,通过银行间市场平盘(卖给央行)将会大量增加央行外汇占款,但央行外汇占款反而下降了328.7亿。

凭栏解释说,拉长一点时间或许能发现一些端倪:

2018年,银行结售汇逆差影响央行外汇占款下降的比率为60%;2019年,银行结售汇逆差传导给央行外汇占款下降的比率仅为6.2%,可知大量银行结售汇逆差没有平盘(即没有通过银行间市场从央行购汇),这导致央行外汇占款下降极少,但压力蓄积在商业银行;2020年,银行结售汇顺差10,783.05亿人民币,但央行外汇占款却逆势下降1,009亿人民币,应为商业银行在借机填补前两年留下的结售汇逆差窟窿(即没有将结售汇顺差卖给央行)。

凭栏总结说,2020年,中国货物贸易创汇3.7万亿人民币,金融项创汇过万亿(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资金和金融账户全年顺差1.1万亿人民币),中国的外汇可能通过以下四种方式流了出去(或未汇回):

1)68%的海关货物贸易顺差(折2.5万亿人民币)未汇回;

2)国际收支平衡表前三季度误差遗漏,6,676亿人民币的外汇不知所踪;

3)银行资本外流(对外信贷等),消耗了外汇;

4)大量银行结售汇顺差或被商业银行用于填补前几年留下的结售汇逆差窟窿等。导致2020年情况恰好与2019年相反(2019年银行结售汇逆差但央行外占下降幅度微小,2020年银行结售汇顺差但央行外占下降幅度超2019年4倍)。

凭栏认为,大量外汇通过以上四种方式被使用殆尽,没有被央行买入成为外汇占款,导致2020央行外汇占款逆势下降1,009亿元。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 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7/1550130.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