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童大焕:伪环保也许是战争的温床 我们首要的敌人是无知

作者:
“气候变化”是左派的政治正确。尤其是Keystone XL在民主党那里,是有“原罪”的,因为他是川普任期内,要求修建的。而且,Keystone XL的利益涉及面也小,这条管道穿越蒙大拿州、南达科他州和内布拉斯加州,这些都是红州。对于拜登而言,无所谓,反正这些州不会投票给他,最多,就内布拉斯加州拿一张选举人票。(这个州不是胜者全得)

1

当地时间1月20日,拜登于上任第一天签署了15项行政令和2项行政行动。其中一条是《关于保护公共卫生和环境以及重建科学以应对气候危机的行政令(Executive Order on Protecting Public Healthand the Environment and Restoring Science to Tackle the Climate Crisis)》,寰宇大观察《拜登的这一记重拳,打在特鲁多脸上,不知道痛不痛》如是评论:

在行政令的第六节(Sec.6)里,拜登要求中止修建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石油管道。这条石油管道是用来将加拿大的原油运输到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叫做Keystone XL管道。

难道没有这一条石油管道,美国人就会少用原油了吗?当然不会,他们将不得不花更多的钱,从更远的地方运石油回来,反而造成更多的能源浪费和环境污染。修建管道的前期工作,已经付出的财力物力人力,也会全部打水漂。

拜登可以像欧洲那样,收紧汽车的排放标准,其效果也会比喊停管道好。但是这样的话,许多人的利益就会受损,即使是那些投票给他的人,也会反对这样的政策,继而反对他。

“气候变化”是左派的政治正确。尤其是Keystone XL在民主党那里,是有“原罪”的,因为他是川普任期内,要求修建的。而且,Keystone XL的利益涉及面也小,这条管道穿越蒙大拿州、南达科他州和内布拉斯加州,这些都是红州。对于拜登而言,无所谓,反正这些州不会投票给他,最多,就内布拉斯加州拿一张选举人票。(这个州不是胜者全得)

叫停川普的政策,对于左派而言,那就已经是“政绩”了,如果这个“政绩”不损害自己的基本面,那就更好了;如果这个“政绩”本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有曝光效果,那就是最好的“政绩”了。尽管这个“政绩”在实际上造成了更大的浪费,但那都无所谓。

拜登叫停石油运输管道,就造成了更大的浪费。现在不用最划算的管道去运输,以后就得用别的交通方式去运输。不买加拿大的,那也得买中东的、墨西哥的。因为,需求在那里。美国虽然在川普时代实现了能源自给,但是页岩油的开采成本很高,很多页岩油企业已经破产关停,以后的能源,还是个问题,还是得增加能源进口的稳定性和多样性。

依靠新能源?这个不靠谱,光伏产业有用吗?风力又能满足什么需求?电动车的电又是哪儿来的?电池又怎么处理?除非可控核聚变技术实现商用,否则,对化石能源重拳出击,只会造成更大的浪费和污染。提高燃烧效率不好吗?

2

连临门一脚背叛川普的叛徒之一、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麦康奈尔21日在参议院发表讲话,也谴责拜登上任第一天采取的多行政措施,包括撤销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关键许可证,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以及撤销特朗普任命的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总顾问。麦康奈尔称:“拜登政府上任的第一天,就朝着错误的方向迈出了几大步。”随后,麦康奈尔还说:“现在还早,拜登总统有足够的时间记住,他的当选并不归功于极左翼。”麦康奈尔说:“总统可以而且应该让他的政府重新专注于创造高收入的美国就业机会,而不是牺牲我们人民的生计来象征自由主义。”(Subtitle《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拜登“朝错误的方向上迈出了几大步”》网易新闻,浅历史2021-01-2410:22)

3

政治有时很搞笑,有时仅仅是为了政治正确而政治正确,有时甚至仅仅是为反对而反对。拜登撤销Keystone XL输油管道,就是这样的荒诞剧之一。

人类共享一个地球,需求指挥棒下,A处不能生产,B处必然生产;C国不能生产,D国必然生产。而且,把能源生产排挤到落后国家,反而往往因环保措施不力而导致更大的地球污染、更低的开采率和更高的能耗。

所以,很多所谓的环保措施,根本就是极端环保主义者的偏执、和一些政客骗人的把戏。

真正要搞节能减排,要做的是降低能耗和提高使用效率,比如提高排放标准、提高燃烧效率、鼓励共享汽车、鼓励高密度大城市化等等。

新冠病毒疫情期间,说鼓励高密度大城市化,可能涉及“政治不正确”,很多人想当然就以为大城市人口密度高,使防疫更难。事实上,城市的人口物理密度和防疫的社交密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防疫的隔离距离,主要是降低社交密度,减少社交。而城市人口密度高,反而在物资供应、医疗供给、特定对象隔离、救治及时等各方面,都比人口密度低的城市和乡村更有优势。

4

但我并不想仅仅停留于所谓的“气候变暖”和“环境保护”,我想透过川普的背影,看一看他过去四年在环保、气候及人类和平事业上做了什么丰功伟绩。

FY-MS《看图说话|川普留给拜登的起跑线》(陌上美国2021.1.24)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数据和图表,其中:

疫情之前,美国的失业率达到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但是受疫情影响,该数据直线上冲,一度高达14%。不过目前已经回落到约7.2%,与奥巴马第二个任期的中期水平持平。

2018年之后,美国脱贫速度比奥巴马时期有所加快(该统计只到2019年)。

平均时薪延续了奥巴马执政下的涨幅;所有私营部门工人的平均时薪反而在新冠年的2020获得显著提高,因为许多人封锁在家,劳动力市场供不应求。

就是在上述经济基本面之上,在能源和环境方面有如下业绩:

页岩油开采技术革命带来的天然气供应和使用的增加,让美国在川普执政阶段第一次实现了能源独立。伴随的是大幅关闭煤炭业工厂;而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也保持着奥巴马时期以来的类似的上涨趋势。

川普政府阶段保持了奥巴马时期减少传统煤炭能源和增加可再生能源的变化走势。

2018年以后,美国的空气污染指数比之前的6年出现更进一步的改善。

二氧化碳减排方面,川普政府跟奥巴马时期成绩差别不大。

2017年,美国温室气体总排放量达到过去24年中最低值;2018年增加到了2015年的水平,但依然处于过去几十年中的最低区间。

川普减少了海外驻军,并且是过去几任总统中唯一任内没有发动新的战争的总统。

相比之下,川普政府的军费开支维持在奥巴马时期最后3年的同类水平,都低于2013年及之前5年的情况。

在职军事死亡(海外行动和非海外行动),这恐怕是新冠疫情的意外好处,让在职军事死亡明显下降了约三分之二。

5

川普四年任期,几乎把所有体制高层都得罪光了,在连任竞选期间,更是几乎遭遇了全面的众叛亲离境地。

但即便如此,连1月6日国会最关键时刻背叛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也在后来的演讲中表示:是川普重振了军队!川普政府是美国几十年来首次未发动战争的政府!

川普的忠诚战友彭佩奥更是无惧外界反对声浪,连发数推挺川,指他在任上成功推动阿以和平,并打败伊斯兰国等,应该获诺贝尔和平奖

我就想问:川普推动中东和平,做成了几任总统都没有做成的事,难道靠的是个人魅力,靠的是谈判?我想,除了军事高科技的斩首行动,更重要的恐怕是美国能源独立和替代,摆脱了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导致全球油价大跌,以石油为生命的恐怖主义和邪恶政府像泄了气的皮球。

根据经济学基本原理,越是野蛮国家,越依赖有形的物质资源生存。一旦被从石油经济上釜底抽薪,它也就再难张狂。

6

我们从能源与和平的关系上,可以看出,川普释放国内能源生产的潜力,极大地打击了国际上的流氓政府和邪恶势力,促进了中东和世界和平,却并没有提高国内的能耗和污染。还增加了国内就业。

但是,这一切却有可能极大地动了美国军工集团的奶酪!导致利益推出的傀儡拜登,上任第一天就推翻川普的许多政策。

所以,在温情脉脉高尚无比的环保主义背后,有可能是战争的魔鬼在津津有味地啖着人血馒头!

维基解密阿桑奇说50年来所有的战争都是政府利用媒体宣传来制造的。宣传意味着把不喜欢战争的民众,愚弄到战争中去!我们首要的敌人是无知。信然!

7

战争是要死人的,是要耗费无数民脂民膏的,这么人命关天的重要的事情,政客们尚且要在将士的尸身上谋财,其它方面的决策,恐怕只有更“率性”:为了GDP不惜搞建成即停产的腐败型过剩投资,城市里反复换公共设施,林业部门反复砍树种树,连美国的新冠纾困法案都大部分拿去“搞外援”、给议员自己增加80倍于民众补贴的涨薪计划……

所以,当这两天有人问我:

童老师好: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现在全世界主要经济体国家都在采取财政刺激政策,即开动印钞机大量放水,再加上中国去年M2也达到了近几年的新高10.1%。在国内外印钞放水的双重影响下,最近国内食品价格和大宗原材料价格都有比较大的涨幅,物价通胀不期而至。在这种情况下,我在想,如果国家对国内大城市的房地产能够采取一种更加宽容的态度,比如:当地政府因城施策的制定一整套相对比较科学合理的人口落户政策和限购限贷甚至限售政策,至于房价顺其自然就行了,就不会存在现在这种新房与周边二手房价格倒挂。这些大城市的房地产是否可以吸纳许多资金,从而减少一些通胀压力呢?总比货币化棚改涨价去库存副作用要少许多吧?

我是这样回答的:

首先,你不要痴心妄想老是想去替决策者思考问题,决策者自己都今天一个样明天一个样,他们也是人,和我们平时的就学、投资、工作决策一样。

其次,不论哪个国家和地区,中国也好美国也好,政府乃至背后的决策者,都是有它的独立利益甚至是私利的,也有自己的观念和知识局限,永远不要痴心妄想所谓科学决策、所谓一心为大众。

正因为决策的这些限制,以及决策本身的反复多变,我们个人的投资就尤其要尽可能避开各种决策陷阱,办法就是格外重视决策无法改变的城市化规律这个长期变量。

这也是我强调了十几年的“信规律不信规划,信市场不信市长”。

我觉得你反复想决策的事情,想得太多了,不要在自己左右不了的事物上浪费太多生命。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经纬西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7/1550292.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