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封城亲历者:高峰期武汉每天至少有五千人死亡

作者:
受疫情影响,中、美两国旅行限令愈趋严苛,去年在中国武汉经历疫情高峰期、2020年末辗转来到洛杉矶的新移民刘佳鑫呼吁海外华人:“千万不要相信中共的防疫宣传,还是要靠自己思考判断。”

武汉封城亲历者刘佳鑫提醒海外华人,不要轻信中共宣传的防疫成果,背后是一条条牺牲枉死的生命。(徐绣惠/大纪元

受疫情影响,中、美两国旅行限令愈趋严苛,去年在中国武汉经历疫情高峰期、2020年末辗转来到洛杉矶的新移民刘佳鑫呼吁海外华人:“千万不要相信中共的防疫宣传,还是要靠自己思考判断。”

武汉人刘佳鑫去年9月来到洛杉矶,在中国他经历了76天武汉封城,自己也疑似因感染病毒而失去味觉、嗅觉。

听新闻:

刘佳鑫的住家邻近华南海鲜市场,步行仅需十几分钟,疫情刚传出时他很紧张,让家人先回母亲家居住,但当时所有的官媒报导都声称此病毒不会有人传人的危险,所以他也就放下了戒心。

当疫情爆发不可收拾后,刘佳鑫自身也出现了疑似感染的症状。他开始咳血、发烧,但医院和社区中心却互踢皮球,他一直没有接受正式的诊疗与看护。

他说:“我去医院看病,医院要社区中心开证明,但社区中心又要向我要医院证明,就这样互踢皮球,最后是自己服药好了,我到现在都不确定自己是否有感染,但永远失去了味觉和嗅觉。”

刘佳鑫认为生病不可怕,只要处理得当,都还有机会康复,真正恐怖的是中共对疫情处理的方式。

他说:“中共是极其不人道的,我跑了很多家医院,都不给确诊和治疗,还要我去社区中心开医疗证明,一下子好像回到了结婚也都要党批准的时代。”

刘佳鑫表示,中共官方的数据永远是仅供参考,据其在武汉当地火葬场工作的朋友所述,“疫情高峰期时,武汉每天至少有五千人死亡。”方舱医院也只是政府安抚民众的措施。

“方舱医院不提供任何治疗,那是医疗资源枯竭的产物,就是平地盖了房子,把所有的患者、疑似患者赶进去了,造成很多人道灾难。”他说。

刘佳鑫同学的父母曾在方舱医院待过,后来也是靠着自己服药康复。刘佳鑫说:“中共为了鼓吹自己的制度优势、安抚民众,处处宣传自己挽救了很多生命,但怎么没看到封锁造成了多少人枉死。好的(一些没染疫的人)、坏的(染疫的人)都死了。”

他认为“封城”是野蛮文明下的产物,因为除了中共,全世界没有国家使用这么残忍的封锁方式,而且疫情也只是暂时、表面的受控制,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

刘佳鑫说:“洛杉矶是‘建议’民众居家防疫,不要群聚、保持社交距离。人们的生活并没有受到限制或监控。”

在武汉封城期间,刘佳鑫没有接到政府任何的现金补助,也没有所谓政府协助买菜等服务。

他说:“是有发过代金劵,例如某种饼干便宜5元的折扣。”对于无法出小区购物的人而言,这些代金劵也完全无法使用;封城后期,政府稍微容许民众购物,但也不能出小区,大多数人都是在微信群里自己找供应商,然后排队去小区门口领。

刘佳鑫自己就买了很多方便面,还有过年期间买了一些速冻食品“撑过来。”他说,封城前一片口罩已经涨到30元人民币,政府没有给居民提供任何医疗保护物品,武汉人都很清楚封城就是任其自生自灭,但也无力反抗。

在刘佳鑫居住的小区里,有一户人家父母双亡后留下小孩没人管,他说:“很多家庭破碎,就剩下两个孩子,政府也不会管。”

尽管武汉解封,疫情也看似趋缓,但刘佳鑫质疑:“所谓的制度优势,疫情防护的方式就是牺牲一个小区、一个城市的人去保卫自己的政权。我们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成全它的政权呢?”

他认为绝大多数的中国知识分子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说真话付出的代价太高昂,所以没有人敢站出来发声。◇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30/1551352.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