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戈壁东:阴风阵阵 那个被杀死的美国在举行葬礼吗?

—一地鸡毛阴风阵阵 政治追杀终结宪政

作者:

美国的国鸟白头鹰

今天中午,华盛顿到波士顿整个东北走廊突然断网一小时。服务商Amazon、Google、Comcast三家第一时间都出来否认有恶意动作。电讯商Verizon推特说它在纽约一个光缆被人截断,但不一定有关。显然他们有些紧张。

这事太小了,小到差不多所有主流媒体都没有报导,最早报导居然来自法国。现在我已经有了一个经验,如果想证实一个信息,你搜索美国的那几家主流媒体,基本都不会找到,也许它们已经下决心不再提供任何真实信息了。所以密歇根等几个州已经在准备开始撤销CNN的执照了,他们说这就是个谎言媒体。CNN只是一个代表,最坏的纽约时报还没有被关注呢。

但是我昨夜恰巧失眠,午夜突然发现也是断网,也是差不多一小时。也许只是一个偶然,东西部之间并没有关系。但愿如此,但愿不是阴谋论者会告诉我的那样:这是那些准备控局的大科技公司在实施全民压力测试,就像通常的极权者常做的那样。

不过也恰恰是昨天,有过两个消息,一个是华盛顿纪念碑突然失明,所有灯光都不见了,然后有人发出图片,说白宫顶上也不见了守卫的士兵和灯光。

所以,一听说白宫出现异象就觉得特别诡异了。一瞬间突然觉得那里都有点让人毛骨悚然。

其实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应该是与拜登登基时用恐怖旗幡渲染出来那些类似阴间的感觉带来的。特别怪异的是,今年拜登的总统登基的礼炮不在白宫典礼上而是阿灵顿公墓里。在中国人的眼里,分明是在为什么东西吊丧。

20万旌旗幽灵,公墓的礼炮,铁丝网和重兵把守的登基,标志纪念碑的黯然、总统府的死寂,都传导出阴风阵阵的惨白景象,这是为那个被杀死的美国在举行葬礼吗?

所以突然的停电断网都能让人心惶惶。

美国历史上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就是政治不残酷。即使是在大选时斗得你死我活,但大选一过,新任总统呼吁几声团结,一切都回复到正常,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卸任总统也是按传承规则,绝对避免介入新政府的任何事物。所以就有过里根学跳舞,布什学弹琴的佳话。美国的政治生态就是在这种惯例和默契中一代一代平和过度来的。

但是这个惯例从奥巴马开始被打破,奥巴马是一直在幕后操控美国政治的第一个下台总统。

到了这次大选,它们在杀死了那个历史上的美国以后,又开始了残酷的政治追杀了。

除了史无前例的对卸任总统川普继续弹劾以外,所有川普支持者,都遭到了不可思议的政治追杀。霍利参议员是第一个,他的家人都受到威胁;林伍德刚刚作了悲情控诉;今天又传来朱利安尼被以诽谤罪控告,起诉金额达到15亿。后面还有谁?恐怕是有一张长长的名单。

尽管中文自媒体上天天有人说川普今天有大招、明天要归来,其实我们都知道川普这种遵守美国传统规则的人,其实什么也不会去做。那些胡乱猜测最多就是连累到他的幕僚不得不为了避嫌而出来辟谣。

但是沼泽地的那个群体,其实是一群下决心消灭传统美国的凶残鳄鱼,它们根本不在意传统规则。如果有任何可能,它们甚至希望把从川普开始的7500万美国人全丢进牢里。

政治不残酷的美国信条,早就被抛弃到了垃圾桶里。

所以美国国会通过任命的国际传媒署长会被拜登一句话开除,两个大台长可以不经任何程序直接由保安驱逐。

什么法治?什么规则?什么美国团结?什么善意政治?都滚开,现在的美国实行中共式专制政体!这就是这次政变式总统大选的直接结果。

人们在正常媒体听不到真正新闻从而产生公信危机,然后谎言和欺骗遍地开花的状态,从前在中国流行,现在在美国出现。

所以即使只是一小时断网,也会让供应商紧张到急于表白,会让使用者疑窦丛生。

WHO在病毒大流行开始时,帮助中共隐瞒和欺骗了世界,直接造成了这场世纪大灾难,这一点几乎已经是国际公认。大家也知道直接责任者就是中共金钱外交推上去的WHO秘书长谭德塞。这是一个中共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殖民者。实际上他也是因病毒死亡的几十万美国人的直接凶手之一。但是,传出的消息是美国哈佛公卫学院,正在准备向谭塞德颁发抵抗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流行功勋章。谁都知道这已经荒唐到极点,但是它一定会发生,因为新任美国总统拜登也已经决定美国重返WHO。拜登决定继续向那个实质属于中共的CHO,支付全世界最多的每年4.5万亿美元的会费,来帮助它们有机会给世界卫生带来更多灾难。

我相信,在今天的美国,即使再发生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也不会有很多人出来阻止了。因为川普总统、弗林将军、霍利参议员、前市长朱利安尼、著名律师林伍德都不是普通平民,他们因为自己依据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表达,已经遭遇了恐怖的政治追杀。这里所展示的寒蝉效应,已经足以让所有的美国人都明白他们正在面临的是什么。美国早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了。它正在加速追上遥远东方的那个极权中共。

有人查了一下,那个要颁奖给谭德塞的哈佛公卫院的底细,发现它的全名中包含 T.H. Chan,这是香港富豪陈启宗父亲的名字。陈启宗在2014-2015年间捐了3.5亿美元给哈佛公卫学院。是哈佛大学有史以来最大一笔捐款,也让哈佛首次同意将学院以捐款人命名。再查:陈启宗是香港建制派商人。哦,原来根子还在中共这里。美国还有什么黑暗与中共无关?

停电断网,风吹草动就引起恐慌,有死人空车开导的诡异国庆阅兵,天安门广场的腊肉馆拜鬼、无视正义和民生只为政党主张的国内外政策、颠倒是非的表彰和参与、媒体一党化助长的谣言和谎言遍地污染、凶残的政治追杀和极权并因此造成政治恐怖主义⋯⋯

这所有我们中国人在中共统治下见惯的一切,今天是不是非常熟悉地在美国上演?而且丝毫不差。

这还是我们认识的美国吗?

我们知道中共是这个世界最邪恶的政权,我们也一直把美国当作生命中唯一的光明投奔。而宪政体制正是我们生活在极权中共体制下的中国良知者们付出一生苦难苦苦追求的。所以,无论从任何意义上,我都无意去恶意贬薄伟大的自由民主灯塔国。但是现在的这个美国,还是我们心目中的那个自由民主灯塔吗?

我已经看到美国的国鸟白头鹰在哭泣,而我们的内心在滴血!

让我们仰天祈祷吧,天佑美国,美国先贤们回来护佑美国吧!让美国再次重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1/1552102.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