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李怡: 爱国爱港的左才子 现在兔死狗烹了

—兔死狗烹

作者:
苏联时代有一个睿智话题:真诚、才智和党性这三种特质,一个人只能够拥有两种,有真诚、党性就不会有才智,有才智、党性就不会有真诚,有才智、真诚就不会有党性。

特首产生的“协商论”掀起建制派争论,极力维护按《基本法》行事的曾钰成,遭觊觎翻炒的梁某及其贴身侍卫张志刚猛攻。张的一篇文章指曾钰成“其心可诛”,刀刀见血,宛如姚文元1965年批《海瑞罢官》,其后原来是要揪出刘少奇。文革的腥风血雨已经嗅到了。不仅要全面打倒民主派、反对派,而且要掀倒香港本土的建制派,只要你真诚维护《基本法》和一国两制

曾钰成1968年港大数学系一级荣誉毕业,放弃往美国深造的机会,进入左派学校任低薪教师,他早期认同祖国、追求理想不容置疑。

六四后,香港的亲中力量低迷,1991年立法局选举,民主党前身港同盟大胜。1992年,中共以左校教师为主力,组成民建联,以“留港建港,真诚为香港”作口号,与民主力量对垒,曾钰成是创党主席。1994年他被揭发与太太和女儿安排移民加拿大。我为文讥之为“真诚骗香港”,社会亦谑称他为“太空成”。但他个人终于没有离开香港,坚持实践“留港建港”。

自他从政以来,近30年我在言论上一直与他针锋相对。他任立法会议员时的言行,当然大有可议之处;但当立法会主席时则不能不说他确实按议事规则公正行事。

与曾钰成私下没有怎么交谈。根据我几十年紧盯香港政局的经验,我认为他至少是真心支持一国两制,并想通过自己的参与使港人治港真正得以实现。这一点令他不同于狡狯的政治骗徒。

2011年,眼看中共对香港的介入更深,我在7月时为次年的特首选举写了一篇“苹论”,题目是〈曾钰成是下届特首的最适合人选〉,发表前老总有点担心读者会以为《苹果》转軚变亲共,终于社长决定在题目后加一问号发表。我写这篇“苹论”,是想到如何让继任特首摆脱刻意谄媚迎合中共的奴性:一、要使北京对继任者的对党忠诚有信心,不须老提醒着要“爱国爱港”(实际上是“爱党”);二、继任者会从保护香港利益、维护一国两制的立场去听取及配合中央意图,而不是老是去揣摸、去迎合中央并没有的意图;三、他本身属传统左派,故没有对左派“亲”和对民主派“疏”的必要。结论是只有一个人最适合,就是曾钰成。

其后的发展证明中共不可能接受真正遵从“两制”行事的人,这样的人绝不能当特首,继而不能当高官、行政会议成员,再而刷掉这样的立法会议员,接下来会刷掉不听话的区议员。张志刚的说法是,民主选举就是要“夺权”,协商就是中央主导一切。尽管特首选举也不过是小圈子,但支持选举就是支持夺权,“其心可诛”。

历史不断重复:百年来,从满腔热血参加中共革命、参加中共抗日,到战后支持中共“解放”,许多人没有好下场,兔死狗烹是必然命运。曾钰成的整个人生经历,虽未至于此,也差不太多了。

苏联时代有一个睿智话题:真诚、才智和党性这三种特质,一个人只能够拥有两种,有真诚、党性就不会有才智,有才智、党性就不会有真诚,有才智、真诚就不会有党性。

有年轻人拿着我这话题问曾钰成,他有哪两种,他快速回答:我三样都没有。

太聪明了。他的中英文素养、学历才智,在左派政圈中绝无仅有。至于真诚或党性,他就应该一直处于纠葛中吧。他最早以左派姿态从政,而2012年在特首参选中被止步,相信一早就因爱国护港而遭弃了。

逆淘汰,是专权体制的必然;对地方力量不信任是中共传统。故有紫荆党取代民建联、李小加当特首之说。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6/1554018.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