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美国学者: 让美国再次成为复数 各州是时候行动了

—让美国再次成为复数

作者:
美国,这个国家打败了一个帝国,拒绝了对君主制的呼吁,塑造了一个人民的共和国,赋予了政治贵族权力,最终却使其公民沦为无能的农奴。现在是各州开始撤销这个巨大的权力掠夺的时候了。

让“美国(the“United States”)”再次成为复数,这要求很高吗?直到南北战争前,这是习惯的语法结构:“美利坚合众国致力于…(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re committed to…)”“美利坚合众国已向…宣战。(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have declared war upon…)”“美利坚合众国站在一起…(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stand together…)”

啊,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的这些美国在任何事情上都不再真正站在一起了,只有把“美国”当作一个单一实体来对待的语言上的精明才提供了国家统一的虚构外衣。在这个充斥着假新闻、假市场和假选举的世界里,无视正确的语法规则来假装各州在目的上统一为一个国家,只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从十九世纪开始(一直到最近,美国历史在公立学校被完全抛弃),就一直在给学童讲故事,说从复数变为单数反映了南北战争的意义。在那场战火之前,对于各个州是否拥有主权权力,可以自行决定是否继续同意接受一个国家政府的权威和管辖,宪法上有很多分歧。在那场战争之后,答案是明确的:他们没有。从那时起,一个州的每一个公民是否一致投票离开联邦并不重要,那个民主选举将被忽略。内战一劳永逸地决定了,虽然原来的13个殖民地很可能一起签订了自愿的契约,但不会有“收回”。一旦你加入了,就像La Cosa Nostra(“黑手党”组织)说的那样,你就一辈子都在里面。或者,就像学校教科书里津津乐道的故事一样,南北战争后,美国终于成为一个国家。每个人都喜欢美好的结局。

也许,只是也许,如果我们开始重新把美国当作50个政府,而不是50个旅游区,我们就可以把事情放回正轨。在我们的整个美国项目在华盛顿特区的傲慢和囤积权力的重压下崩溃之前。也许各州州长和立法者会开始保护和维护他们自己的州权力,使其不受联邦过度扩张的影响。也许想结束选举人团而改用全国普选的民主党人会被提醒,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对宪法的重写将在短时间内加速各州的分离运动。我的意思是,也许吧,没有其他明显的警告信号表明我们正在梦游到第二次内战,但如果我们至少可以提醒华盛顿特区的美帝国主义分子,50个州政府仍然保留着他们的主权权力,50个州的公民仍然不仅仅是供国家政府利用可轻易交换的人口吊舱,我们至少可以戳穿美国在华盛顿特区强加给我们的任何事情上达成一致的假象。

这将是很好的第一步,因为各州需要马上找到一些骨干。

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是一头奇特的野兽!政府所做的大部分繁重的工作都是在州和地方一级进行的,但535个“备受尊敬的”国会小人和数以百万计的官僚沼泽鼠(从各州抽走联邦税款的可以说是违宪的字母机构(译者注:1933年罗斯福上任后,作为新政的一部分,设立了至少69个用字母缩写表示的办公室,极大地扩张了联邦政府的权力。所以新政机构又被称为字母机构))才是受到所有关注的人。他们多半是通过封建贿赂的方式来完成这种颠倒黑白的权力攫取,这与中世纪的领主统治臣子的方式一点也不一样。

“是的,北卡罗来纳州,你可以选择这样的方式,但是我们不希望你失去我们从第十六修正案和美联储印钞票的收入泥沙基金中给你的那些联邦拨款。”

“好吧,田纳西州,你可以选择自己管理自己的州,当然,但我们不认为你的未来会有更多的联邦公共工程项目。”

先是联邦政府为自己争取到了从每个美国人口袋里窃取收入的权力,然后它又马上转身把这些钱当作赎金,除非各个州自愿阉割自己的主权,并向华盛顿特区的好主人们乞求一点宠爱的赞助。美国,这个国家打败了一个帝国,拒绝了对君主制的呼吁,塑造了一个人民的共和国,赋予了政治贵族权力,最终却使其公民沦为无能的农奴。

现在是各州开始撤销这个巨大的权力掠夺的时候了。

我更希望把焦点放在州长、州议员、市长和议员身上,不要再把我们派往华盛顿特区的联邦官员当作下一任的王子和公主。这并不是说我误认为华盛顿特区垄断了腐败或皇室的伪装,而是我希望将尽可能多的权力分配到地方上。这样,当一些二流政客背叛了他的选民时,他还得在当地的超市面对他们,因为在那里,纸塑、闪光剂和超级胶水都在同一个过道里。

这毕竟是美国宪法的初衷之一——划定少量明确授予国家政府的权力,而将其他一切留给州政府。而当重压来到时,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就会提供有力的支撑。这就是为什么德桑蒂斯州长和佛罗里达州在对抗“中国病毒”方面比杀手库默和纽约州成功得多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令中国国营通讯社永远感到惊讶的是,当国会未能履行宪法赋予的仅有的工作之一——通过预算而使联邦政府“关门”时,大多数美国人甚至从未注意到。世界各地的报纸总是对这个结果感到惊讶,“美国政府要关门了”,期待着混乱,因为美国人又回到了适者生存的自然状态!然而在全国各地的家乡,除了我们臃肿的联邦政府暂时停止浪费性的政府开支和御用的行政命令外,并没有什么变化。不少州的美国人认为这种缓刑是明显的净收益。

在我们目前的冷内战相持格局中,当大家都在等着看美国首都的戒严是否会让缅甸目前正在进行的政变看起来像一场温和的分歧,或者华尔街和美联储对市场的操纵是否会让美元最终崩溃,或者一些尚不为人知的多米诺骨牌是否会最终串联成美国人之间的全面敌对行动时,现在是各州回到做一个相对主权国家的时候了。州政府官员需要收回他们默默交给联邦政府的权力,无论解除过去的协议有多么困难。州领导需要成为当地居民更突出的代言人。而公民必须开始将他们的联邦代表更多地视为国家首都的大使(因为他们本来就该如此),而不是华盛顿特区国家统治俱乐部的新成员。

至少,“美国(United States)”这两个词对这个国家的保存至关重要,它不再仅仅代表华盛顿特区精英们的意志,而是再次开始反映所有50个州的个人的声音。

原文链接:https://www.americanthinker.com/articles/2021/02/make_the_united_states_plural_again.html

《北美保守评论》评论:

美国宪法第10修正案明确规定:“宪法没有授予美国的权力,也没有禁止各州行使的权力,都分别保留给各州或人民。”

然而最近几十年,我们却看见国会乐此不疲地不断地制定出堆积如山的法律法规,不断地增加并强化联邦的权力,蚕食甚至剥夺州和人民的权利。

很多从中国大陆刚刚来到美国的朋友常常不理解,为什么美国50个州有各自不同的法律,甚至来美国2、30年的朋友也在抱怨川普总统没有像中国的极权政府那样采取严格封锁的手段来控制疫情。

他们不知道,在宪法的约束下,联邦总统无权对任何一个州、一个郡、一个镇、一个小区甚至一个公民下达封锁令。事实证明,极权国家的封锁令是非人道的,虽然短期内对防止疫情扩散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其代价是给人民的生活带来极大的痛苦,更是剥夺了人民的自由。当然,如果你不在乎自由,那是否剥夺自由当然是无所谓的了。

民主党奥巴马执政8年间,政府增加了1.6万页的联邦法规,肆意扩大联邦的权力,限制地方的权力和经济的发展;而川普总统就任的4年间却废除了2.5万页的联邦法规,极大地将权力归还给地方和人民,促进了经济的发展。

事实证明,川普总统是最坚定的保守主义者,是最忠于宪法的总统。而民主党所做的以及要做的就是无视宪法、摧毁宪法,剥夺州权和人民的权利,实现他们的极权统治。

发稿:2021.02.04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美国思想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6/1554094.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