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感叹!没有共产党 中国人曾这样过年 习近平为何失算?变成了17-6

中国人曾这样过年,如此美好和如今迥然不同;前江系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亲信被双开;腾讯高层被捕!也涉亲信;中共对特斯拉变脸风暴来临? 蚂蚁“不平等”条款曝光,千亿外国资金被绑死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的副频道阿波罗新闻网中美聚焦,我是李雨函,今天是2月11号。星期四。美国的大年三十。亚洲时间的2月12号,星期五。大年初一。祝大家合家欢乐,幸福安康、大吉大利、永葆善心。

说到过年,我们先来看看作者严家伟亲历的,1949年前中国人怎么过年,和现在迥然不同,连领救济都没人排队。令人感慨。

然后我们看看回到今天的新闻。

习近平为何在欧洲失算?17+1峰会变成了17-6。

公安部挨批,随即前江系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亲信,前上海公安局长被双开。

腾讯高层被捕!被控分享微信个资给孟建柱亲信孙力军

中共对特斯拉态度突变,风暴来临?

蚂蚁上市“不平等”条款曝光,千亿外国资金被绑死。

过年期间,我们还是一如既往,保证出报道,但因为观看人数少,我们过年期间把内容放在主频道发表。感谢朋友们对我们的赞助,订阅,点赞,转发和留言。

对比过年“新旧社会”迥然不同,领救济都不排队

作者严家伟的回忆文章说,现在一些五十岁以下的人,一提起所谓的“解放前、旧社会”便以为是“民不聊生”、“水深火热”,是什么杨白劳、喜儿,扎根红头绳就过年了。可以说那全是中共御用文人的瞎编乱扯。笔者作为那个时代的过来人、见证人最有发言权。

那时候过年,我亲眼所见,不说百分之百,起码也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欢欢喜喜的,而且都备有丰盛的菜饭、年糕,汤圆之类的食物。

而且那时民风古朴淳厚,贫者不存非分之想,富者乐善好施。

一到了腊月,街上就有民间自愿乐于捐助的富人资助慈善机构,向有困难的人发放米、布、钱,愿去领取的人就去领。既不需要“居委会”、“派出所”开任何证明,也不会问你是什么成份,是城市还是农村人,是常住户口还是暂住户口。官方根本不介入这件事。

而且我亲眼所见,去领慈善救济的人并不多,这充分证明那时贫困的人并不多,甚至有点困难的人还不愿去领,怕“丢人”,失了个人的尊严。做了好事的富人,从来不张扬。

所以旧社会不是什么“水深水热”,而那时的道德水准和良好的民俗、民风更不是今天我们这个所谓“新社会”能望其项背的。那时过年的文化生活完全是民众自发自愿的,诸如敬祖祈福、演社戏,舞狮、舞龙灯、灯谜会,从无官方的政治宣传与说教介入其中。

我迄今印象尤深的是家家门前的春联。从腊月三十开始,家家门口都贴上一副对联。春联的内容真堪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春联的内容以喜庆吉祥之语居多,如:“一门天赐平安福,四海人同富贵春”;又如“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既有祝福也有劝导与期望。

可一到中共所谓的“解放后”,春联都变成了“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全靠毛主席”。溜须拍马屁成了“新常态”。而今春联在大陆普通人家已基本消失,只剩下机关单位门口一些政治口号了。

习近平为何在欧洲失算17+1还是17-6

刚刚结束的中国与中东欧17+1峰会,由习近平主持。今年的17+1变成17-6,有6个国家的元首,不满中共之前的承诺跳票,婉拒出席,使得中共面临一次严峻的外交挫折。

习近平在峰会致词时表示,中国和中东欧国家坚持相互尊重,合作不附带政治条件,坚持大小国家一律平等、共商共建共享,本着「17+1大于18」的信念建立合作架构。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这个17+1大于18的概念,却被欧洲媒体嘲笑为希望不会沦为17-6小于11,冷落中共的六个国家都是来自东欧的北约成员国,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斯洛文尼亚,以及三个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他们的总统或总理都没有参加会议。

有外交官就表示,前一天,中共外交官向这些国家施加压力,要求派遣“更高级别的代表”。

为了让习近平面子上过得去,北京当局在周末特意召见首脑不出席17+1的国家驻中国大使,表示总统或总理本人不能亲自出席,中方希望用事先录制好的录像替代。一位外交官说,“中方向我们施加了巨大压力”,不过,他们还是挺住了。

欧洲媒体观察,对于习近平来说,这是一次严峻的外交挫折,显示中共在东欧的分而治之策略正陷入困境,将打击中共拉拢中东欧的努力。习近平拥有一流的“分而治之”王牌,欧盟曾担心欧洲会被中共分化,但是,疫情大流行中共的宣传严重破坏国家形象,中东欧国家也开始对17+1机制转为观望,并对中共没有兑现投资承诺感到失望,这次峰会太过政治、缺乏经贸内容也使得多位中东欧领导人婉拒出席。

这些国家急需外来资金,曾欢迎中共的一带一路,但很快发现中共另有所图,而且其外汇正在减少,无力支撑一带一路的大撒钱行为,中东欧国家越来越不相信北京确实在提供他们最初想象的经济待遇。

公安部挨批孟建柱亲信前上海公安局长被双开

中共上海市前副市长、市公安局前党委书记、局长龚道安。

在中共中纪委巡视组点名批评公安部肃清余毒不到位后,中共上海市前副市长、市公安局前党委书记、局长龚道安10日被双开。龚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亲信。近来,中共公安系统接连遭清洗,矛头直指孟建柱。

2月8日,中共巡视工作领导小组集中发布了十九届中央第六轮巡视反馈情况。中共中纪委巡视组点名批评,公安部肃清余毒不到位,并点名周永康孟宏伟、孙力军。

评论员魏晋分析说,所谓清除“余毒”,实际上不止针对周永康这类“死老虎”的“余毒”,还有半死的孟建柱这类“大老虎”之毒。

不过,中央巡视组这次点名反馈中,孙力军之后出事的重庆公安局长邓恢林,上海公安局长龚道安,并没有提及。

2月10日,中央纪委国监委网站发布通告称,龚道安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现年56岁的龚道安,是湖南澧县人,落马前担任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上海公安学院院长。而在上海任职前,龚道安先后在湖北省公安县担任刑警,后升任湖北省咸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2010年11月任公安部十二局副局长,2012年10月任十二局局长。

龚道安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旧部。孟建柱2007年至2012年任中共公安部部长期间,龚道安2010年11月起先后任公安部十二局副局长、局长。

公安部十二局又称行动技术局原称技术侦查局,其职能为专门为其他警种提供技术支援,包括追踪、监听、定位等。

港媒此前中共公安部十二局是公安部最有实权的部门之一,曾是中纪委经常动用的监听力量,和国安部等其它中共情报部门一样,十二局也直接卷入党争。

过去近一年来,中共公安系统接连遭清洗,矛头直指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孟的旧部多有落马,包括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原重庆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等。

腾讯高层被捕!被控分享微信个资给孙力军

《华尔街日报》报导,知情人士透露,腾讯高层张峰(Zhang Feng),自去年初以来就一直受到中共官方反贪污调查,原因是张峰将微信数据转交给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江系孙力军正在北京接受调查,原因是违反中共规章。

报导提到,腾讯主席马化腾并未接受调查,也可以自由离开中国,去年马化腾曾到新加坡旅游。根据张家口市商务局于2018年的新闻公告显示,张峰为腾讯集团副总裁。

中共对特斯拉态度突变,风暴来临?

美国特斯拉前几年在美中贸易关系开始恶化时,毅然在上海大举投资。日前,特斯拉在华企业近期遭多部门约谈,要求其遵守中国法规,而中国民间亦开始质疑,特斯拉的产品会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在中国北京和上海的企业,近期被中国市场监管总局、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以及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就消费者反映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OTA)等问题约谈。当局要求特斯拉严格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加强内部管理,落实企业质量安全主体责任,有效维护社会公共安全,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有学者认为,中共试图压制特斯拉汽车在中国发展速度。

中国金融学者司令10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作为新能源汽车行业,其技术都处于上升过程:“所以特斯拉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电池起火,发生的一些事故,首先都是个案,比例比较少,在大概率中非常难以避免,即使传统汽车都有可能出现小问题。但特斯拉觉得自己很冤枉,中国的政府和民众只拿他出问题说事,对其它新能源汽车出问题视若无睹。”

司令说:“中国政府可能想借这个机会,进一步压缩外企新能源汽车在中国的发展空间,她试图把市场份额,更多的让利给本国企业,尤其是国企或混合所有制企业。”

中国选车网总裁管学军,近期在一个论坛上,直指特斯拉汽车可成为获取中国情报的工具。

汽车用户李先生认为,这种耸人听闻的推理难以服人。他说,特斯拉在中国受到排挤,有一个重要原因:“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跟特斯拉最近言论比较崇尚言论自由,为争取言论自由发声,包括他还要搞一个网站,还要搞一个操作系统。至于特斯拉是不是要用汽车作间谍行为,我觉得这个事情只有某个国家才会做,其他国家不屑于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蚂蚁“不平等”条款曝光,千亿外国资金被绑死

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下称蚂蚁),在香港上市前一刻遭中共政府刹停,轰动全球金融业。《华尔街日报》取得外国投资者在2018年与蚂蚁达成的投资协议条款显示,蚂蚁没有提供上市时间表,外国投资者不享有董事局席位和投票权,一旦上市不成功,亦没有回报保证。分析指,外国投资者多达140亿美元,约1,085亿港元资金被蚂蚁绑死,目前离场无路,只能耐心等待。

报道指,蚂蚁与全球投资者在2018年6月达成协议,筹得140亿美元资金,成为当时全球市值最高的初创企业。其中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投资了7.8亿元、马来西亚国库控股投资了6.5亿元、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投资局投资6亿元。美国银湖资本、华平投资、凯雷集团、普信集团的投资金额也分别达五亿元或以上。

该报引述知情人士指,蚂蚁集资金额当中,超过100亿元由其离岸空壳公司所筹得。蚂蚁为了确保在中国获得经营许可,必须在中国注册,但这做法会限制公司直接向外国投资者集资的能力,因此透过成立离岸空壳公司的安排,进行集资。

消息指,当时蚂蚁与海外投资者签订的投资协议,没有提供上市时间表,不会提供董事局席位和投票权;一旦上市计划不成功,亦没有提供回报保证,并限制投资者撤资,对海外投资者非常不利。

《华尔街日报》分析指,一般初创企业集资时,会给予投资者“退股权”(exit rights),承诺在某个年期内上市,否则须赎回其股份并支付承诺的回报。另外,该投资协议也没有反稀释条款(anti-dilution provisions),意味蚂蚁日后巿值一旦下跌,投资者将要蒙受损失。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唐宁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2/1556328.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