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恶俗维基案」翻版 「辱包拜年祭」两大陆网友新春失联 B站配合国家级维稳

网络新生代举办2021「辱包拜年祭」,戏谑嘲讽习近​​平及中共政权。「辱包拜年祭」视频截图

大陆疑再爆「恶俗维基案」翻版,一群网络新生代拟趁农曆年透过YouTube等平台,直播「辱包拜年祭」戏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参与群体在大陆的两名工作人员与外界失联。活动的海外参与者相信当局出动国家级资源跨省维稳。另外,有份参加活动的YouTube频道被中国视频网站bilibili(即B站)举报「侵权」,几乎封号,Telegram群组遭疑似中共网警盗取帐号和「屠群」。有频道创办人斥B站奉旨出征,责YouTube向北京跪低。有认为当局的低劣打压只会激起反弹。

一批中国网民原拟在中国农历新年(即春节)期间合办「辱包拜年祭」直播活动,并在以恶搞中共高层领导人为主题的网上社交平台和频道如「新蛤社」、「牆国蛙蛤蛤」、「乳膜新联社」、「乳透社」上播出。但这些群组近日遭「屠群」(利用社交媒体规则赶走受众)或「爆破」(如遭举报侵权,致帐号被停,所谓「炸掉帐号」),更有参与者与外界失去联络。

网络新生代举办2021「辱包拜年祭」,戏谑嘲讽习近​​平及中共政权。(「辱包拜年祭」视频截图)

此次联合「拜年祭」活动的主办方之一「乳膜新联社」,其身在大陆的社长和另一位管理员于周二(9日)起与外界失联。

其中失联社长的Telegram帐号在当日午间,突然对「拜年祭」另一合作伙伴——「墙国蛙蛤蛤」的Telegram群组小群「屠群」,将580多人踢出群组。另一名管理员「W」则在「墙国蛙蛤蛤」的Telegram群踢走大量参与者,在踢出300多人时被发现。

「墙国蛙蛤蛤」负责人向本台表示,怀疑两位失去联络人士的帐号,已遭中共网警控制。其后他们将干扰者移出群组,才避免「大群」再遭覆灭。这名负责人认为,此番异常动作应是中共当局意在阻止「辱包拜年祭」直播活动。

「墙国蛙蛤蛤」负责人说:「乳膜新联社」的社长和大群管理员「W」应该是现实中没有交集的人,但这两个人的Telegram帐号都被不明人士,以「线上盗取帐号」或「没收手机」操控,继而「屠群」。中共很有可能是调动了国家级而非县市级的维稳资源,才能调查和处理身处不同地方的两人。

「墙国蛙蛤蛤」又向本台表示,周三(10日)晚间,「乳透社」旗下「小反旗」和「小池塘」两频道均收到版权警示,随后该两个频道早前上传的视频遭YouTube移除。

事件曝光后,一些网友怀疑YouTube亦被中共渗透。

「乳透社」旗下「小反旗」「小池塘」频道遭中国知名视频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的实体运营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投诉版权侵权。当事人批b站奉旨恶意举报,意在阻止这两家频道举办的「辱包拜年祭」直播。(网友提供)

他向本台提供的「版权警示」截图显示,两间频道是遭中国知名视频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下称B站)的实体运营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投诉侵权。根据YouTube规则,如果收到3个版权警示,频道会被终止。

「墙国蛙蛤蛤」负责人认为B站有「奉旨出征」之嫌。

「墙国蛙蛤蛤」创办人也指出,中共一方面闭关锁国及封杀海外社交媒体,一方面派出中共「外交天团」和喉舌进驻这些平台,并广派「水军」利用社交媒体的举报机制,从而对那些批评中共的声音封杀使用权、删除帐号等。他认为,民主国家应该思考如何应对中共的无耻招数。

有网络分析人士则认为,事件反映YouTube向中共屈服及机制存在漏洞。

在美留学生金国(音译)向本台相信,此次事件是中共当局统一的打压行动,B站则充当帮凶。金国认为,凭常识可判断,中国国内大规模运营的B站,根本不可能原创讽刺习近平和中共独裁专政的视频,而YouTube以规则为由封杀反共频道早有先例,怀疑Youtube向北京跪低。他说,近年一批具独立思考能力的网络新生代,开始在牆外的社交媒体发起「辱包文化」,透过动漫、公开视频等二次创作等黑色幽默方式,「吊打」(打得对手难以招架)和解构中共宣传中习近平的「伟光正」(伟大、光明、正确)的形像,做法在年轻一代中迅速传播。

金国说:制作人是没有在「哔哩哔哩」发布过同样的内容的,而且也不可能涉及到在「哔哩哔哩」上的版权。「哔哩哔哩」举报,当上面叫它做这件事的时候,它就接受这个任务,「不能让圣上的形像被抹黑」,它就做了一个「狗腿子」的工作。油管(YouTube)也不再是我们想像那样的真正自由的平台了,它可能已受到红色的浸染,开始跟红色妥协。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香港「高登音乐台」也是大量视频被删除。

金国慨叹,早年民间尚有传播嘲讽江泽民「膜蛤文化」的空间,但在习近平时代,严厉打压所有异议声音。

金国说:其实在10多年前恶搞江泽民、胡锦涛的政治幽默都有,但到习近平这里就不行了,习近平塑造一种威权形像,塑造唯一的中国「救世主」、世界「救世主」形像,而不允许任何人「抹黑」,打压世界上所有人对他评论的言论自由。

旅居美国的「Tom乾龙」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很多戏谑习近平的视像和表情包。他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其创立的社交媒体群同样有管理员遭中共网警盗取帐号。他批评中共当局以低劣手法,打压海外挑战习近平的新生代,只会激起反弹。

Tom乾龙说:我是「乳包」的乾龙。我不知道中共为什么用这种低劣的方式来骚扰我们的「乳包共荣圈」,这又是中共和习近平蔑视言论自由的体现。我们辛辛苦苦调戏习近平,建个群每天戏谑他,里面的群员,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包子」,你别太过分。你禁我们越厉害,我们「乳包就会乳的越厉害!」

「小反旗」「小池塘」频道主打讽习视频,日前遭b站恶意举报侵权,视频一度遭删,2月11日,除数个视频被删外,频道重新开放(图左)。(网友提供)

据悉,遭遇投诉和侵权风波后,「乳透社」紧急应对危机,将所有视像暂时设为私人视频,有效防止频道被YouTube停权。周四(11日)晚,「辱包拜年祭」直播得以举行。「小反旗」和「小池塘」两个频道,内容重新显示,两个频道再上传数个讽刺习近平的视频。但「小反旗」上传播最广泛、逾百万人点赞的《习包子也想挑战念诗之王》和《秦城欢迎你》等视频已遭永久删除。

本台去信YouTube版权警示中的投诉邮箱,以及向B站了解其投诉理由、依据和对事件的回应,然而至截稿为止仍未收到回覆。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3/1556625.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