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妮基·黑利为了总统抱负的无耻叛变

作者:
在2月11日与《政客》的访谈中穷凶极恶地抨击了川普总统,宣称“我们不该随从他”,公开与川普总统决裂之后,黑利不但被千千万万保守派选民痛骂,就连左派媒体也把她骂得狗血淋头。昨天(2月17日)妮基·黑利居然厚颜无耻地要求去海湖庄园面见川普,为自己挽回影响。想什么呢?对这种无耻政客,谁还会再多看一眼呢?

“我觉得他不会出现在(总统竞选的)画面中。我不认为他能。他已经堕落到如此地步了。” 妮基·黑利(Nikki Haley)—— 前南卡罗来纳州州长、前驻联合国大使、现在的总统候选人 —— 如此发言,再次暴露了她自私自利的本色。在诋毁唐纳德·川普的过程中,这位建制派共和党人最终向川普75-80万的忠实支持者显示了她有多大的机会主义动机。另外,她与普通民众是多么的脱节。

黑利对川普总统的背叛采取了强硬的谴责形式:“我们需要承认,他让我们失望了。他走了一条不该走的路,我们不应该跟着他走,也不应该再听他的话。 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谩骂的时机再合适不过了:为了达到最大的政治效果,她在川普的法律团队提出辩护之前发布了这一消息。

与民主党人和心怀不满的人同仇敌忾。

共和党人,她认为川普要对1月6日的国会骚乱负责,她虚伪地告诉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成员:总统 “将受到历史的严厉审判”。她是相信自己的话,还是这是在演政治戏?她肯定知道川普的几段录音,叮嘱追随者 “和平地、爱国地发出你们的声音”。她也会知道其他事件,这些事件为川普开脱了煽动所谓 “叛乱 ”的错误指控。许多出版物报道称,国会大厦袭击的策划在网上公开发生了数周。已知的“安提法”成员穿着MAGA服装在骚乱中发挥了作用,至少有一名著名的“黑人生命宝贵”活动分子也参与了骚乱。尽管她知道这一点,但为了政治利益,她还是选择了指责总统。

黑利无偿地表示,她对川普自大选以来的行为 “深感不安”,并补充说:“与我共事的人不是我自大选以来所观察到的人。” 她不相信选举舞弊的证据,但却做出了这种阴险的声明:“我明白,真正的,他的核心, 他认为他是错误的。”

这不是这位前大使第一次利用她的政治讲坛来污蔑总统。 2017年,她曾引用一段被恶意歪曲的情节,宣称川普 “在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的言论是错误的”。同样是经常重复,川普明确观察到罗伯特·李公园命名抗议活动 “双方都有非常优秀的人”,并明确表示:“我不是在说新纳粹分子和白人民族主义者,因为他们应该受到彻底的谴责。”

黑利的政治机会主义最近有很多例子。在2020年6月涉及纳斯卡黑人车手布巴·华莱士(Bubba Wallace)的骗局时,她在推特上写道:“今天我们都应该和@布巴·华莱士站在一起,反对那些偷偷在他的车库档口放绞索的懦夫。” FBI的调查确定,相关物品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车库门拉手。

这一切都与黑利试图通过对党内对待少数族裔的态度提出异议,并强调邦联旗等符号所带来的 “伤害”,使自己与其他共和党参选人区别开来,成为少数族裔权利的拥护者,而此前她一直是邦联旗的支持者。 2015年,她虚假地批评该党对待少数族裔的态度:“我们党的问题是,我们的态度常常显得冷漠,不欢迎少数族裔。这是可耻的,必须改变。”

作为她打造和完善自己的新派形象的政治阴谋的一部分,当波音公司宣布正在寻求联邦支持以度过冠状病毒危机时,黑利辞去了在该公司董事会的短暂任期。虽然这种观点与她作为南卡罗来纳州州长的行为直接相悖,但她确定反对政府救助私营企业将是对其潜在基础更有利的立场。

2014年,在她担任州长的第二个任期内,黑利曾批准为南卡罗来纳州的几家公司提供慷慨的州支持奖励,这些公司又为她的竞选活动提供了捐助。她的民主党对手文森特·谢恩(Vincent Sheheen)曾指控 “纳税人被骗了,却没人知道”。由于她的激励政策在创造就业和税收方面给出了惨淡的结果,谢恩曾说:“如果私营企业获得激励政策,我们应该以严格的标准来要求他们兑现。”

黑利在2020年佐治亚州参议员选举中支持相对陌生的凯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而不是共和党众议员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也有机会主义游戏的味道。黑利在谈到洛夫勒时表示:“总统的风格不是凯莉的风格”,这表明了与川普的距离。即便如此,为了从支持洛夫勒参选的总统的衣带效应中获得吸引力,她强调洛夫勒同意川普在就业和工资方面的成果。

据猜测,黑利对洛夫勒的支持可能是出于未来潜在的政治利益。洛夫勒的丈夫杰弗里·斯普雷彻(Jeffrey Sprecher)是一名GOP内部人士,也是一家拥有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公司的CEO。他是一位关系良好的巨额捐赠者,他和妻子在2012年向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了150万美元。他很可能成为竞选总统的有用资金来源。

本月初,黑利聘请了经验丰富的政治活动家贝茜·安克尼(Betsy Ankney),并发起了一个名为 “为美国站台 ”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PAC)。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本质上是一种工具,旨在宣布参选前积累资金。他们允许无限制的捐赠者捐款,在候选人宣布有意竞选之前,不必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报告。“为美国站台 ”的既定目标是赢回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

在2016年共和党初选前夕,黑利支持 “大赦 ”候选人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他是2013年 “八人帮 ”移民法案的作者,该法案扩大了难民安置和绿卡及H1-B客工签证的发放范围。而对非法移民,她曾补充说:“没有一个愿意努力工作,遵守我们的法律,热爱我们的传统的人,会在这个国家感到不受欢迎。”她还对唐纳德·川普进行了抨击,她说:“在焦虑的时期,跟随最愤怒的声音的警笛声可能很有诱惑力。我们必须抵制这种诱惑。” 但在2016年大选前两周,也许是为了保持政治相关性,她改变了策略。她承认这不是一个 “容易 ”的决定,她说她会投票给川普,即使她发现他的竞选活动 “令人尴尬 ”和 “反胃”。

作为州长 —— 阿拉斯加前州长萨拉·佩林(Sarah Palin)在一次集会支持她而将她从最后一名推向领先之后,才使这个无人知晓的人取得的职位 —— 黑利曾支持前总统奥巴马的计划,将叙利亚、伊拉克和中美洲的难民带到南卡罗来纳州。出乎不知情的社区的意料,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埋单,大量难民出现在该州。在欧洲发生一连串恐怖袭击事件后,居民对潜在的极端主义活动感到担忧,他们提起诉讼,要求州长终止与联邦安置计划的合作,这是可以理解的。此外,诉讼律师还指出,在没有证明中美洲未成年人在原籍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向他们发放绿卡的情况异常增加。

显然,黑利在权宜之计时转变了自己的观点。她在政治聚光灯下为川普工作多年,并参与了他的竞选活动,她在选举后关于川普的言论经过精心策划,显示出她是一个终极的机会主义者,为了获得政治优势和提升自己的事业,她会不择手段。

虽然环境和机会确实会发生变化,尤其是在华盛顿,但目前看来,与其说川普像黑利宣称的那样 “在共和党里没有前途”,不如说事实上可能是黑利会发现自己被排挤了。

《北美保守评论》:大家一定还记得,去年8月底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妮基·黑利热情呼吁选民支持川普总统连任,然而本刊却对此只字未提。倒不是本刊有什么先见之明,很简单,就是完全忽略了,而且根本不是故意忽略的。似乎冥冥之中本刊编辑人员都认为她的呼吁太廉价、太不可靠。

今天的事实已经证明:她这样的共和党建制派对共和党的根本价值观是没有任何忠诚可言的。在大选之前川普总统人气高涨、气势如虹的时候,为了她自己的地位,她可以委屈自己,放下对川普的一肚子不满,出来公开支持川普,以此争取保守派选民对她本人的支持;而当川普被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深层政府算计,以非法的欺诈手段窃取了大选之后,她瞬时间就翻了脸。

在2月11日与《政客》的访谈中穷凶极恶地抨击了川普总统,宣称“我们不该随从他”,公开与川普总统决裂之后,黑利不但被千千万万保守派选民痛骂,就连左派媒体也把她骂得狗血淋头。昨天(2月17日)妮基·黑利居然厚颜无耻地要求去海湖庄园面见川普,为自己挽回影响。想什么呢?对这种无耻政客,谁还会再多看一眼呢?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北美保守评论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0/1559323.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