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数学、纸牌、古典音乐未来种族主义变乱

—数学、纸牌、古典音乐

作者:

继美国俄勒冈州发出数学教育指引,呼吁消除数学种族主义,荷兰那边也严正指出:一副扑克牌里国王K、皇后Q、王子J,三张Poker Face,全部是白人男女,种族主义罪名成立,应予改革。

但黄种之中国人,由德龄公主留学西方归来教会慈禧太后打扑克开始,都习惯了KQJ这三张白人男女的面孔。若听命于左胶,此三公仔换成了非洲酋长、酋长的老婆、酋长的儿子三张黑脸孔;或朱元璋、马皇后、明惠帝(即相传后来在南京大火中失踪逃去海外遂有郑和带船队下西洋那位)以取代,以彰显中国强大之后带领的人类赌博命运共同体,中国赌徒心理恐怕难适应。一个分神输了钱,那几张有色公仔狠狠往地上一摔,一声丢那妈,纷纷就有得赖。

除了数学和扑克牌,白左也控诉:古典音乐也是白人优越主义的重灾区。巴哈、莫扎特、贝多芬、柴可夫斯基全部是白人,费城波士顿还是伦敦交响乐团之指挥和乐师亦白人主导,偶有配额分给三数亚洲面孔,乐器乐曲俱白人霸权天下。

古典音乐的观众陶醉而流泪,当然也是种族主义者。不信?当我们香港刚逝世的乐评家黄牧,Albert Wong,在伦敦阿尔拔会堂听巴哈的高登堡变奏曲听到第十变奏完毕,突然指挥宣布:大爱包容,现在邀请三位非洲纳米比亚的舞蹈家上台加插一段非洲鼓,黄牧大师的香港粉丝和挚友包括鄙人都坚信:他老人家必率先在观众席咆哮破口大骂吵翻天。

不过中国的郎朗高瞻远瞩,多年前已经在西方古典音乐的会堂,邀请他老爸着中山装上台加演一段二胡钢琴的协奏。台下白人观众即使心中暗自诅咒,在郎朗父子谢幕半鞠躬时目露吴京般的凶光威严之下,俱加大鼓掌力度,怕掌声略稀疏一点,都沦为种族主义者。

在这方面,我们郎朗交了一张吐气扬眉的满分卷。近年英国乐评对这位小英雄开始转为负面,是否与那次他老爸拎二胡上台之冒犯有关,则不可考。

至于刘诗昆老师专长的“黄河协奏曲”,用西方乐器包括钢琴锣鼓演奏中华民族史诗,黄白联手,种族歧视地,竟也无非洲兄弟的一份。将来怎样加插一段一带一路的非洲森林敲击乐,大爱多元的让黄河冲向印度洋流往世界,而且令炎黄子孙听了,无缝交接地一直泪流满面并能忍住不全场爆笑,就要我国音乐人后浪推前浪的努力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1/1559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