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新增“人脸辨识”登机闸口 香港机管局修条款:乘客资料可送第三方供应商

机管局拒绝向记者透露供应商身份。

香港机场管理局原来在1月新增“人脸辨识”登机闸口,代替以往上机前由航空公司职员为乘客检查机票及护照。然而局方在推新措施前一日,修改相关隐私条款,令可识别乘客身份的资料可送到第三方供应商。局方更拒绝向记者透露供应商身份。

继2018年机场增加自助保安闸口后,香港机场在1月5日再新增自助登机闸口,闸口以人脸辨识技术验证乘客身份。

机管局更改隐私声明容许资料交第三方

不过闸口相关的隐私政策声明在1月4日作出更新,记者以“互联网档案馆”找出2019年6月28日的旧版本,对比下发现乘客隐私度被降低。与更新的版本作比对,旧版条文列明,除非得到乘客先前同意,否则不会向第三方提供个人资料。即使向第三方转移资料,亦属匿名资料,第三方无法辨识乘客身份。

然而,新版本就写到获机管局委聘的第三方服务供应商,可获机管局提供个人资料。“乘客同意条款”以及“只提供匿名资料”的条文均被删去。

另外旧版条文标明,使用个人资料目的,只包括核实乘客进入机场禁区权利及作统计及分析用途。新版本就新增用途,包括“保障航空及机场保安”,惟未详解“保安”意思。

有别过往机管局拒透供应商身份

而记者追问机管局新闸口供应商身份,机管局拒绝透露。相比起机场旧有,于禁区入口设立的自助保安闸口时,新旧闸口皆采用生物特征及无接触式技术,局方曾经向立法会公布旧闸口相关供应商为日本电气香港有限公司。

首批自助登机闸口设于一号客运大楼10号至36号登机闸口,而其他登机闸口亦会分阶段装设。自助登机闸口为机场90亿元翻新工程之一。

首批自助登机闸口设于一号客运大楼10号至36号登机闸口,而其他登机闸口亦会分阶段装设。(机管局图片)

黄浩华批突然删除匿名化令人生疑

资讯科技界选委黄浩华对本台指,当局删除“匿名资料”条文,令人生疑。他说银行或网络公司都会收集未有匿名化的个人资料,只限内部沟通或客户联络,但他质疑自动闸口的供应商,按道理无须与乘客再有联络。

黄浩华说:其实这是很可怕。因为匿名化才是保障个人资料安全,你看他的目的,之前与之后都有做编制统计数据,或优化业务、改善营运,这是理解。但之前的版本强调会做匿名化处理,再做统计资料分析,但现在没有了这个。会否对个人资料的保安度降低?这是有可能。

黄浩华认为虽然当局称资料会于航班离港7天后删除,但质疑如何确保第三方均有删除,因此认为应保持匿名化。他又认为乘客在机场被人脸识别,技术上可以追踪之后的行踪,难免令人感到害怕。

机管局表示,机管局采取严格措施确保数据安全,资料会经加密处理,储存位于机场的服务器。(机管局图片)

尹兆坚:增加监控及钳制

民主党前立会议员尹兆坚亦批评,不理解为何现时登机又要再进行人脸识别,认为当局多此一举,增加监控及钳制。

尹兆坚说:有少少瓜田李下、“鬼鬼祟祟偷蕃薯”,不愿意说谁是????办者,与他出境时????办商的资料可以公开的处理方法明显不同,给人一种瓜田李下,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甚至有关登机前这个人脸辨识会否是另一种监控手段多于其他目的呢。

机管局:可识别身份资料离港7日后删

机管局表示,机管局采取严格措施确保数据安全,资料会经加密处理,储存位于机场的服务器,而非云端服务器或外部服务供应商的系统。所有可识别身份的资料,将在旅客乘搭航班离港七天后,从系统中自动删除,而第三方服务供应商亦必须遵循相同政策。机场管理局透过既有程序公开招标及委聘承办商。

另外,旅客亦可自由选用传统人工通道,并由航空公司职员人手核对旅行证件及登机证后登机。

记者亦翻查资料,发现国泰航空早于去年5月与机管局联合进行大规模试行,有二百名国泰同事参与。记者向国泰查询更多有关详情,惟至截稿前仍未获回复。

记者亦翻查资料,发现国泰航空早于去年5月与机管局联合进行大规模试行,有二百名国泰同事参与。(机管局图片)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4/1560768.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