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陈思敏:人大代表曝光全国交通罚款3000亿的背后

作者:
2020年全国交通罚款总额3000亿元左右,这是一笔可观的钱。但据称,3000亿这个数字还是保守了,一个摄像头一年可以罚款几百万上千万元,换算盈利远超过许多A股上市公司,交通罚款真实数字公开会让人“惊掉下巴”。

地方政府创收特别依赖“罚款财政”,而其最常出现在交通罚款。图为,北京一高速公路一景。(STR/AFP/Getty Images)正体简体

日前媒体报导,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提出,据统计,2020年全国交通罚款总额人民币3000亿元左右。若按中国现有汽车保有量2.75亿辆来算,平均每辆车的罚款高达1090元。如此高额的交通罚款,或和“电子警察”的滥用有关。

众所知,中共地方政府长期存在“罚款财政”(“罚款经济”),尤其每当陷入财务困难,地方政府创收就特别依赖“罚款财政”,而其最常出现在交通罚款。

其实,所谓“电子警察”(智能交通违章监摄管理系统的俗称,又称“电子眼”)交通罚款泛滥成公害的问题,由来已久。

2013年8月23日新京报一篇调查报导指出,早在2002年,正当道路交通进入到电子化管理初级阶段时,有些城市、道路将交通“电子眼”外包给企业建设经营。近年来,在全国范围,作为地方交通执法依据的“电子眼”官商合营的现象普遍。甚至罚款收入可分帐,以成都为例,企业与交管四六分账。

2006年12月4日新华每日电讯报导,电子眼的罚款虽然都上交地方财政,但地方财政会将罚款按比例返还给交管部门,“罚款返还”激励“电子眼”大跃进。“多罚多返”的“电子眼”,一直是地方政府与公安交警二者互为创收的工具。

2013年1月24日南方都市报报导,广东地方两会,省人大代表郭伟光表示,目前交通罚款实行地方财政统收、再按比例返还的方式,有些地方返还比例达60%或更高。

2018年,习李第二任期力推“减税降费”。在“罚款财政”“罚款经济”方面,中央难压地头蛇。

2020年10月16报导,国务院督查组在地方检查发现,地方大抓货车违规,是追求“局部利益和考核指标”。中央出面制止地方违法罚款。受疫情影响,许多地方经济困难,财政难以正常维系,“罚款经济”兴起。交通部门有罚款指标,执法比以往严,罚款比以往重,为完成指标,执法部门不惜违法也要创收。

2020年全国交通罚款总额3000亿元左右,这是一笔可观的钱。但据称,3000亿这个数字还是保守了,一个摄像头一年可以罚款几百万上千万元,换算盈利远超过许多A股上市公司,交通罚款真实数字公开会让人“惊掉下巴”。

2020年是疫情年,受减班减薪影响的民众势必得节衣缩食,全国交通罚款总额3000亿元左右,相当于平均一个人一年交200多元给公安交警部门。

微博上网言众议:车被盗了,报警好几年了现在还没找到。交通电子眼罚款摄像头从来都也不会坏。人民买着最贵的车、加着最贵的油、交着最贵的高速路费、被罚最多的交通罚款,政府还以道路安全、交通文明建设为名,随时增加上百套摄像头。山东“拉面哥”一碗面只卖3元人民币并且15年坚持不涨价,全国地方政府从交通罚款分成获利不手软。

事实上,“罚款财政”、“罚款经济”,除了交通领域罚款之外,其它领也有很多例子。例如2020年10月报导网曝一段录音显示,只不过是湖南一名派出所所长,竟以撤案为条件、向企业索要千万“罚金”。中共政府的“罚款财政”、“罚款经济”胡作非为可见一斑。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11/1567064.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