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李正宽:前中央610副主任落马 通报藏诡秘

作者:
前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的落马,无论其表面原因是所谓的“贪腐”、“违纪”,还是中共派系斗争中的“炮灰”,从本质上讲,只不过是众多恶报案例中的新增一例。而中共对彭波履历的全网删除和刻意隐藏,更加凸显出中共的作恶心虚、欲盖弥彰。

前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被调查,成为十八大之后第五个被拿下的中央610头目。(大纪元合成图)

2021年3月13日,中纪委发消息称,前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调查。彭波是今年中共“两会”过后落马的首虎,也是中共十八大以来,继周永康、李东生、张越孙力军之后,第五个被拿下的中央一级的610头目。

蹊跷的是,在中纪委3月13日的通报中,关于该案的介绍仅寥寥几行字,甚至连“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的简历都未附带,这在中共官方的通报中较为罕见。大陆各大网站转载中纪委的报道后,网友们跟帖“敏感部门,字越少事越大”、“大快人心”、“严惩!”……

网络资料显示,今年64岁的彭波出生于湖南,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一直2006年春,他一直在中共多个喉舌媒体任职。从2006年5月起一直到2018年9月,彭波先后在中共外宣办、网信办、中央政法委等多个部门担任领导工作,曾积极推动网络封号、删帖、消音等。至于彭波从何时起开始担任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外界不得而知。

目前,彭波的个人履历和相关照片已遭到大陆官网迅速删除。中共到底在掩盖什么呢?

彭波“出事”前,为何中共从不敢公开他610头目的身份?

这还得从610的成立说起。据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了所谓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后来改名为“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因成立于6月10日,故简称“中央610领导小组”,下设“610办公室”。

“610”极似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亦或是当年中共的文革小组,是一个从中央到地方的特权体系,可以调动所有党政资源用以迫害法轮功。正因其凌驾于法律之上,所以朱镕基温家宝李克强连续三任中共国务院总理,都从未在中央610办公室的正副专职头目的任免令上签过字。

“610”最高一层是“610”领导小组,第一任组长是时任政治局常委李岚清,随后的几任组长都是由中共政法委书记兼任,包括罗干、周永康和孟建柱。第二层就是“610办公室”,头目由公安部副部长兼任,如刘京、李东生、刘金国傅政华等。

自成立以来的20多年间,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大多由“610”直接部署、实施、推动和监督,导致至少有4600多位有据可查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多项证据表明,“610”系统还深度参与了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虐杀了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

2011年,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报告认定,“610”办公室是听令中共中央的“法外机构”,协调各机关抹黑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监视、收集情报、“再教育”(洗脑)、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虐杀……

迫于国际上的谴责声浪,中共于2018年3月21日在两会上公布了对“610”的改革方案:“将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职责划归中央政法委员会、公安部”,并通过党媒对外宣传“610办公室被裁撤”。中共的这一举措直接暴露了“610”的非法性质,就是此前并没有归政法委或公安部负责,是一个法外的特权机构;此外,中共自知“610”的非法性质,将“降级”刻意说成“裁撤”,向外界释放“整治610”的信号,凸显出中共的作恶心虚。

2018年以后,中共将降级后的“610”办公室转入地下偷偷运作。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彭波在被中纪委宣布“出事”前,外界从来不知道他“610”头目的身份。

除了中央“610”之外,地方的“610办公室”也大都不敢挂牌。比如,据明慧网报道,南昌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刘志斌的办公室就藏在地下室,不但连牌子不敢挂,网站上也根本找不到刘志斌这个人,公安局也找不到这个人,中共只是给了刘志斌这个“610”副主任的头衔,利诱并唆使刘志斌去迫害法轮功。

除了“610办公室”的非法性之外,还有一个中共讳莫如深的“禁区”,就是“610办公室”的高危、高风险性。

“610主任”的家属:“我们缺了什么德啊,出了这样的惨事!”

2014年3月,内蒙古赤峰市“610”办公室主任杨春悦,在经历过癌细胞万箭穿心般的折磨之后,最终撒手人寰。而早在2005年,杨春悦的28岁的儿子杨志慧开车钻入一辆大货车地下,头盖骨被掀开,当场暴毙,而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另外一个人却安然无涯。杨春悦的妻子难以接受这惨烈的事实,悲伤的哭了一个多月,充满疑惑的问道:“我们缺了什么德啊,出了这样的惨事!”

杨春悦妻子的疑问,可以在明慧网储存的资料中找到答案:1999年以来,杨春悦为了升官发财,紧跟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在赤峰地区迫害死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制造出了几百起冤案,导致数百人次被非法判刑,千余人次被非法劳教、拘留,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破坏,丢失工作,家庭成员受株连,并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而杨春悦安排了自己的儿子杨志慧在“610”开车……

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仅从1999年至2018年,全国各地就有超过1600名“610”头目出现离奇的非正常死亡,包括车祸、绝症、猝死等,以及被查处、或患重病、或被判刑等厄运。正因如此,“610”头目的职位又被称为“死亡职位”。

仅仅在山东省,前莱阳市“610”主任于跃进突发脑溢血死亡;前栖霞市“610”成员李增光死于胰腺癌;前海阳市“610”副主任徐东升妻子患乳腺癌,儿子遇车祸丧生;前龙口市“610”副主任马衍会患直肠癌;前聊城东阿县“610”主任周广成死于癌症;前梁山县“610”头目刘传秀,在街边看下象棋时突然倒地,急救车送医院途中死亡;前枣庄市薛城“610”副主任李秀祥,因心肌梗塞死亡;前烟台市“610”办公室主任姜忠勤因“受贿犯罪”被逮捕,妻子张进华也被逮捕,在英国洗钱的儿子被网上通缉……

而全国各地爆出来的“610头目”遭恶报的案例更是触目惊心,很多在去世前都曾经扬言“不怕报应”。

前黑龙江省呼中区610主任梁兴,积极追逐中共迫害法轮功,当法轮功学员善意的劝告他不要参与迫害时,梁兴跳着高儿叫嚷:“我就狂,我就狂”,没过多久,梁兴便死于喉癌;

前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公安局副局长、“610”头目李福国,曾叫嚣不怕恶报,后来突发白血病,仅两个月就不治身亡;

前河南省洛阳市老城区“610”主任杨宏伟,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感到自己身体不适住了医院,但杨宏伟并未思悔过,出院后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在此住院后死在医院里;

前甘肃省宁县“610”办公室主任孟兆庆,乘坐宁县法院面包警车,在高速公路上钻入一拖车前底部,油箱起火,并引燃大车,大火瞬间吞噬两辆车,孟兆庆当场死亡;

前四川省乐山市分管“610”的公安局副局长杨晓江,外出时遭遇车祸,杨晓江的头颅在车祸中飞出车窗外,当场死亡;

前齐齐哈尔市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李佳明,在开车去齐齐哈尔市大福源超市的路上,突发心梗死亡;

前广州市公安局“610”办副主任王广平在办公室内神秘倒地猝死,死的当天正好是6月10日;

前吉林省舒兰市莲花乡“610”头子杨文学,在其女儿的婚礼上脑出血,抢救无效死亡;

前九江市610主任彭金生在去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路上遇车祸身亡;前辽宁营口市610主任李闻启患肝癌,吐血而死;前新疆玛纳斯县610主任王吉荣喝酒后猝死;

前湖北黄冈市“610”首任主任张石明突患心脏病死亡。继任的王克武上任的第二年就患了肝癌,于同年清明前三天死亡。后来该市了解情况的官员都不愿填这个“死亡职位”……

结语

时至今日,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仍在持续,从去年以来,由政法委“610”发起的“清零行动”,接连不断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范围内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甚至设置高额“举报奖金”、公开煽动“人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然而,俗话说的好“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前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的落马,无论其表面原因是所谓的“贪腐”、“违纪”,还是中共派系斗争中的“炮灰”,从本质上讲,只不过是众多恶报案例中的新增一例。而中共对彭波履历的全网删除和刻意隐藏,更加凸显出中共的作恶心虚、欲盖弥彰。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15/1568614.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