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拜登当局自找没趣碰一鼻子灰 美给中共画6大红线 若触犯美必军事回应

五角大楼首席战略师:中共战略政策已变 英军司令:西方须停止把战略主动权让给中俄 美国安顾问:关税不在美中高层会晤首要议程上 日媒惊爆:中国隐性债务达43万亿占GDP的50%“债雷”爆发陆续有来

拜登政府自讨没趣!拜登政府多方私下联系金正恩,但金正恩从不回复!与川普时期形成鲜明对比。

尽管拜登政府的对中共不如川普时期强硬,但西方国家对中共的认识仍是越来越透彻。美国五角大楼的首席战略师认为,中共已经放弃了“韬光养晦”的旧战略政策,正在对美国构成威胁。英国战略司令部司令认为,中共和俄罗斯暗中积蓄力量,西方国家必须停止把战略主动权让给中俄。

美国给中共设定的红线在哪里? 前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盟军最高指挥官这样说。

中共愿望落空!美国安顾问沙利文上周五表示,关税不在美中高层会晤首要议程上。

“债雷”爆发陆续有来!中国隐性债务达43万亿,占GDP的五成。

美高官:拜登多方牵线金正恩从不回复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自2月中旬以来,拜登政府多方私下联系朝鲜,希望展开外交工作,但是朝鲜至今没做出任何回应。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也没有对拜登当选表示过任何祝贺。

路透社周六(3月13日)从一位拜登政府高级官员获得信息,拜登政府暗中作出多方努力,推动与朝鲜的外交活动,“从二月中旬开始,就通过多种渠道与朝鲜政府取得联系,包括跟纽约(朝鲜联合国代表团)联系。”

这位官员说:“迄今为止,我们没有收到平壤的任何回应。”

美国前总统川普(特朗普)与金正恩进行过三次破天荒的会面,曾轰动一时。目前拜登政府正对川普的对朝政策进行全面审查,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完成。

迄今为止,拜登政府在公开场合对朝鲜一直保持谨慎态度。外界观察,在平壤坚持其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的情况下,拜登如何处理美朝关系,将引发全球关注。

下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将访问亚洲,与日本和韩国的外长及防长分别展开“2+2”对话,这是拜登政府的高层官员首次访问亚洲,预计“如何应对朝鲜的核武器”将是话题之一。

在竞选期间提到朝鲜的时候,拜登称金正恩是一个“暴徒”,并表示除非金正恩“在同意削减核能力的前提下”,才会跟他会面。而金正恩则对拜登反呛过各种恶言恶语,并称朝鲜会让拜登付出代价。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表示,金正恩政权欺软怕硬,川普对外毫不手软,打击伊朗毫不含糊,反倒是赢得了金正恩的尊重,而拜登政权则恰恰相反。

五角大楼首席战略师:中共战略政策已变

美国五角大楼的首席战略师认为,共产主义中国在放弃了“韬光养晦”的旧战略政策后,正对美国构成了生存威胁。

据《华盛顿时报》报导,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ONA)负责人詹姆斯·贝克(James H.Baker)说,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各政治派别的精英们是否了解中国(中共)作为竞争对手所带来的危险”。

贝克表示:“美国及其盟友的相对军事优势依然存在,但正在被中国(中共)增加的投资、训练和基地化系统地破坏。”

然而,他说,中国的繁荣还是要依靠全球化,这“将抑制(中共)更多的激进倾向”。

到2020年,川普(特朗普)政府已经将中共视为美国的主要对手。就在本月,中国(中共)又发动了一次大范围的计算机黑客攻击,这次是针对微软公司的邮件服务器。

这次黑客攻击是中共试图窃取数百万美国人的个人信息和其它数据。联邦调查局估计,中共已经窃取了一半美国人口的私人身份数据。

《华盛顿时报》称,作为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的首席战略师,贝克领导ONA正在为美国接下来的行动制订方案和进行评估。

2020年12月3日,时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强调“中共才是美国的最大安全威胁,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自由的最大威胁”。他说,“抵制北京重塑和统治世界的企图,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挑战”。

前北约盟军最高指挥官:美列这些“军事红线”若触及必军事回应

北约盟军最高指挥官、美军退役海军上将史塔夫里迪斯(James Stavridis)在《日经亚洲》周刊(Nikkei Asia)撰文指,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已就若干威胁国家安全的行动列为“红线”,包括中国武力进犯台湾和附近离岛,美军将以军事行动回应。

史塔伏瑞迪斯日前投书“日经亚洲”周刊(Nikkei Asia)指出,美国整体海上战略态势的基础是建立一个全球海上联盟,以对抗中共军队的高战力部队。美国的红线包括:中国或朝鲜以核生化武器攻击美国及其盟邦;中共武力进犯台湾及离岛,包括经济封锁台湾或对台湾公共基础设施与机构发动大规模网络攻击。

其他红线还包括:中共攻击防卫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钓鱼台列屿)及四周东海经济海域主权的日本军队;中国在南海采取重大敌对行动以进一步开发各岛礁并使之军事化,以部署军队对抗其他主权声索方;妨碍美国与盟邦海军执行全面自由航行作业;以及中国进攻美国缔约盟邦的主权领土与军事设施。

史塔伏瑞迪斯说,在美中战略脉络下,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坚决镇守海洋,并且能够航行至南海海域,深入中共赖以防御的岛链之内。一旦深入至此,陆战队将动用武装无人机、网上攻击能力、战力强大的特种部队“陆战队突袭兵”(Marine Raiders)、防空飞弹,甚至猎杀舰艇的武器以攻击中国海上军力,甚至攻击共军的陆上作战基地。比如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化人工岛礁。

史塔伏瑞迪斯透露,美军印太司令部(U.S. Indo-Pacific Command)的战略、作战和战术团队正拟订美军部署的新方案,相关新选项将送呈国防部,作为新任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的全面态势评估之一。美国国防部尤其希望,英国和法国等北约盟国也能参与其中。也将希望能劝使澳洲、新西兰、印度、日本、韩国、新加坡与越南参与此类军事部署行动。

英军司令:西方须停止把战略主动权让给中俄

英国一位高级军事指挥官警告称,如果英国和西方继续将“战略主动权”拱手让给中共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他们最终可能会被迫“一枪不发”地屈服。

图:英国议会大厦

英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帕特里克‧桑德斯(Patrick Sanders)将军周六(3月13日)在伦敦《泰晤士报》(The Times)上写道:“我们在伊拉克等干预行动中耗尽了力量,而其它国家则利用这个时间和空间,更具战略性地推进自己的利益。”

他说:“中国(中共)奉行‘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改变了国际秩序的环境。”

他补充说,中共和俄罗斯都在“获得军事信息时代技术方面的决定性优势”。

他说:“其后果就是一连串的战略意外、战略优势的削弱和主动性的丧失。如果不加以注意,我们就会发现自己会在已形成地既成事实面前变得不堪一击,我们就会一枪不放地投降了,这并非是不可想像的。”

但他表示,英国政府将在其对英国外交政策、国防、安全和国际发展的“综合评估”中“制定恢复主动权的战略”。

英国政府称,这个综合评估将是自冷战结束以来的、最全面的政策评估。

2020年9月,英国国防情报部门负责人吉姆‧霍肯哈尔中将(Jim Hockenhull)告诉英国媒体,中共“对世界秩序构成了最大的威胁,它试图将中国(中共)的标准和规范强加于人,利用其经济实力影响和颠覆世界秩序,并利用大规模投资来实现其武装力量的现代化。”

美国安顾问:关税不在美中高层会晤首要议程上

在上周五(3月12日)举行的白宫新闻简报会上,沙利文被问及关于对中共的贸易制裁问题。他告诉记者,他不期望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成为下周会晤的主要议题。

沙利文表示,“这是我们努力在向中国政府清楚传达,美国打算如何在战略层面推进、我们认为我们的根本利益和价值观是什么、以及我们对其活动的关切是什么。”

他透露,美国将对中共在一系列问题上的行动表达关切,包括香港、新疆、台湾问题,以及美国的亚洲盟友们周五当天提出的问题——北京“对澳大利亚的胁迫,他们对尖阁列岛周围的骚扰,他们对印度边境的侵略”。

沙利文接着指出,因此,这次会晤“将更多地停留在该范围,而不是陷入关于关税或出口管制问题的细节”。

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表示,嘴上说“关切”或“严重关切”,谁都能做到,关键是要看行动,否则就是嘴炮。

日媒惊爆:中国隐性债务达43万亿,占GDP的50%,“债雷”爆发陆续有来

东方日报援引日本媒体报道,中国的隐性债务高企,规模料达43万亿人民币,差不多等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一半,加上地方政府的集资渠道--地方政府融资工具(Local Government Financing Vehicles,LGFV)今年将有3万亿人民币债券到期,一旦地方政府出现违约,将重创市场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外媒报道,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国企永成煤电及清华紫光集团爆出违约后,投资者对中国公部门的债务问题忧心忡忡,直接动摇了中国政府对隐性债务担保的假设。根据中国诚信国际信评估计,包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的借款在内,到2019年底隐藏债务总额为43万亿元人民币,且大约60%由银行持有。

这些债务是当局为支持经济而进行长达10年的疯狂消费的结果,特别是与美国的贸易战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等时期。其中,地方债务最令人忧心,中国省市仰赖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筹资进行基础建设,不仅爆出钱荒,违约风险也持续攀升。

报道引述研究公司加韦卡尔研究(Gavekal Research)表示,单是1月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券销售就飙升76%至2,900亿元人民币,自去年12月下旬以来,中国各省政府还发行了可用于在资产负债表内和资产负债表外延期的债券,总计5,000亿元人民币。

穆迪的数据亦显示,今年中国有2,000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券到期,金额超过3万亿人民币,这还只是创纪录的10.4万亿元人民币债券的一部分。去年,中国地方政府还本付息的成本占地方政府总收入的90%,即使尚未出现任何地方政府违约的情况,但地方政府自行处理债务能力有限。分析指中国经济“虚胖”,随着财政和金融压力的增加,以及政府对借款人的纾困意愿有限,提防“债雷”爆发会陆续有来。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15/1568801.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