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陶杰:这是战争 没法平视

作者:
像法国前总统奥朗德在法国爆发接二连三的恐怖袭击之后,严正宣布:这是战争。以总统之尊说出这个名词,应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战争不可以靠献花和点蜡烛、手牵手唱爱歌来赢得,战争是一种状态。若一九四〇年,德国的飞机正在轰炸伦敦。在伦敦的温布顿若有一户德国人,在一条街的英国人中间,到了圣诞节,总不可以期待其英国邻居会像去年一样邀请他们过来一起聚餐,然后一起听贝多芬或华格纳。在那种状态,他家的窗户若没有被袭石头,应该感激邻居都是圣人。

出于人人皆知的理由,美国爆发针对亚裔人的攻击。民主党政府说,责任在于上一任总统。

意思是川普不应该公开讲话时时强调高弗十九病毒来源的国家。但是川普本来没有提,当该国的外交部发言人说病毒由美国运动员带过去,川普为保障美国人民尊严,才防御性地将此病毒正式“冠名”。

换言之,若无对方“病毒由美国运动员最初传入”之说,川普不会直白冠名。但若川普不冠名,则今日高弗十九,在强大的政治网军传播之下,加上美国在全球的仇家不少,俗称“美国病毒”或“美军病毒”者,会占据全球化网络一半群组。

出现这样的结果,拜登及美国的左翼网民或许不介意,但川普及其七千万选民一定强烈反对。

于是不幸就出现了川普带风向之称。偏偏三亿人口之中有许多没受过多少教育的,分不清楚Thailand和Taiwan,或由电影“苏丝黄的世界”认识真正的香港者,大量亚洲裔人士成了牺牲品。

这是很不幸的事情。然而这是战争。

像法国前总统奥朗德在法国爆发接二连三的恐怖袭击之后,严正宣布:这是战争。以总统之尊说出这个名词,应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战争不可以靠献花和点蜡烛、手牵手唱爱歌来赢得,战争是一种状态。若一九四〇年,德国的飞机正在轰炸伦敦。在伦敦的温布顿若有一户德国人,在一条街的英国人中间,到了圣诞节,总不可以期待其英国邻居会像去年一样邀请他们过来一起聚餐,然后一起听贝多芬或华格纳。

在那种状态,他家的窗户若没有被袭石头,应该感激邻居都是圣人。

认识的两三位美国华人,皆是女性,都诉说最近在车站无端遭黑人白人辱骂,其中一个还被吐口水。附近有警察,面朝另外的方向,状似看不见。当一个国家或城市发生暴动,例如缅甸,其他国家都会发出旅游黑色警号。若认为美国种族歧视到了威胁生命财产的地步,只有一种办法:一定是走为上计。例如,欢迎美国华人到来香港,回到大湾区。这将会是平视美国真正逆转的契机。

因为这是战争。没有道理可讲。你有你的道德,我有我的公义,文化准则不同。正如双方在阿拉斯加各说各的话,因为彼此认知不在同一个平面上。但在貌似没道理讲的乱世,逻辑常识就是最大的动力。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2/1571362.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