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面临另一个房地产泡沫

—被警告存在离婚漏洞 美国宽松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

在2020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肆虐全球之际,房地产市场被证明是一个有韧性的市场。

中国房地产市场尤其受到高房价和销售火爆的影响。中共国家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最初因中共病毒大流行而有短暂停顿之后,去年房地产销售额超过2.6万亿美元。

这一趋势受到了中共在瘟疫前,实行多年的宽松货币政策的鼓励。尽管在疫情期间,中共政府在刺激计划方面比美国更为保守,但名义上中国经济从危机中反弹得似乎还健康。

由此引发的房价飙升,越来越引发民众对大规模房地产泡沫的担忧,尤其是在上海、北京和广州等一线城市。

需要明确的是,市场过热的问题主要出现在一线或二线城市,以及靠近高质量学校和良好交通的地区。在中国的其它地方,二、三线以下城市、农村地区以及东北的某些城市,有大片房屋和公寓空置。

房地产泡沫还导致消费者和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务激增。到2020年底,中国的债务总额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50%。

在许多方面,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中共的产物。党需要一个让其公民获得财富的途径(除了有自身问题的国内股票市场)﹐而房地产市场一直是省级和地方税费收入的重要来源。

中共在控制泡沫方面一直很谨慎,中共承担不起泡沫破灭的代价,因为财富的毁灭,无论是从房地产市场还是股票市场的角度来看,都将破坏其统治的稳定性。因此,中共需要以一种可控的方式,根据需要来放松和收紧进入房地产市场的流动性,来缓慢地抬高市场。

多年来中共当局名义上一直在“收紧”房地产,尽管结果是令房市泡沫变得越来越大,却又尽量避免它破裂。

中国对房地产销售的监管比美国更为严格。法律规定了购房的方方面面——一个家庭可以购买多少套住房、在哪里购买,以及如何为购买提供资金。

去年12月,在为中国经济发展道路制定议程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监管机构对国内银行与住房、抵押贷款和房地产开发相关的贷款设置了上限。

在中国最大的房地产次级市场,当局正在严厉打击非法流入房地产的流动性。最近的限购令让人想起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2017年的一句话,即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一财全球”(Yicai Global)3月16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监管机构要求南方城市深圳的金融机构调查“商业贷款资金流入房地产的情况”。当局担心,一些个人伪造商业贷款申请,将收益注入房地产。

北京、广州和上海的地方监管机构也发布了类似的命令,以打击消费者和企业贷款收益不正当地流入房地产。在大流行期间,消费者和企业贷款的利率下调,以帮助小企业摆脱大范围封锁带来的需求冲击。

中国还担心,美国和其它国家的宽松货币政策可能放大中国国内房地产泡沫。《公共财政研究》(Public finance Research)杂志本月早些时候发表的一份政策报告称,中共前财政部长楼继伟警告称,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快速扩张可能对中国宏观经济产生负面溢出效应。

前提是,随着美国和其它外国市场因高通胀或货币贬值而失去吸引力,投资者可能会将资金投向中国,并可能涌入中国国内房地产市场。

在一项针对个人的监管行动中,某些城市(包括上海)的当局正在限制最近离婚的个人购房。

根据上海和北京的当地法律规定,每个家庭最多只能购买两套房产,这是近年来为控制这些城市的房价而实施的一项限制。当地媒体报导说,这样的限制导致许多夫妇临时提出离婚,这样他们就可以以个人身份购买两套住房,打算以后再复婚,有效地“规避新规定限制”而购买他们的住房。当局正在调查堵住这个漏洞。

“我们都看好这个地区的房价会继续上涨……离婚是达到我们(投资)目标的最有效方式。”一位名叫吴鑫的男子在(澎湃新闻国际版)“第六声”的一篇报导中说。

原文:Beijing Delicately Navigating Another Housing Bubbl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FAN YU报导/原泉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5/1572534.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