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周晓辉:中共生日靠情杀案推定 发展靠金主苏共

作者:
对于共产国际、苏共的扶植,毫无羞耻之心的中共从来都不讳言。如1922年的中共“二大”发表的宣言中就称“中国共产党为国际共产党之中国支部”;1928年中共“六大”通过的党章,又专门写下一章,规定“中共为共产国际之一部分,命名为‘中国共产党’,为共产国际支部”。

此前说过,中共推出的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一个重要目的是迎接中共七月一日——这个百周年的生日。不过,许多中国人不知道的是,中共的生日并非这一天。讲述中共成立的洗脑微纪录片第五集也承认,中共一大是在1921年7月23日召开的,这次大会正式确定成立“中国共产党”。

那么,中共为何要将生日定在7月1日呢?要知道,一个人,一个政党,一个国家通常只有一个确定的生日。看来,中共从其成立起,就开始撒谎。

据海外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考证,中共生日出错原因是毛泽东将7月1日错定为党庆日。司马璐回忆,早在他1937年10月抵达陕北之初,中共并无党庆之说。在他的印象中,苏联的国庆(11月7日)就是中共的党庆。不过待中共在陕北稍微站稳脚跟后,于1938年成立了一个研究中共党史的委员会,主任委员由王明兼任,实际负责人是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杨松。这个对中共“忠心耿耿”的杨松后来死于延安整风运动。

研究党史,首要的问题当然是要确定中共是何时成立的。早期中共党人如邓中夏和李维汉,都说是1921年6月。1939年10月,中共中央的《共产党人》创刊,毛泽东写发刊词,原文有“1921年6月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字样,后在编入《毛泽东选集》时将“6月”删去。

除了“6月说”,当时还有“7月说”,但一直没有结论。因此关于中共建党的时间,延安的一些资料在一段时期内都是这样写的:1921年7月成立,没有日期。

彼时参加中共一大的13人死的死,脱党的脱党,归附国民党的归附国民党,但作为代表的毛泽东、董必武可还活跃在中共党内啊,难不成十几年前发生的如此重大事件,两人就轻易忘记了?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大概当时与会人员根本没意识到这是什么太大的事情,也没有特意去记日期,毕竟谁也没想到日后的中共居然能成了气候呢。

随着毛在延安地位的上升,毛在1940年的一个讲话中,公开为中共建党日期拍板。毛说:“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日,明年是党的二十周岁,我们党从七月一日起庆祝一个月。”随后,延安新《中华报》发表社论,号召全党准备于1941年7月1日庆祝党的二十周年纪念。1941年6月,中共中央正式发表文件,以7月1日作为党的“诞生日”。

而最早还原中共真正生日的是参加中共一大但看透中共而选择离开的两人:陈公博和周佛海。他们提供了一条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开会期间,陈公博夫妇的隔壁房间“当晚发生了一件奸杀案,开了两枪,打死了一个女人”,杀案惊动了警方,加上法租界巡捕又到会场搜查,中共代表们便转移到嘉兴南湖上开了一天会后结束。

果然,根据1921年8月初的上海《申报》、《新闻报》上关于谋杀案的报导,案发时间为7月31日凌晨。由此可以确定法租界巡捕房密探闯入一大会议的时间为7月30日傍晚。从这一命案日期往前推8天,一大开幕日期是7月23日。从“情杀案”推出中共的建党日,还真是有点讽刺,这是否意味着中共的建立就是与暴力结合已有预兆?

后来,中共又在苏共提供的共产国际的中共档案中,发现了参会的武汉代表陈潭秋在莫斯科写的回忆以及共产国际驻赤塔特派员的报告,他们都认为一大是在7月23日召开的,在上海开了8天。司马璐1978年从其苏联朋友那里得来的原文资料,也证实中共一大是在7月23日召开的。

1980年,中共的《人民日报》首次承认了中共建党是在1921年7月23日的说法。1981年纪念中共建党60周年时,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的《中共党史大事年表》,正式将一大开幕确定为7月23日。

尽管明确了中共真正的建党时间,但毛对中共建党日的说法迄今仍在延续,每年7月1日,媒体在宣传时还会“恭祝党的生日”,现在推出的洗脑微纪录片也刻意避开这个话题。可以说,中共建党日的造假,昭示了中共从其成立那天之日起,就充满了谎言和虚假,而其无论是壮大、发展还是整个统治时期,也都充斥着形形色色的谎言。

除了在生日上造假,洗脑微纪录片虽然提到了中共早期领导人与共产国际的接触,虽然提到了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共产国际远东局书记尼克尔斯基也参加了中共一大,但中国人不明白的是,为何中共一大要有两个外国人参加,这是因为当年的共产国际可是中共的金主爸爸,没有这个金主的支持,中共是无法发展的。而中共建政后对外大量送钱,祸乱世界,焉知不是深得金主爸爸的嫡传?对于这些,洗脑微纪录片是一丝一毫不敢提及的,中共哪里敢让中国人知晓?

所谓共产国际,又名“第三国际”,是1919年列宁、季诺维也夫、托洛茨基等人在莫斯科创建的,其目标是领导各国共产党,推动世界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统治”,建立共产党的政权。显而易见,共产国际的背后是苏共。

中共得到了共产国际哪些资助呢?1923年,中共第一任总书记陈独秀曾公开承认:“党的经费,几乎完全是从共产国际领来的。”苏联的档案资料也显示,中共在1928年的“六大”后,苏俄提供给中共的经费,每年在60万元以上。

还有资料表明,共产国际为中共一大的召开也提供了一定的经费支援。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伟大的历程(1921—2001)》指出,参加一大的代表每人都收到了100元路费,而这都是从马林提供的经费中支取的。无疑,没有这些钱,中共的代表们未必会参加一大。

此外,2011年5月1日发表在《湖州晚报》上的《中共诞生初期共产国际的经费支持》一文,除了重申中共成立初期活动经费主要来源于共产国际外,还依据俄罗斯解密档案和当事人回忆,披露了经费的来源。

文章称,中共筹建初期,中共上海早期组织成员之一李汉俊和陈独秀曾拒绝共产国际提供经费的建议,其后陈独秀改变看法,因为正是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陈独秀在上海被法国巡捕房逮捕后,花费大量金钱,打通了会审公堂的各个环节,使陈独秀得以获释。获释后,“他们并且具体规定了接受共产国际补助经费的办法;此后中共接受共产国际的经济支持便成了经常性质了。”

文章还透露,在共产国际诞生初期,共产国际提供给各国共产党以及共产国际驻外工作人员的经费不是纸币,而是贵重的珠宝、钻石,有时候甚至是鸦片。不少解密档案档证明共产国际曾经将珠宝、钻石拨付给具体负责中国事务的主管部门,由这些部门安排人将珠宝、钻石或其他贵重物品卖出去之后,再将纸币经费转交给中共。

对于共产国际提供的鸦片,并无资料证明中共予以拒绝,其应该是在上海等地出售后获得高额现金后,充当了中共的活动经费,至于出售鸦片戕害中国人的后果,中共似乎并不以为然。

对于共产国际、苏共的扶植,毫无羞耻之心的中共从来都不讳言。如1922年的中共“二大”发表的宣言中就称“中国共产党为国际共产党之中国支部”;1928年中共“六大”通过的党章,又专门写下一章,规定“中共为共产国际之一部分,命名为‘中国共产党’,为共产国际支部”。

中共的坦言,明明白白承认了自己在政治上、组织上成为了国际共产专制势力的一部分,并在经济上对其依附。对于这样一个认贼作父的中共,现在的中共外交部要作何评价呢?洗脑微纪录片为何一直遮遮掩掩呢?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547.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