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针对谁?美军备战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国人拒兵役;内外交困 中国科技巨头奔此国

中共对澳洲铁矿“欲罢不能”幕后;摆脱中国供应链?传美日新动作;中国银行业利润大跌;没受制裁的陈全国公开谈新疆棉风暴,甩锅“西方势力”

近日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空军正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做准备,直指中共。不过现在中国国内频频出现拒服兵役现象,若中共当局大规模征兵,恐遇更大反抗。

中共对澳洲报复之势咄咄逼人,但澳洲有一个致命武器让中共“欲罢不能”。

甩锅“西方势力”?新疆省委书记陈全国公开谈新疆棉风暴。

摆脱中国供应链?传美日将成立半导体工作小组。内外交困下,中国科技巨头转往新加坡扩展业务。

2020年中国十八家银行去年净利下滑超30%。

美国空军正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做准备

半岛电视台据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报道说,美国空军定期进行训练演习,模拟对抗大国的空战,并在训练演习中模拟一系列复杂且相互关联的变量、威胁和挑战,其认为在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时可能会面临这些变量、威胁和挑战。

《国家利益》杂志国防事务编辑编写的报告中称,这是美国空军知名的红旗演习(Red Flag exercise),动员空军平台和作战部队对抗名为“红队”对手,这是一支先进且装备精良的队伍,拥有先进的防空系统和类似于第五代战斗机的先进敌机,训练内容包括美军在战争期间可能会遇到的其他类型的多领域战争场景。

美国空军的一份报告中谈及,上述演习中使用的战争战术旨在模仿具有先进能力的敌方超级大国,而训练的目旨在为美国空军及其盟友做好准备,以进行新一代的多领域战争。

美国空军报告中还指出,“尽管空战战术仍然是红旗演习的主要重点,但演习中也混有来自太空和网络空间的威胁,以确保参与者准备成功应对和克服对任务不利的各种障碍”。

《国家利益》杂志指出,训练演习涉及许多技术问题,例如克服地面雷达发出阻碍飞机准确打击目标能力的防空干扰信号的方法,以及征服现代电子战应用程序方法,而这些应用程序可能被设计为阻碍对空武器发射器的探测,解决GPS定位可能会误导攻击飞机的问题,在充满挑战的环境中,迫使攻击者在没有通信或GPS情况下进行操作。

根据《国家利益》杂志报告称,威慑敌人的防空是空军的一项长期和关键任务,如果加上应用程序的复杂性以及现代太空和电子设备的复杂性,这项任务将变得更加困难。

中国大陆再现拒服兵役案例,若爆发战争恐遇更大反抗?

日前,又一中国男子拒服兵役遭处罚。分析指,当下军事冲突风险日增,若爆发战争,当局大规模征兵,恐遇更大反抗。

中共党媒《人民网》安徽微信公号昨日(4月4日)援引合肥市蜀山区政府网站消息称,蜀山区政府征兵办公室2021年3月16日已作出《关于2020年拒服兵役新兵刘帅的处理决定》。

内容显示,刘帅是河北省邯郸市临漳县人,2019年考入安徽农业大学,2020年9月入伍,被分配至新疆军区某部服役。2020年9月17日刘帅到达部队后,表现出不适应,提出要离开部队。2020年11月6日,刘帅被中共军队除名。

蜀山区征兵办公室对其作出的处罚包括:罚款46866元,金融部门3年内不得给予其信贷优惠政策和利率优惠政策,不得录用其为公务员或者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工作人员、事业单位人员及国有企业工作人员,安徽农业大学2年内不得为其办理复学手续,媒体将其作为“反面典型”通报,在其个人户籍备注“拒服兵役”永久字样,2年内不得为其办理出国(境)手续,3年内不得为其办理经商办企业手续等。

近来,中国年轻人拒服兵役案例频现。

2020年12月,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官方通报,该县寺滩乡永安村张文全拒服兵役遭处罚。

陆媒《新京报》2020年4月26日报导,河北省官方通报,2019年,河北省16人拒服兵役遭到处罚。

香港军事评论员黄东曾对《苹果日报》表示,年轻人不想服兵役的原因可以有很多,但军方或报导都不会具体说明,“对军队的士气没有好处”,而报道强调如同“政治纹身”的终身惩罚,明显这些个案都不是单一事件,当局需要杀鸡儆猴。

黄东认为,现在军事冲突的危机,每日都在不断增加,随时会出现战争。在中共多年一胎化政策下,年轻人自己是否愿意上战场,以及其家庭、家族又是否愿意让年轻人去当兵都是很大的问题。如果爆发战事,当局大规模征兵时,可能会有更大的反抗。

网络文章《现在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服兵役甚至自残逃避兵役》指出,年轻人不愿意当兵的真正原因是中共军队太腐败,这样的部队不能保家卫国,建议让官二代、富二代去当兵吧。

中共对澳洲铁矿“欲罢不能”的背后

评论员陈惠敏介绍,3月中下旬,英国风险评估机构Verisk Maplecroft的最新报告指出,中共政府正增强将贸易武器化的能力,只是现实也存在关键领域被卡脖子的窘境。

当前国际铁矿业是巴西1家、澳洲2家矿企巨头三分天下的格局。据日前报导,巴西近两年有10座铁矿场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而产能大减,以及澳洲资源部长皮特(Keith Pitt)透露,作为该国铁矿石最大买家,中国2019~2020财年进口的铁矿石中,有高达62%来自澳大利亚。

分析师安德鲁 加德(Andrew Gadd)已经指出,即使中国能够将澳洲以外,把全世界所有其他地方的铁矿石通通运到中国,中国还是需要额外3亿公吨的供应量,才能满足需求。

前澳洲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也指出,中共“一带一路”涉及大量基建项目,需要大量钢铁,因此无法在短期内摆脱依赖澳洲铁矿石。

澳洲矿业钜子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去年9月向天空新闻(Sky News)表示:中国完全依赖澳洲的铁矿石和各种矿产资源;要是没有铁矿石,中国绝对会陷入经济崩溃。帕尔默甚至建议,澳洲政府应该针对澳洲销往至中国铁矿石开征出口关税,以反制中共对澳洲的经济胁迫。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707.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