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诗古文 > 正文

唐朝脸皮最厚的诗人,中状元后宿青楼写诗炫耀,句句俗气却流传千年

唐朝诗风极盛,知名的诗人车载斗量,数不胜数。但要说到科举中榜后写诗,大家通常第一时间会想到孟郊的《登科后》:“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其实,唐朝还有一首登科中榜后写的名诗,但当时很少有人愿意提起。

科举考试难度非常大,孟郊连考了很多回,终于在贞元十二年(796年)进士及第,心情激动一点可以理解。即使如此,孟郊还是被后世文人批评,认为他太放浪形骸:“年五十始得一第,而放荡无涯,哦诗夸咏,非能自持者,其不至远大......”

其实,孟郊还真有点小冤枉。其一,好不容易完成目标,是个正常人都想高呼庆祝一番;其二,比起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位全唐脸皮最厚诗人在中榜后的作为,孟郊跑跑马、看看花已经算是相当克制了。今天说的这位诗人名字叫做裴思谦,绛州闻喜(今山西闻喜)人。

裴思谦生活在唐中晚期,朝中太监势力横行的年代。裴思谦出身不差,他是个名门公子,伯父裴垍曾做到了宰相,父亲裴坰也是大理寺卿,从小,裴思谦就拥有比寒门士子优越的学习条件,但这位贵公子偏偏不肯扎实读书,而是寻思着走终南捷径。

当时朝里有个势力特别大的宦官,名叫仇士良。此人欺上压下,横行无忌,排斥异己,贪婪残暴,害死了不少皇亲,人人避而远之。裴思谦却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仇士良一手遮天,要是自己把他的关系打点好了,科举及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于是,读书之余,裴思谦拼尽全力和仇士良结交,一会儿送金银一会儿送异宝,又说了几箩筐的好话,捧得仇士良心满意足,终于将他视为自己的心腹。结果后来裴思谦参加科举,直接拿着仇士良的举荐信去找主考官高锴,高锴被逼无奈,只好答应让他中进士。

但裴思谦还是不满足,他要求高锴把自己定为状元。高锴抗争无效,只好憋屈地同意了,科举放榜那天,围观群众见状元是裴思谦,都吃了一惊,面面相觑,没几个人相信裴思谦是靠实力。裴思谦却不管别人怎么看,兴高采烈地开始了自己的庆祝之旅——逛青楼。

是的,中状元后,裴思谦独树一帜,天天往当时最有名的青楼“平康里”跑,久而久之,那里面的客人都认识他了。裴思谦喝酒听琴、左拥右抱、兴致高昂,挥笔写下了一首《及第后宿平康里》——注意,他半点不避讳自己以状元郎身份留宿青楼的事,还把它写进了标题。

“银缸斜背解鸣珰,小语偷声贺玉郎。从此不知兰麝贵,夜来新染桂枝香。”翻译一下:科举及第后,我高兴地来与佳人幽会,并悄悄解下她身上的首饰,她也柔情蜜语、偎依在我怀中悄声贺喜玉郎。从今以后我可不会觉得兰麝(指名贵的香料)贵了,因为我有钱了。

这首裴思谦中状元后写来得意炫耀的诗,语句非常直白,一看就懂,充满了遮掩不住的喜悦之情。特别最后一句“夜来新染桂枝香”更成了后世经典,“折桂”本就代表科举及第,这首诗虽然看着句句俗气,却流传千年,成了“及第诗”中代表作,还由此诞生了一个叫“桂枝香”的词牌名,被后世沿用。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墨音雅韵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371.html

古诗古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