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言论自由女活动家:美国 大学校园不再为最聪明的头脑提供施展平台

—Z世代静默的言论自由危机

作者:
反自由主义在校园里不断兴起,正侵蚀着Z世代的教育公正。压制异端异见明显违背了大学校园的基本宗旨:为最聪明的头脑提供施展平台,在追求真理的征程中进行观点辩论和思想交流。发现和创新需要开放无羁的话语权和冲破藩篱的自由度,然而学术界却放弃了自己的当然使命,转而支持正统和审查制度。

2020年3月6日,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学生在校园里进行新冠疫情蔓延后最后一天的面授课程

众所周知,针对言论自由的大肆打压正在进行。越来越多的知名人士由于逾越了所谓政治正确的界限而遭受舆论残酷谴责,取消文化甚嚣尘上,所到之处,风声鹤唳。

与此同时,审查制度在大学校园里横行霸道,安全高墙建立起来,演讲内容稍有“逾矩”即被亮起红灯叫停。

虽然这些校园审查案例在全国范围内比比皆是,广受关注,然而这种反自由主义的文化转向对年轻一代影响深远,而这个影响很大程度上都被外界置若罔闻。

我们这一代人被称为“Z世代”(1995~2010年间出生的一代人,又称网络世代),正在遭受一场不露声色、遁迹潜形的自由表达危机。异统学会(Heterodox Academy,译注:这是一个由教授组成的非营利性组织,旨在拓宽大学校园的观点多样性)最近的一项调查结果正反映了这一点。该调查发现,62%的大学生认为目前的校园气氛阻止人们表达信仰,而2019年该比例为55%。

不同于那些头条新闻故事,这是一场悄无声息的言论自由危机。年轻人噤若寒蝉,并不是因为发表了与众不同的信仰观点——他们根本就不敢越雷池半步。

在很大程度上,大学校园里的偏狭文化是上述问题的罪魁祸首。学生和教授们所拥护的政治正统,已经等同于一个意识形态的回音室和传声筒,毫无个性可言。安全空间(Safe space和触发警报(trigger warning,注:指的是警告大学校园内的书籍、课堂、演讲等可能会有冒犯到他人、特别是少数族裔人群、性少数人群等的内容,并导致受冒犯人群做出过激反应)等措施把广大学生置于温室里,听不到任何不同思想,更令越来越多的人固执地认为,发表观点就是宣扬暴力。

由于学校教授和行政人员促成了这种安全主义文化,他们打造了一种氛围,“逾规越矩”者将遭遇取消和严格审查。在这种高压下,大多数学生不可避免地主动进行自我审查。他们学会了向现实低头,为了学业学分,为了体面生活,甚至仅仅为了自我生存。

反自由主义在校园里不断兴起,正侵蚀着Z世代的教育公正。压制异端异见明显违背了大学校园的基本宗旨:为最聪明的头脑提供施展平台,在追求真理的征程中进行观点辩论和思想交流。发现和创新需要开放无羁的话语权和冲破藩篱的自由度,然而学术界却放弃了自己的当然使命,转而支持正统和审查制度。

我们是非常多元化的一代,然而,我们的思想多样性却被无情扼杀了。这伤害了所有人。每当一个学生感到自我审查的压力时,另一个学生就会失去考虑反对观点的机会。思想的交流已经死亡,随之而去的还有相互理解和协商妥协。

但Z世代的言论自由危机已经超越了大学校园。这个危机越来越多地渗入到高中甚至初中。取消文化的受害者越来越年轻,因为孩子们效仿社会潮流,有意避开那些持有不同意见的人。整整一代人都是在这样的文化中成长起来的,这种文化鼓励谴责别人,而不是宽厚待人。随之而来,年轻一代自小就被教导要顺从权威,要自我审查,否则就会被众人孤立、学校拒录,甚至未来职业受阻。

这场危机正在伤及无辜,过早地将年轻人卷入到政治争斗的漩涡中,而他们这个年龄段最关心的本该是青春痘和家庭作业,而不是政治正确。这场危机也在剥夺青少年绊倒纠错的能力。青春期充满了尝试、犯错,直至自我探索、自我提高。然而取消文化却扰乱了这段人生篇章,侵袭了年轻人的心灵,只留下了自我审查的内化机制,令人裹足不前。

从英国新闻界名嘴皮尔斯·摩根(Piers Morgan)到德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越来越多的名人和政治人物加入到反击取消文化的统一联盟,激励士气鼓舞人心。但在这场反对取消文化的斗争中,我们必须牢记,真正处于危机之中的,是我们年轻一代的思想自由和社会福祉。

整整一代人正在经历多重危机,我们缺乏言论自由,我们缺乏真实透明,我们无法忠于自己,无法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在这62%的年轻人中,每一个人都在自我审查,每一场建设性辩论都被叫停,每一个绝妙想法都被噤声,这就是一场真正的悲剧。

Z世代应该得到允许,去参与有争议的话题讨论,去打破界限探索未知世界。走出舒适圈才能收获成长,发现未知。伴随着个人成长,我们需要自由摸索,以及在摸索过程中收获善意,收获宽容。

我们的社会必须抛弃审查主义,否则年轻一代将无法自由发声、无法冒险探新,甚至无法成为真实的自我。

[译注:Z世代(Generation Z,简称Gen Z),是盛行于欧美的用语,意指在1995~2010年间出生的一代人,又称网络世代、互联网世代,统指受到互联网、即时通讯、简讯、MP3播放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科技产物影响很大的一代人,是第一个自小同时生活在电子虚拟与现实世界的原生世代。踌躇满志、注重体验、个性鲜明、自尊心强是他们的共同标签。]

[二战后的欧美社会可以分为四个世代:婴儿潮世代(Baby boomers),意指1945~1964年间出生的人,二战结束后士兵们返回家园,出生率大幅度提升;X世代(Gen X),意指1945~1964年间出生的一代人,X由英文单词Excluding的字母X而来,一般写做eXcluding,表示“被排挤的世代”;Y世代(Gen Y),意指1980~1995年间出生的一代人,又称为千禧世代(Millennials);以及Z世代等。]

原文Generation Z’s Silent Free Speech Crisi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瑞琪·施洛特(Rikki Schlott),作家兼学生,居住在纽约市。她是一名年轻的言论自由活动家,其作品从Z世代的独特视角记录了反自由主义的崛起。她还为广播节目《梅根·凯利秀》(Megyn Kelly Show)工作,作品发表在《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Wire)和《保守派评论》(The Conservative Review)等报刊上。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3/1580433.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