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中国凸显工业核心软件荒漠化 灾难胜过缺芯

—工业软件落后 中国技术对外依赖严重

作者:
工业软件产业最关键的还是要靠人,不管是基础人才还是高端人才,都是国内目前匮乏的。按国内某研究院总工程师说法,“我国的核心工业软件领域,基本还是无人区”。

 

4月14日,中共工信部公布《“十四五”智能制造发展规划》意见稿显示,重中之重是打造自主可控的“工业软件”体系,不但专门设置了专栏,还明确了具体目标,到2025年工业软件国内市场满足率超过50%。

根据公开报导,中国是工业大国、制造业大国,众多工业品不论大小,其研发和生产都要广泛使用工业软件。特别是,从民机到战机,从高铁到船舶,从机床到轨道,以及集成电路等核心工业制造领域,一旦软件停止服务,尖端武器、高端机器便成为一堆废铜烂铁,上百亿芯片不过是一堆硅土。

据报导,从细分市场看,目前中国工业领域的重要工业软件,主要包括了研发设计类(EDA、CAD、CAE、CAM、CAPP、PLM等)、生产控制类(MES、PCS、 PLC、DCS等)、信息管理运营类(ERP、CRM、SCM、HRM等)、嵌入式软件(嵌入特定设备的专用软件)这四大领域,而中国一直严重依赖国外工业软件。

业界公认,在诸多工业软件中,研发设计类最为核心和关键,以EDA(电子设计自动化)、CAD(电脑辅助设计)、CAE(电脑辅助模拟仿真)为代表的软件,国外厂商占据绝对市场份额。

在EDA领域,三家美国公司Synopsys(新思科技)、Cadence(楷登电子)和 Mentor(明导国际,现隶属于Siemens)占了国内市场份额95%以上。在CAD领域,法国Dassault(达索)、德国Siemens(西门子)、美国PTC与Autodesk占据国内9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CAE领域,美国三家公司ANSYS、ALTAIR、NASTRAN占据的国内市场份额超过95%。

有业内人士特别指出,达索和西门子虽然是欧洲公司,但其CAD所属的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研发部门都设在美国,所以严格地来讲,所有CAD╱CAE软体的授权都是美国的。

以EDA为例,是集成电路领域专业软体,为支撑IC设计的主要工具。而被指国产芯片设计大厂的华为,其浩浩荡荡的“备胎”大军中独缺EDA这一环,及华为设计产品时也要用Synopsys、Cadence、Mentor提供的EDA工具。

国产工业软件领域的“荒漠”状,还可以从就业人数来一窥端倪。仍以EDA为例,据方正证券2020半导体行业专题报告:Synopsys等三巨头的员工总数是国内全部EDA从业人员的10倍以上。国内EDA从业人员做研发的有1500人,其中约有1200人是在国际EDA公司的中国研发中心工作,真正为本土EDA做研发的人员,只有300人左右。作为对照,Synopsys有13000名员工,光研发人员就超过7000人,其中有5000多人从事EDA的研发。

国内所有EDA研发人员数量远不及国外一家巨头。分析指出,工业软件被视为基础的基础,别想弯道超车,而培养一个EDA研发人员大约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国内每年高校以及研究所培养的应届EDA硕士和博士生只有50人左右,大部分学校都没有相关专业的教师。这还只是就EDA一个领域而言。

工业软件产业最关键的还是要靠人,不管是基础人才还是高端人才,都是国内目前匮乏的。按国内某研究院总工程师说法,“我国的核心工业软件领域,基本还是无人区”。

有官方背景的财经期刊曾刊文指出,从1986对于国产自主工业软件开始有扶持,从2000年到2015年间,对三维CAD、CAE等核心工业软件研发也有投入,从2016到2020年力推工业软件产业,最新十四五规划点名加强工业软件研发应用。换言之,相当于中共政府7个“五年计划”发展工业软件,自主可控的国产工业软件市场占有率,目前仍不足20%,关键领域甚至全军覆没。

众所周知,美国川普政府开启工业软件禁用令,中兴、华为、福建晋华被制裁后,不仅硬体供应商停止了供货,美国的工业软件企业也应声停止供应。

在公开报导中,国内某工业软件研发公司负责人向媒体记者透露,“中国航太工业方面曾长期使用美国Analytical Graphics公司开发的STK分析软体,STK可以支援航太任务的全部过程,包括设计、测试、发射、运行和任务应用,目前STK最高版本是11.0。此外,中国民用核电系统的软体采用的是德国西门子的NX软体(西门子出品的产品工程解决方案),如果西门子公司现在对核工业领域禁用NX软件将是一场灾难,整个产业将受到巨大的影响,甚至无法正常运转。”

据报导,工业软件也有小工具成为卡脖子利器的,那是国内高校生昵称“工科神器”的数学基础软件MATLAB,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因为实体清单影响被禁用。现在中国的很多工科学生大一的第一课就是MATLAB,禁令如果物件扩展到其他的高校,或许会影响到高校学生的论文、研究以及正常毕业。乃至国内工程师的话,许许多多科研人员的科研将很难开展,工程师也将面临失业。因为国内现行没有可以完全覆盖MATLAB工作台生态的软建,而这个套装软件是美国业者前后用了40多年时间研发出来的。

有业内人士一再强调,所有核心工业软件领域,基本的授权都是美国的。当时川普政府针对工业软件制裁的威力,曾有专业人士比喻为就相当于是“釜底抽薪”。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2019年发文指责美国禁令是背离“科学无国界”,别忘了另外4只手指应该指着自己骂:互联网本是无国界的,不应该设防火墙使得9亿中国网民无法浏览境外新闻网站。

事实上,陆媒报导坦言,美国各行各业大量的工业软体,将美国和全世界从工业经济带入到资讯经济和知识经济的新时代,为后续的互联网大繁荣以及大数据、云计算、AI等新技术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国家是利用高科技为世界谋福利,而中共是利用高科技为中共独裁统治服务。

12日,在中共加强对内宣传的一篇文章吹捧,党自诞生起就高度重视科技创新发展,自建政70年以来不断加大科技投入,成为中国科技的强大后盾。看看中共工信部这次草稿提出,在工业领域要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的,四项重点任务,不下20种技术,也就是这每一项都能被卡脖子。

在“党领导有方”之下,国产工业软件研发了40多年,还落后国外30年,不怪网友嘲讽:“从来都是领导坐前面,人才靠边站,不断层才有鬼!”“啥都能卡脖子,每天都被卡脖子喘不过气,脖子不够用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8/1582344.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