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北京万人上访幕后 天津事件真相

1999年4月11日,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创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诬陷法轮功。为了澄清事实,消除该文的恶劣影响。4月18日至24日,天津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前往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

1999年4月11日,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创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诬陷法轮功。为了澄清事实,消除该文的恶劣影响。4月18日至24日,天津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前往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网络图片)

1999年4月23日晚九点左右,夜色完全笼罩了天津。空气中的凉意阵阵袭来,让人不经意间就会打个哆嗦。张丽华骑着自行车匆匆从天津教育学院回家。她加了件暖和一点的羊绒衫,很快就又骑着自行车匆匆奔天津市委大楼的方向而去。

出门前,张丽华心里掠过些许忧虑,她交代了先生一句:今晚再去市政府,不知道结果怎样,也可能会被他们抓……

22年前,张丽华,亲历了天津教育学院打人、抓人事件,此事件直接引发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信访办法轮功学员万人上访。因此,天津事件,又被称为“四二五”中南海万人上访的幕后“导火索”。

近日,现旅居新西兰的张丽华向大纪元分享这段经历时,往事一幕幕又清晰地浮现在她眼前。

图为2020年12月,张丽华摄于新西兰基督城。(受访人提供)

人生低谷之际遇到法轮功

1999年,张丽华修炼法轮功才一年。那时候,她每天骑着自行车到天津市和平区的炼功点炼功。那里人多的时候,大概有一百人。

虽然,她还算是个新学员,但她心里非常清楚,法轮功给自己带来了什么。

用张丽华自己的话说,修炼法轮功之前,那正是她人生的最低谷——经济、身体和精神状况最不好的时候。

1998年,她从天津一家国营企业的进出口部门的业务员职位下岗、失业在家已经一年;当时,家里房子拆迁,又急需要钱。之前四年之内,她经历了三次大手术:生孩子,胎位不正,剖腹产缝了12针;胆结石手术,再缝12针;宫外孕手术,差点丢了性命。

很长时间以来,她身体非常虚弱,全身没有力气,吃不下饭;胸口总像压着一块大石头,喘不上气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

她先生帮她预约好,1998年3月36日那天下午去一家三甲医院做全身体检。

头一天,也就是3月25日,张丽华去了一位亲戚家。亲戚家沙发上放了一本书——《北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心得交流》。她顺手翻了翻,觉得感兴趣,回家时就从亲戚那里借了回来。

3月26日上午,张丽华等着去医院体检。就在这空档,她坐在沙发上把整本书看完。

“这本修炼心得交流,给了我很大的震动。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人在修炼呢。”

“看的过程当中,我就流眼泪了。我看到大法弟子通过修炼,身体各种毛病都没有了。关键是,过去他们有很多想不开的事情,心里纠结的地方,他们都能想开了。他们的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为原则的佛家上乘功法,包括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对祛病健身有奇效。

“法轮功这么好,我也想炼法轮功。”张丽华听到心底有一个纯真的声音在呼唤着她。

放下这本书,张丽华决定不去医院做体检了。她给这位亲戚打电话,准备下午就去亲戚家。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就在我起来的那一瞬间,感觉全身特别轻松。”

到了亲戚那里,这一下午,亲戚教会了她法轮功的头四套动功功法。

傍晚吃饭的时候,亲戚按照张丽华平常的饭量,给她盛了一小半碗米饭,张丽华几口就吃下去了。

张丽华问亲戚:“你再帮我盛点米饭,好吗?”

“你今天怎么了,改胃口了?”

“我怎么觉得饿了呢?”

张丽华很开心,“学了这几套功法,我就觉得自己全身轻松,而且想吃饭了。”

吃完晚饭,亲戚带着她去炼功点炼功。

在炼第二套功法抱轮的时候,张丽华觉得头顶上好像有个灯,又好像是有一个太阳在照着,感觉被一种热的能量笼罩着。手掌和脚掌,往外排凉气(编注:法轮功净化身体的一种表现)。

炼到了第三套功法,叠扣小腹的时候,张丽华就感觉肚子里有法轮在转。“有东西在转。而且浑身发热,觉得特别舒服。”

由于身体长期衰弱,张丽华通常需要吃两粒的速效救心丸,才能睡着觉。自从炼功之后,“躺下就可以睡好”。

修炼法轮功两周,张丽华一身的病都好了。

从此,如果没有天气等一些意外情况,张丽华每天都去炼功点炼功。

“我骑车去炼功点炼功的时候,就像师父说的,就像有人推你一样,(非常轻松)。”

那时候,张丽华“开心得总想唱歌”。

“那种愉悦的心情,没有得大法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她说。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张丽华觉得每一天都那么平静、喜乐,充满了希望。

波澜乍起

1999年4月中旬的一天,张丽华听到炼功点的学员讲,科痞何作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创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文章充满对法轮功的抹黑之词。

张丽华说,“当时,很多同修就自发地说:想去天津教育学院,跟他们讲清楚法轮功究竟是什么;法轮功有多好,我们可以以自身的修炼经历,去跟他们说事实。”

“当时,我说,我也想去。”

4月21日、22日、23日,张丽华去了三天。头两天从上午九点多到下午四五点钟,再回去给家人做饭;第三天,待的时间则更长。

21日,张丽华到了天津教育学院发现,已经自发地来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从衣着和外表上看,有的是天津市区来的,也有是郊区来的。

“我看到他们非常安静整齐地坐在不妨碍别人行走的路边、楼角,并自动留出通往学院各个楼通道。”

“这些学员非常平和、非常理性,没有喊口号,没有打标语。他们只是在那里静静地坐着,或者是看书,或者是炼功。”

张丽华找了一个位置,也坐了下来。

她观察到,为了不影响学院的教学活动,很多学员吃很少的食物,少喝水,这样就减少了去厕所的次数,减少了走动。

“大伙去的是校外的公共卫生间,自觉排队,并且礼让不修炼的民众,让他们先上(厕所)。”

“在教育学院的院区内,每隔一小会,就有一个同修拿着一个垃圾袋,把所有的空水瓶、食品袋、纸,及他人丢在地上的纸屑收走。”

三天之内,天津教育学院大院内整洁、干净,教学活动没有受到影响。

“虽然坐了几百上千人,但是非常安静、非常整洁,(地面)没有垃圾。”

4月22日那天,天很阴,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点。

张丽华说,“我们坐在那里,没有遮挡,淋着雨。”

“我看到对面楼的窗户,是拉着纱帘的。两个纱帘对接的地方,露出一个摄像头来。”

“那个摄像头不断地调整着方向,偷偷地拍录。”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辰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9/1582664.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