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王友群:第九任中共党魁赵紫阳的最后结局

作者:
2019年10月17日,是赵紫阳百岁冥诞的日子。10月14日,赵家兄妹在香港《明报》发文纪念。文中写道:“对于权力,先父与其他一些人有不同的理解,他曾说:‘办不了事,权有何用?’他认为,天下是大家的,我们是为大家办事的。他一生临渊履冰,言行谨慎。但在泰山压顶时,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为什么呢?他说,因为‘我们欠老百姓太多,我们正在还债!’

赵紫阳墓园资料图

今年清明节,中国有一则新闻在海内外引发强烈反响:中共第九任党魁、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墓地,被中共当局严密封锁,不许民众去祭扫;前中共独裁者毛泽东的第四任妻子、被中共判死缓后自杀的江青的墓地,则被中共当局向民众开放。

江青在十年文革中害人无数。1976年10月6日,毛泽东死后不到一个月被抓捕,后被中共认定为“江青反革命集团”的首犯,予以严惩。

赵紫阳是中共否定文革、实行“改革开放”的代表性人物。当年有个说法:“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文革结束后,在安徽,老百姓穷到没米吃;在四川,老百姓穷到没粮吃。万里在安徽,赵紫阳在四川搞“改革”,两个省的老百姓总算有饭吃了。

赵紫阳1980年至1987年任国务院总理,1987年至1989年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在上世纪80年代主导经济体制改革,对中共“改革开放”作出重大贡献。但是,在1989年的学生民主运动期间,因反对邓小平武力镇压学生被罢官,只保留党籍。之后,被软禁在家,直至2005年1月17日去世。

被扣上“分裂党”、“支持动乱”罪名

1989年6月4日,根据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命令,中共军队开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对“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要自由”的学生进行武力镇压。

赵紫阳后来回忆说:“6月3日夜,我正同家人在院子里乘凉,听到街上有密集的枪声。一场举世震惊的悲剧终于未能避免的发生了。”此即震惊世界的“六四”天安门屠杀。

1989年6月24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通过“赵紫阳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赵在会上作了申辩:不承认自己存在“分裂党”、“支持动乱”的错误。赵被撤销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职务,仅保留党籍。江泽民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

2004年3月,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姚监复看望赵。临别时,姚监复告诉赵:(原毛泽东的秘书)李锐说,中共历任总书记都是以做违心的检讨、承认错误而告终的,下台的。但是,只有两位总书记不是这样的,一位是陈独秀,一位是赵紫阳。

姚说完后,当时正在吸氧的赵,把氧气管拔掉,从躺椅上站起来,走两步,走到姚跟前,拿手指着姚的鼻子问:“是你说的陈独秀?”姚说,不是,是李锐说的。然后,赵背过身,在沙发后面有一块空的地方,背对着姚,两个手朝着天花板,放声地、非常爽朗地大笑:“哈哈哈哈哈,陈独秀,陈独秀。”

差点被扣上“美国间谍”的罪名

旅美华裔学者程晓农披露:邓小平曾密谋构陷赵紫阳为“美国间谍”,以此为中共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屠杀学生制造“合理”借口。

邓小平调动军队进北京,事先没有经过中共政治局、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而是邓和一批中共元老私下碰头后,决定调50万野战军包围天安门广场。“六四”屠杀发生后,邓自知国际国内形象基本被毁,于是,想到一个补救办法,把赵紫阳诬陷成“美国间谍”。如果诬陷成功,就可以说军队进北京,是为了避免外国干涉采取的行动。

这个阴谋是1989年7月上旬,时任公安部长王芳在一个内部会议上透露的。王芳说:

据调查,赵紫阳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间谍。赵通过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和美国富商索罗斯在中国开设的“改革开放基金会”联络,联络人是赵的秘书鲍彤。因为索罗斯的基金会是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的,所以赵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间谍。

王芳的这个秘密讲话不知被什么人泄露到海外。1989年7月中旬,《华盛顿邮报》的一位记者,把这条消息捅出来了。

索罗斯看到后非常震惊,立即给邓小平写信说,他的基金会的中方负责人,是时任中共国家安全部长凌云。邓担心继续追查下去,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得不放弃这一陷害计划。

被软禁长达十六年

赵紫阳下台后,一直被软禁在北京市东城区富强胡同6号的家中。他的行为都到中共的严格限制和军、警的严密监控。

赵多次写信给江泽民,要求解除软禁,都被江拒绝。

1997年9月12日,中共十五大前,应“六四”天安门广场上被杀学生的母亲们的请求,赵发出“致十五大主席团并转交全体代表的一封信”,敦促中共重新评价“六四”。赵在信中说,“六四”问题迟早要解决,不论拖多久,人们都不会淡忘,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形势稳定时解决比出现麻烦时解决好。

但是,江泽民对这封信没有任何积极回应,相反,对赵的软禁更严厉。

1997年10月13日,赵致信江泽民等七位中共政治局常委,指控对他的软禁是粗暴践踏法制。信中说:“自从信(致十五大主席团并转交全体代表的信)发出之后,我就被禁止会客、外出,完全限制了我的自由,把我从半软禁升级为完全的软禁了……我作为一个党员,就某一问题向党的代表大会提出建议,是正常行使党员的权利,这是党章明文规定了的……我不知道我究竟触犯了什么法律?”

“自从1989年6月以来,我被非法软禁、半软禁已有八年之久,不知这种被剥夺自由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这对我一个年近八十岁的老人的身心健康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伤害……我希望能够早日解除对我的软禁,恢复我的人身自由,使我不再在一种孤寂、抑郁的情境中度过余年……”

对于这封信,江泽民也没有任何回应。

2004年4月,姚监复又去看望过一次赵紫阳。姚后来回忆说:“我见到他的样子,跟他当总书记接见外国记者时那种潇洒自如的风度,完全不同了。是一个老态龙钟、白发苍苍的老人,一个病人,在那儿吸着氧,看着让人非常心酸。我把我跟他照的照片拿给一些老熟人看,包括杜润生、朱厚泽和其他人。我说,你们看我跟谁照相了?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这是赵紫阳。十几年的软禁,已经把他的健康,跟他的生活状态,包括他的脸形,都改变了。这种软禁生活是非常残酷的,很孤独,很悲凉。”

逝世十五年后才安葬

2005年1月16日,赵紫阳全天昏迷,病情持续恶化,1月17日凌晨4时,肾功能和微循环衰竭。赵紫阳的五个子女依次走到床前,向赵做最后的倾吐。赵五军说:“爸爸,你不仅生下了我们,也教育了我们怎么做人,你放心,我们已经知道什么是善良、正直,我们的所作所为决不会玷污你的名字。”很少在孩子们面前掉泪的赵紫阳,眼角处流出了泪花,接着泪水流淌不止。17日早上7时1分,赵紫阳的心脏停止跳动。

赵的女儿赵雁南公布父亲去世的噩耗时说:“他终于自由了。”

但是,直到2019年10月18日,赵百岁冥诞时,他的骨灰才与夫人的骨灰合葬于北京昌平区民间公墓——天寿园。赵的子女与中共当局协商后,为顺利举行葬礼,做出承诺:仅安排直系亲属参加,以家礼送葬。北京数名原本听到消息,准备参与葬礼的人被限制行动,未能成行。

赵的子女在香港的出版商鲍朴散发的一份声明说:“经过多年拖延之后,赵家子女终于能够让他们早已去世的父母入土为安”。

赵去世后,中共想把他的骨灰放入一个官员公墓,以便严加看管。赵的子女则想把他葬在民间公墓,以便有更多自由瞻仰的机会。中共长时间不同意,以至于赵的骨灰不得不存放在家里。

赵家五兄妹对父亲的纪念

2019年10月17日,是赵紫阳百岁冥诞的日子。10月14日,赵家兄妹在香港《明报》发文纪念。文中写道:

“对于权力,先父与其他一些人有不同的理解,他曾说:‘办不了事,权有何用?’他认为,天下是大家的,我们是为大家办事的。他一生临渊履冰,言行谨慎。但在泰山压顶时,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为什么呢?他说,因为‘我们欠老百姓太多,我们正在还债!’

“今天,我们面临的,是思想的退化、哲学的贫困;失去了龙腾虎跃的深刻探索,看不见微弱闪烁的智慧火花;既没有人道关怀的点滴温暖,也没有动人心弦的丝毫感动。这是百年未见的精神困局。”

“古人有言:‘野无遗贤,乃盛世之气象’。而今,经过多年的优败劣胜的‘逆向淘汰’后,有道是:刚正耿介者寥寥无几;寡廉鲜耻辈洋洋大观。”

“这些‘其兴也勃,其亡也速’的现象,在中国历史上并不罕见,但如此神速,如此彻底,亘古未闻。”

“曾经,家父在与我们闲话时说道:‘胆小的人有原则’。此话颇费解,因为是悖论;胆小的人,怎么会有原则呢?后来我们明白,他说的胆小的人,是指不敢肆意而为的人。在众所皆知的那件事上,他是一个‘胆小的人’,他选择了苦路,他惧怕那悠悠后世的骂名。‘心之所善,虽九死而未悔;违君之痛,长太息而掩涕。’呜呼!自古君臣相济多美谈,能有始终者,难矣哉!”

结语

赵紫阳是被邓小平赶下台的第三个中共党魁。十年文革中,邓小平两次被毛泽东打倒。1977年7月邓小平复出后,1981年6月废黜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1987年1月废黜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1989年6月废黜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

赵之所以被废黜,被污名化,被禁忌,最重要的原因是,在“六四”屠杀这个重大问题上,赵用人性战胜党性。因为赵有人性,而为“党性至上”的中共所不容。

用党性泯灭人性,党说白的是黑的,全体党员都必须跟着说白的是黑的,党说黑的是白的,全体党员都必须跟着说黑的是白的。这是中共百年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的重要根源之一。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9/1582754.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