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王安娜:马云们的各种结局

作者:
我一遍遍地追问自己,答案逐渐出来并越发清晰,这都是制度造成的。如果这个制度不改变,民企永远也不可能改变待宰羔羊的地位,只有改变了中共统治的这个制度,民企才有正常的经营环境、人格平等、法律保障和人身财产安全,才能避免各种悲剧的发生,这是不二之选。

蔡霞推特:10:18AM·4/12/21

‌‌

看到蔡霞教授此推特,写到民企之苦,不禁感慨万千,引起内心深处对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段往事的回忆。

在中国民营企业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无论他的企业规模有多大、就业员工有多少、对社会‌‌“贡献‌‌‘多深,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毫无安全、毫无尊严保障,各种迫害和‌’暴毙‌‘等着你,上到富可敌国的红二驸马、安邦保险吴小晖,中至薄熙来走卒徐明、下到饮浆市井的贩夫,无不如此。

本文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悲催的往事。我们东湖宾馆只经营餐饮和客房,娱乐等全部对外租赁。其中桑拿承包商Z先生来自辽宁营口,三、四十岁的样子,和普通东北人魁梧大汉不一样,他个子不高,浓眉大眼体健轻盈、走路很快,特别善沟通会讲话,眼睛里透露着精明干练,当我们意见相左时总是由他出面协商。他们数人合股,租赁了我们宾馆很大面积、约3000平米做桑拿,分工合作经营有术,搞得风生水起,生意兴隆。

在中国大陆桑拿是属于特殊行业,有很多的灰色地带、甚至情色含糊的内容,普通人如果没有渠道和’办法‌‌‘甚至连《特行证》都拿不到,更遑论经营牟利。由于他们规模大装修豪华,服务范围广、上至巨商高官包场、下至差旅人家休闲,生意空前日进斗金,赚的钵满盆满,甚至一晚盈利数万。

他们按时缴纳房租从不拖延,有时甚至提前数日以解我们之需。而彼时我们宾馆正处于特别困难时期,由于市政府修路大门被封、以致被迫关闭三年时间损失惨重。他们的房租几乎是我们唯一的收入,宾馆和大楼的工作人员全指望这个过活,甚至特别困难时他们主动借款周转。正是这样的互相帮助使我们成为朋友,相处的很好,也感谢他们在最困难的时候支撑着我们不倒。后来得知他们股东和平分手了,Z总离开去了某地拓展新业务,又开了一家可以媲美的大型洗浴中心。

一两年过去了,突然一天傍晚桑拿的A总匆忙找我说,‌‌”Z总快不行了,陕西省公安厅熟悉吗?捞人啊!‌‌“。

海外诸君有所不知,‌‌”捞人‌‌“一词不是指人掉进水里了捞起,而是中国大陆语境特殊用语,指被公检法、纪检等强力部们突然抓捕的各种人、尤其工商界、知识界被陷害入狱之人。所谓‌‌”捞人‌‌“就是寻找各种关系、各种渠道先把囚禁者从监狱里解救出来,免受身体虐待,其它后说。作为朋友之间‌‌”捞人‌‌“是重要的友情标志。

震惊之余我了解情况如下:原来Z总分手后携款到陕西某地(一说宝鸡)投资,他们在这里合伙时有一个股东专门分工负责应付公检法税务等,尤其是公安(据说甚至有x部门领导的股份),按月送钱、节假日另加‌’过节费‌‘从不延误,所以能躲过各种检查和扫荡,他们生意兴隆、大行其道。可怜Z总遇人不淑,他按这个方式在当地找了一个公安的领导做后盾,每月上贡付钱当保险费以求平安,奈何他的那个公安后盾太贪婪,把这保险费独吞了、而没有和其他公安同道分享。陕西省的黑暗龌蹉更甚,可想而知,那个贪婪的独吞者被自己的竞争对手告发….

Z总花钱没有消灾,入狱后’行贿、收买、逃税、黑社会‌‌‘等林林总总各种罪名一应俱来,让他交代罪行,经历酷刑受尽折磨,很快奄奄一息。尤其是‌‌”黑社会‌’这个词,中共酷吏最喜欢使用、最擅长这个罪名,因为只要罩上这个罪名,财产可被没收。于是Z总财产悉数被扣,家里老人惊吓重病、妻子离去,他不仅背着拉拢干部下水行贿的罪名,还有黑社会、色情的‌‌“恶行‌‌”而得不到狱中任何人的同情和帮助,生病不得医治郁苦而终,妻离子散人财两空。他的经历鲜活的演绎了民企飞来横祸、家破人亡的经典范本。

当我得到这个‌‌“捞人‌‌”消息的时候,他已被折磨的几乎没救了,不久他的朋友们说办了后事。

极大的惊骇、极大的悲痛:回想起我们谈判合同、节日联欢、喝酒言谈的一幕幕往事,尤其笑着调解工作的形象在眼前栩栩如生地浮过,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失去了,无疾无踪、悄无声息。每每想起他的遭遇都让人心颤,把它尘封起来不去触碰,乃至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即使今天写到这里仍在感到格外沉重和心痛,气愤难已。

固然,有说做为一个人他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生意有不高尚云云,但是作为一个勤勤恳恳辛劳工作的工农子弟、一个鲜活的生命,他应该有被尊重和生的权利;作为一个小人物他四处谋生,对权力屈漆逢迎、送钱送物,甚至把自己当成官家奴隶般的卑躬屈起,尽己所能攀附以为糊口,即使如此仍得不到保障而被碾压,他死的太冤枉太悲惨,这样的结局实在令人不能接受。然而更悲催的是他的遭遇在当今中国不仅仅是个例,而是普遍现象,折射出这个国家经营阶层的悲惨命运和毫无规则、毫无保障的不可知的不确定性,任何可能都会使企业家倒毙,无以躲避无法逃脱。马云先生对此深有感触曾于2013年说过‌‌“中国企业家没有一个是善终的‌‌”,民间有说‌‌‘中国的企业家都在监狱或走向监狱的路上’,这些形象贴切第反映了中共治下民企的真实写照。

作为一个根植于社会的民营企业主,我内心深处常常就此反复的追问自己;

1.这是什么样的政府、制定什么样的法规,把企业推倒这样的境地,置人民于水火;

2.民企不行贿不能壮大,为何有这种逼良为娼的制度设计;

3.为何不能让纳税人堂堂正正地干净经营、挺起胸膛站着挣钱;

4.假如Z总在国外法治国家会是这样的结局吗?

5.此类现象在中国枚不胜举遍地皆是,为什么?

身边遇到此类的事情的不止一个、两个,听到的则更多,不禁经常思考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我一遍遍地追问自己,答案逐渐出来并越发清晰,这都是制度造成的。如果这个制度不改变,民企永远也不可能改变待宰羔羊的地位,只有改变了中共统治的这个制度,民企才有正常的经营环境、人格平等、法律保障和人身财产安全,才能避免各种悲剧的发生,这是不二之选。

民企朋友们;关注马云、关注民企、关注我们自己。

一起来往前走,拿出我们的力量,捐资出力改变中国,这是改变我们的命运、保障我们尊严和财产的唯一选择。

2021年4月16日于华盛顿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光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21/1583524.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