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石山:中共极左派眼中的“内奸”温家宝

—中共极左派的眼中钉温家宝文被封

作者:
温家宝虽然是一个技术官僚,但他身处中共政治变局的敏感时刻,名字本身就成了一个敏感的问题。温家宝在任总理十年间,最政治的一次表态。这次表态,除掉了薄熙来,帮了习近平。但却大大地得罪了中共党内的极左派。

我们倒是要看一下,习近平的这只左脚,到底能够自己走多远?(路透社)

中国大陆的政治气氛,近日越来越肃杀萧瑟,也越来越诡异神秘。最新的发展,是温家宝的一篇回忆母亲的六千字文章。作为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一篇完全不涉及任何政治内幕,不涉及政治历史,甚至也不涉及他在政府中工作的回忆母亲的文章,居然不能在中国大陆国内媒体发表,而是在澳门的一家街边小报发表,进而遭到大陆当局全网封杀,甚至在微信转贴和讨论也不被许可,实在是极为罕见。

温家宝虽然是一个技术官僚,但他身处中共政治变局的敏感时刻,名字本身就成了一个敏感的问题。当今中国政治的复杂敏感,再加上温家宝涉及的左右之争和政治上的历史恩怨,使他无法逃脱中共的政治漩涡。

首先,刊登温家宝《我的母亲》的,是澳门名不见经传的《澳门导报》,不但是份周报,甚至没有正式发行。香港媒体询问该报编辑,文章是约稿还是投稿,该报拒绝回答。温家宝这篇六千字的文章,分为四次刊登,行文之间,可以看出文字是有详细斟酌的,比如不提他在位时说过的普世价值,甚至未提民主、自由等字眼。唯一涉及他从政生涯的事件,是访英期间被丢鞋子,那是因为他母亲因此激动而中风。

但文字仍然被全网封锁。当然,温家宝所写文字,有一部分可能会引起遐想,比如谈及父母“文革”期间所受的苦难,比如对“文革”的否定言辞等。外界说得最多的,是整个文章的最后一部分。

温家宝说:“人们之间许多事是可以相互模仿的,甚至是苦心孤诣做作的。但是,唯有真诚、朴实和善良的情感和心灵是做不了假的。只要看他的眼睛,看他的同情心,看他在危难中的勇气,看他在关系国家前途命运关键时刻的担当精神,就可以窥见他的真实。我同情穷人,同情弱者,反对欺侮和压迫。我心目中的中国,应该是一个充满公平正义的国家,那里永远有对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质的尊重,永远有青春、自由、奋斗的气质。我为此呐喊过、奋斗过。这是生活让我懂得的真理,也是妈妈给予的。”

温家宝文章出来后,凤凰网和网易都曾经转过,但最后一篇文章以后,所有相关内容全部都被删除,微信上的相关内容也被封锁。所以有人说,当局的措施和温家宝这段最后的文字有关系。当然,其实并不一定,也许是北京最后才发现也不一定。

温家宝的文章中,也有很多文字被视为是为自己撇清。比如说:“我退休了,在中南海工作了28年,其中担任总理十年。对我这样出身的人来说,‘做官’本是偶然之事。我奉命唯谨,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受事之始,即常做归计。”还有,“1985年我调入中央,妈妈从未因我的升迁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更没有打我的旗号给家里办过任何事情。妈妈和爸爸一生从事神圣的教育事业,全靠微薄的工资度日,死后没有留下任何财产和积蓄。”

这段文字,起因于大约十年前中共权力斗争白热化,对有关温家宝家族腐败的指责。中共十八大前夕中共高层搏杀白热化之际,《纽约时报》2012年10月26日发表温家宝家族相关的长篇调查报导,那篇报导称,中国即将卸任的总理温家宝家族在过去20年中积累了至少27亿美元的资产。包括温家宝的母亲、老婆、子女、弟弟和内弟,在温家宝执政期间特别是1998年之后变得非常富有。

针对《纽约时报》的报导,2012年10月27日,两名北京律师代表温家人,发布六点声明:所谓温家宝家人的“秘密资产”并不存在;温家人“没有进行任何非法商业活动”;温母亲,除了工资和退休金,并不拥有产业;温本人,“从未参与”其亲属的商业活动;温亲属“对其自己的商业活动负责”;将继续澄清《纽约时报》的不实报导,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2012年10月30日,海外多家中文媒体报导称温家宝愿意“率先公布个人财产”,并称他希望中共中央对他和他的家庭进行专案调查。如果中共中央不调查,他希望请专业单位对其家庭财产进行独立的调查、审计,如果涉及非法,他和家人愿意承担法律下最严厉的惩罚。

当时就有接近中共高层的北京消息人士向大纪元透露,温家宝曾正式写信给中共高层,坚决要求“立即成立专门机构”,“对我的贪污传言,进行全面的、公开的调查”;“公开给人们一个交代”。温家宝在这封信中特别要求,对他的贪污腐败传闻调查,“邀请中外媒体派代表参加”,而且他和他的亲属“将无条件地绝对配合这种公开的调查”。

消息人士表示,这是温家宝第五次正式写信给中共高层要求对他进行独立调查。在此之前他已在政治局会议上多次要求,对他家族的贪污腐败传闻进行调查,并表示如有任何贪污腐败行为,他愿意立即辞职和接受党纪国法处理。

温家宝北京律师的声明,强调了温家宝母亲并不拥有产业,温家宝本人没有参与亲属商业活动,所有亲属的商业活动,由他们自己负责,意思是和温家宝没关系。这个声明中,没有提到温云松,也就是他的儿子,因为外媒报导中,温云松借助了中国最大保险公司之一“平安保险”大发其财。温家宝的声明,显然意味着温云松和他无关,温云松自己负责的意味。

当然,要求当局调查,以及如有贪腐会接受处理这些建议,北京都没有也不可能实施。原因很简单,北京不能被外国和民间舆论牵着鼻子走。温家宝律师的声明,鉴于中共信用极差,中国民间并不买账,相关指责也并不会因此就消失。

海外主流媒体的相关报导,是否有中共大外宣的参与,我们不知道。但中共宣传部门痛恨温家宝,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2012年中共高层权斗如火如荼,王立军跑去了成都美国领事馆,薄熙来太太杀了英国人海伍德,但如何处理薄熙来中共党内意见不统一,习近平接班最高权力,受到相当的阻碍。

2012年3月14日,温家宝在全国人大闭幕后中外记者会上,藉王立军事件批评重庆,要求时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领导反思,从事件中吸取教训。温又旁敲侧击,暗批薄熙来主政的重庆市违背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搞“文革”一套,开历史倒车。这是中共最高层首次公开对王立军事件表态,并暗示薄难辞其咎。第二天,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即被解除重庆市委书记职位,4月10日被调查。

这是温家宝在任总理十年间,最政治的一次表态。这次表态,除掉了薄熙来,帮了习近平。但却大大地得罪了中共党内的极左派。

实际上,从2011年底开始,中共极左派就开始积极活动了。从2010年开始,中共内部一批外围的极左派,开始在中国大陆进行串联演讲,他们演讲的标题,是“反美备战,除奸救党”。“反美备战”,这个好理解;“除奸救党”,这个奸指的是内奸。中共内部极左派,大部分是“文革”期间的红卫兵,现在正好六十多岁左右,集中在高校、理论、政策和宣传部门。

他们热爱毛主席,痛恨走资派,他们所说的内奸,第一名的是邓小平,然后是赵紫阳胡耀邦,当然这两人已经死了,邓小平虽然去世了,但他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思想还要批倒批臭。随后还有很多内奸,江泽民是一个,朱镕基也算上,还有就是温家宝。

到了2011年和2012年,温家宝是唯一一个仍在台上的“内奸”,所以那段时间,中国大陆网络上发起了左派的所谓“送瘟神”运动。“瘟神”,指的就是温家宝。

2012年,北京极左派召开了一次上千人参加的左派大集会,号称是“真正共产党大会”,中国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在会上讲了一个多小时,公开表示不要怕牺牲,要再次革命。不少与会的左派因此热血沸腾,称这是一次“真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动员报告。

更早一些,极左派的某个头面人物,2011年9月到武汉活动,召见一些原红卫兵人物,声称斗争即将展开,胜利后“要杀五十万”阶级敌人。

中共内部的极左派早就存在,但在邓小平死后开始活跃。极左派的背后,有不少红二代,大多数人的父辈,在邓小平主政时期受到排挤,党政军各界都有。当然还有另一批人,“文革”时相当得势,但邓小平复出后清理“三种人”,就是在“文革”中造反派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分子,主要是这批人。邓小平清理三种人,主要是不让他们升官,但大部分仍在各种机构中,相当活跃。

大家以为极左分子都是势利眼,恐怕还不一定,有人还真的是因为意识形态,因为坚信毛泽东思想。我上大学的时候,八十年代初,学校里就有一个人因为抗议审判江青而卧轨自杀,还留下了遗书。

这批中共党内的极左派,一直都存在,从来没有消失过,并且因为他们正宗的共产主义理论话语,渐渐掌握了中共内部理论、宣传、政策部门,后期又掌握了大学。薄熙来2009年的时候,开始系统接受这批左派人士。

中共自改革开放之后,实际上走上了权贵资本主义加国家资本主义,其实两者差不多,也是必然重合的。结果是社会贫富悬殊越来越大,社会阶层慢慢固化,底层民众的生活境况恶化,这使得中共左派获得非常多的响应,2008年之后成为一股风潮。

薄熙来在重庆开始启动“唱红打黑”运动,目的正是为了拉拢这批社会力量。

习近平清除了薄熙来势力后,慢慢开始实行同样的策略,按照极左派的说法,叫做“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说穿了,就是“唱红打黑”。其实,不管唱红也好,打黑也罢,关键是获得绝对的不受质疑的权力。但左派重新得势是十分明显的,习近平上台后南方报系被整肃,他父亲支持的《炎黄春秋》也被关闭了,大批自由派知识分子被抓被打压,中国大陆正在回到“文革”。

前面提过,主管意识形态的极左派眼中,所有前领导人差不多都是“内奸”,当然也就不允许他们乱说乱动了。温家宝哪里能例外呢?何况温家宝还要“一个充满公平正义”,还要“对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质的尊重”,这完全和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完全无法调和,甚至根本对立。

左和右是对立的,但在一个体制下,却是一致的,就像一个人的左右脚和左右手。中共体制内的左右之争一旦变得你死我活,距离崩溃也就不远了。我们倒是要看一下,习近平的这只左脚,到底能够自己走多远?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22/1583995.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