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友群:习近平和马云的生死劫

—王友群:中共二十大前夕,习近平的生死劫

作者:
马云生意越做越大后,从电商行业转向其他许多领域,其中之一是投资媒体。在香港,马云收购了香港最有影响力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在大陆,马云投资了无界新闻等。结果,这两个媒体,在特定时间内,都成了反习媒体。

明年,中共将召开二十大。这次会议将决定中共最高层的换届和后年全国人大及“一府两院”(国务院、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的换届。

习近平能否三连任?习的人马能否占主导?是习当前最关心的问题。能否将习拉下马?则是反习势力最关心的问题。

习与反习势力的最后较量已经展开。自称“风清扬”的中国电商巨头马云,原本想做一个超然物外的人,却不知不觉卷入一场中共高层你死我活的决斗中。

公开反习的开始

中共反习势力跟习公开叫板,是从2016年3月4日,习反腐打虎的关键时刻,从中国大西北的新疆开始的。

那天深夜,马云参与投资的新疆无界新闻网,发表了一封自称是“忠诚的共产党员”写的公开信,称习“不具备带领党和国家走向未来的能力”,要求习“辞去所有党和国家领导职务”。

信中三次威胁习一家老小的生命安全。信的第一段说,之所以要求习辞职,一个重要原因是“出于你和你家人自身安全的考虑”。之后,谈到习的反腐打虎,说习继续这么干下去,“也可能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人身安全上的隐患”。最后一段重申,“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安全”,请习赶紧辞职。

马云生意越做越大后,从电商行业转向其他许多领域,其中之一是投资媒体。在香港,马云收购了香港最有影响力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在大陆,马云投资了无界新闻等。结果,这两个媒体,在特定时间内,都成了反习媒体。

反习的关键一步

2019年11月16日,被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运动搞得焦头烂额的习,再受重磅打击。这一天,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泄露文件揭示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大规模拘禁》的长篇报道。

报道称:《纽约时报》获得一份长达403页的中共内部文件。“它们是数十年来从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内部泄露出来的最大一批政府文件,为人们了解(中共)在新疆的持续镇压,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内部材料。”“文件包括近200页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的内部讲话,以及150多页管控新疆维吾尔族人的指示和报告。还有的提到把限制伊斯兰教的措施扩大到中国其它地方。”

“这些文件是一位要求匿名的中国政界人士泄露出来的,该人表示,希望文件的披露能防止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领导人逃脱他们对大规模拘禁应受的责备。”

泄密者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习是中共在新疆大规模拘禁穆斯林的总指挥。

习无法承受的罪名

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是习的声望由最高向最低剧变的转折点。

这个转折的关键在于:习与他最大的政敌——江泽民曾庆红达成妥协。从2013年1月开始,习发动反腐打虎战役,目的就是从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与江派第二号人物,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手中夺权。五年内,习查处400名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其中,大多数是江、曾提拔重用的。当时,习如果再往前跨一步,就是抓捕江、曾了。但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习被江、曾“假装认怂”迷惑,不再追究江、曾的罪行了。

中共十九大上,江、曾安插在习身边最重要的亲信——王沪宁,成为中共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之后,王不停地给习灌马列主义的迷魂汤,把习灌得晕头转向。

习头五年反腐打虎,听到、看到、接触到的是中共党政军最高层大量严重腐败问题,可能压根儿想不起来还有《共产党宣言》这本书。但是,王沪宁告诉习,必须学习《共产党宣言》。2018年4月23日,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共产党宣言》。2018年5月4日,中共举办高规格大会,纪念马克思冥诞200周年。习发表长篇讲话称,纪念马克思,是为了“向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致敬”。这个讲话肯定是王沪宁组织人写的。

中共十九大后,王沪宁用马列主义一步一步引导习向左转,促使习将他曾亲口讲的“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等忘到九霄云外,促使习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

去年6月24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在演讲中称:中共是一个马列主义政党,“习近平总书记把自己视为是斯大林的继承人”。

7月2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习近平总书记是一个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真正信仰者。”

2021年1月1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声明中称,中共对新疆维吾尔等少数民族犯下“种族灭绝与反人类罪”。

同日,拜登提名的国务卿人选布林肯在参议院表示,同意蓬佩奥的上述声明。

2月25日,荷兰议会通过动议,认定中共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罪”。

4月22日,英国下议院通过动议,认定中共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与反人类罪”。

3月8日,美国智库“创新战略与政策研究所”发布一份独立调查报告,透过全球50多个专家、学者,将中共迫害新疆维吾尔人的证据与联合国《防止和惩治危害种族罪公约》进行对照,认定中共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罪”。

习如果被指控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与反人类罪”,不仅涉及习必须下台的问题,还涉及习将被押上国际法庭审判台的问题。

马云公开叫板习

2020年,由于中共隐瞒疫情等,导致大瘟疫从武汉蔓延到全中国、全世界,给全人类带来一场空前大灾难。习成为众矢之的。

2020年,公开反习的中国人,是习上台以来最多的一年,言辞也最激烈。如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多次痛斥习是“黑帮老大”,要求“习必须下台”。中国著名地产商任志强称习是一个“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的薛扶民发公开信,呼吁立即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的去留问题,称“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

这些反习言论无疑对习产生很大冲击,但是,这些人还不足对习构成威胁。因为其中有的人身在海外,如蔡霞在美国,有的是退休老人,如任志强已退休六年,有的是书生,如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

尽管如此,习还是作了强势反击,采取各种措施,扑灭反习之火。比如,将任志强重判18年。

但是,习的这些严厉做法似乎没有影响到马云。到去年10月24日,在中共最大的直辖市——上海,马云再次“语不惊人誓不休”,公开跟习唱反调。

这一天,习派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会上发表讲话,要求中国“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明确指出:“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这是王代表习对“金融巨鳄”可能在金融市场上再次兴风作浪发出的强烈警告。

但是,马云在接下来的演讲中却说,中国不存在“系统性金融风险”。中共金融监管存在许多影响创新的问题,诸如“当铺思想”等。马云表示:“过去16年,蚂蚁集团一直围绕着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发展。如果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错误的话,我们将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马云跟王岐山针尖对麦芒,实际上,是公开跟习叫板。

在任志强被重判18年之后,马云不仅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在上海跟习摆出“对着干”的架式。这使习不得不怀疑:马云背后肯定有反习势力撑腰。

马云背后谁撑腰?

短短二十多年,马云从一个英语老师变成多次蝉联中国首富的电商巨头。这表明:马云是个极聪明的人,善于游走于官商之间,实现利益最大化。

马云的底色不是单一的。马云生在浙江,长在浙江,在浙江成家,在浙江创业,在浙江成为知名企业家,也是浙江利税大户。习曾任浙江省委书记,习之后,赵洪祝、夏宝龙、车俊、袁家军先后任浙江省委书记。这些人要发展浙江经济,肯定会给马云这样那样的支持。这在情理之中。

但是,马云创业始于江泽民当政时期,飞黄腾达于江当“太上皇”时期。1999年,马云创办阿里巴巴,担任阿里集团CEO兼董事局主席。2004年12月,马云创立第三方网上支付平台支付宝。马云与江泽民等家族的关系可能更深厚。

《华尔街日报》对马云旗下的阿里巴巴集团和蚂蚁集团的股权结构进行过调查,发现其中包括江泽民之孙江志成,江泽民的亲信——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儿子贺锦雷,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以及提拔重用江泽民的前中共元老陈云之子陈元等。

马云与习的生死劫

马云叫板习,表面谈的是经济问题,实质是涉及习生死的政治问题。

马云叫板习,并非一时冲动,而是他“审时度势”的结果。

马云在演讲中专门谈到:“这个世界虽然留给我们的发展机会很多,但是,关键性的机会也就一两次,现在就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所以,我想我还是要讲一讲我自己的一些想法”。

马云所说的“最关键的时刻”是什么时刻?实际上,是习上台以来最倒楣的时刻:在马列主义意识形态操控下,中美关系搞砸了,香港问题搞砸了,台湾问题搞砸了,新疆问题搞砸了,中英、中加、中澳、中日关系等都搞砸了,美国在国际上合纵联横,围剿中共,海内外骂习、反习、倒习、要求罢免习、习必须下台、政变、兵变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马云在这个时刻公开挑战习,习可能忍气吞声吗?

上海金融峰会后,习对马云采取了一系列整肃措施,包括紧急叫停蚂蚁集团上市,对阿里巴巴集团重罚128亿元,要求蚂蚁集团交出自主研发分布式数据库OceanBase和移动开发平台mPaaS,责令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停止招生等。马云的麻烦还没有完。

4月27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中共监管机构正对“到底是谁快速批准蚂蚁上市”进行调查,对象包括批准蚂蚁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监管机构、给蚂蚁IPO护航的地方官员,以及从中受益的大型国有公司等。

马云背后的人肯定面临清算;同时,马云背后的人肯定会反击。

一场另类“血战”已打响

4月25日,习在桂林参观湘江战役纪念园时,特别提到“湘江血战”,声称“在最困难的时候坚持下去”,就一定能如何如何。

1934年11月的湘江血战,是中共红军从江西瑞金撤退后吃的最大一个败仗,红军人数从8.6万多锐减至3万多。战役过后,湘江江面,密密麻麻漂浮的,都是红军的尸体,以至当地流传一句话:“三年不喝湘江水,十年莫吃湘江鱼。”

习的这番话不经意透露了习目前的真实困境。中共二十大召开前,习不打败对手,对手一定会置习于死地。

湘江血战是中共党魁博古推行极左路线的产物。此后不到两个月,博古在遵义会议上被赶下台。87年后的今天,不知习能从湘江血战中学到什么?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1/1587659.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