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敏洪奎: 习近平称拜登“先生”举世哗然

—透视“尊敬的拜登先生”

作者:
稍有教育程度国人应皆知,在中国一向并无使用“尊敬的”作为敬语习惯,所以其为仿外用语自可断言。然而纵在一般西方社会,无论公私往来,也并非以英语ESTEENED亦即尊敬的,作为交谈礼貌敬称。普京和拜登通话,必称总统先生或拜登总统,不会是非传统的“尊敬的拜登先生”。拜登向习近平致意,也不会称以“尊敬的习主席”,或“尊敬的总书记”。合理的推论是,使用这一形容词致候礼俗,应是源自俄罗斯。

作者指出,4月23日电视报导习近平拜登致候,所用称谓是“尊敬的拜登先生”。总书记不顾对方元首身份,称先生而不称总统,不无轻慢之嫌。图/撷自CCTV影片

4月23日电视报导习近平向拜登致候,所用称谓是“尊敬的拜登先生”。总书记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自任,却以这一俄氏语言称呼外国领袖,不惟略显滑稽,也很能象征今日中国,仍是满沾来自苏联戴奥辛毒剂,而也无意自拔。

“尊敬的拜登先生”一语,在国际礼仪似也欠妥。总书记不顾对方元首身份,称先生而不称总统,不无轻慢之嫌。不知他是潜意识里天朝上国心态作祟,抑纯是对外交礼数知识不足。不过此也非大事,值得注意的是“尊敬的”这一用语的启示。

稍有教育程度国人应皆知,在中国一向并无使用“尊敬的”作为敬语习惯,所以其为仿外用语自可断言。然而纵在一般西方社会,无论公私往来,也并非以英语ESTEENED亦即尊敬的,作为交谈礼貌敬称。普京和拜登通话,必称总统先生或拜登总统,不会是非传统的“尊敬的拜登先生”。拜登向习近平致意,也不会称以“尊敬的习主席”,或“尊敬的总书记”。

合理的推论是,使用这一形容词致候礼俗,应是源自俄罗斯。因为在俄国,包含苏联时代,确是惯以“尊敬的”称呼对方。而早期的中共,也事事以苏联为榜样,做到如孙文所说,以俄为师。苏共以马克斯列宁为圣人,中共也是诚惶诚恐奉为圣人。苏共有整风整肃,中共也即有整风整肃。苏共残杀消灭富农,中共也残杀消灭富农。

而在这一大气候下,俄国既有以“尊敬的”作为社交敬语成规,中共自也很自然搬来复制使用,以显示其“前进”。“尊敬的拜登先生”这一不合国情,也不符合国际礼俗古怪称谓,其缘起想即在此。

很具讽刺性的是,总书记显然未察觉得,“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尊敬的拜登先生”用语之间,所存有不可调和的文化矛盾。

他似乎也不知道,“尊敬的”也正如“不可分割”、“神圣领土”,都早已不是现代语言,而是属于比毛泽东时代更早逝去时代。

“尊敬的拜登先生”,恐也有其文法上的缺憾。正确的表达,是否应该是“我所尊敬的”或“众所尊敬的”。光秃秃的“尊敬的拜登先生”之称,是否很像一具无头之尸?

总书记一句“尊敬的拜登先生”,所暴露一些现象,无论对他本人或中国现政权,恐都无甚加分效应。

再就台湾而言,尽管中国宫斗剧大行其道,甚至五星旗飘扬街头,有人公然鼓动阵前起义投敌,都似俨然属于言论自由范畴,但“尊敬的”终究尚未成为正式外交用语,显示台湾和大陆化仍有一段距离,应是差堪告慰但也值得警惕。

要知贸然接纳另一价值体系惯用语言,所显示者即是心灵的不设防,甚至是降服归顺被同化的前奏,可不警戒哉?

本文全部篇幅,均是环绕“尊敬的”这一用语探索,也暴现习近平这位总书记不是一位现代人,而所谓中华民族纵能在他领导下“伟大复兴”,恐也不是中国人之福。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3/1588233.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