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世界新闻自由日《大纪元》记者抗议《大公报》跟踪偷拍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自北京去年在港强推《港区国安法》后,香港新闻自由状况急剧恶化。其中,一直敢于批评中共的《大纪元时报》,其香港印刷厂继上月中遇袭后,其香港记者梁珍在3天内2度被跟踪,甚至被上门骚扰。

人称“珍姐”的《大纪元时报》香港记者梁珍,在周一(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到了由香港中联办控制的《大公报》总部抗议。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自北京去年在港强推《港区国安法》后,香港新闻自由状况急剧恶化。其中,一直敢于批评中共的《大纪元时报》,其香港印刷厂继上月中遇袭后,其香港记者梁珍在3天内2度被跟踪,甚至被上门骚扰。

人称“珍姐”的《大纪元时报》香港记者梁珍,在周一(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到了由香港中联办控制的《大公报》总部抗议。她的其中一个诉求,是抗议日前有疑似《大公报》记者跟踪她。梁珍形容,这是“中共特务的手法”。

梁珍说:我们也是克服了自己的恐惧来到这里,向中共这种跟踪、这种下三滥的做法说不。我觉得我们香港人,不应该活在恐惧之中,让这种便衣、让这种互相文革举报、让这种跟踪、这种特务手法,变成香港的常态,这个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梁珍表示,自己早年在中国时,人与人之间不相信任,没有安全感;直至到香港后,觉得很安全。不过她慨叹,现在的香港已经不再安全,形容“到处都是特务、都是跟踪”。她直指《大公报》不是传媒机构,而是“中共的间谍机构”。

上月26日,梁珍到一家“黄店”采访,被一名头戴帽子、塞著耳机的中年男子尾随。梁珍用手机录影,并质问对方是否《大公报》记者后,该名男子迅速逃跑。

而就在两天前,即上月24日,一名男子到梁珍家住宅敲门,声称是一个外国姓程的朋友托他送东西,又说东西很大,放在楼下。梁珍回应不认识姓程的外国朋友并追问后,该男子支吾以对后离去。

而《大纪元时报》在香港的印刷厂,上月12日凌晨遇袭,四名大汉用铁锤砸毁印刷机,并向印刷机缝隙泼撒水泥及石块粉末,之后乘坐一辆白色轿车离开。

香港《大纪元时报》发声明,称遭破坏的印刷厂近年五度被破坏。上一次被破坏是在2019年11月19日,即反送中运动期间,同样是4名歹徒闯入印刷厂纵火。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3/1588431.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