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魏公公"可歌可泣"的一生

作者:

魏忠贤少时是个顶级人渣: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五毒俱全。混到20来岁时,爹被气死,娘被迫改嫁,老婆离他而去,女儿5岁就卖给人家当童养媳,还欠下一屁股赌债,天天被放高利贷的打手们上天入地逼命。他东躲西藏、风餐露宿、背井离乡、亡命天涯,还是躲不过逼债的追杀。

逼入绝境的他做了一个决定:自戕以保。这是青皮混混常玩的伎俩:宣布自己已经破产,从此退出江湖,希望债主们能留条烂命。

赌帐清零当然要付出点代价的,视债款多寡,有剁根手指、削只耳朵,甚至卸条胳膊,砍根大腿的。

魏忠贤烂帐一堆、债主众多,只有舍得大部件,才能满足众多打手的嗜血要求。他考虑再三,做出一个前无古人的决定:割掉自己的卵蛋以谢罪。说到做到,他发扬后世保定铁汉自锯病腿的精神,当众拿一把剪刀,把两枚睾丸剪掉了。

关二爷做刮骨疗毒手术,是华佗执刀下的手。魏二爷的自我阉割却是不依赖外界的纯粹自助。从坚忍刚毅的角度来比拼,魏二爷的壮举毫不逊色于前辈。

没有了鸡巴的男人,就象毁了容的女人,无法在正常社会生存,惟一的出路就是入宫。皇帝需要的就是这种有男人体质,而又没有本钱性侵后宫女人的假爷们。

耍奸使滑、投机取巧,不但使自己一无所有,还付了被迫割掉老二的悲惨下场,这个教训太深刻了。魏二爷狠下心痛改前非,告别过去,洗心革面,重新作人。

在宫中,魏二爷从打扫厕所、清理马桶做起。一改往日的轻浮下作,脚踏实地作人,勤勤恳恳工作,任劳任怨处事。一晃20年过去了,因为他的憨直,搏了个魏大傻子的绰号。

正所谓生资之高在忠信,非关机巧。魏二的朴实无华终于赢得了回报,不仅宫里人人对他交口称赞,还获得了皇帝最宠幸的女人客氏的青睐。

客氏是天启帝的奶妈,被封为奉圣夫人,是大明朝最有面子的女人。双方之间有点变态的畸恋关系。天启对她是百依百顺,言听计从。

魏二爷没有男人的家具,能得到大明最高贵的女人赏识,凭的只能是人格魅力了。经过客氏的大力举荐,天启被这个作风朴实无华的老太监吸引住了,试用一段后,由衷地赞叹:在这个浮躁的世界上还有这么个忠厚老实的人存在,真是难得啊。

魏公公的最可贵的品质就是对主子狗一般的忠诚,伺候每位主子都死心塌地,主子再小的事也是大事,自己再大的事也是小事。主子高兴了就是他最大的成功,让皇上舒畅是他的心愿,变着法让天启开心是他最大的追求。

天启爱好广泛,凡是能刺激感官的游戏来者不拒。斗鸡走狗,骑马射猎,倡优宴乐无所不好。魏二的任务不只是负责满足主子的一切要求,还要挖空心思负责开发新的娱乐项目,以满足天启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

天启小的时候喜欢玩排兵布阵,长大了当了皇帝,当然不满足于三五个小孩子过家家的般的游戏了,得升级为真正的刀光剑影,短兵相接。于是魏二招募了上万阉人全副武装,手执器械供他运筹帷幄。上万人一呼皆应,杀声震天,配以炮火连天,硝焰弥漫,着实让天启过足了大元帅的瘾。酣畅淋漓、志满意得后由衷感喟:还是魏公公好了!

魏二最值得骄傲的功绩是开发了天启的木匠艺术天赋,并创造良好的环境,让他的特长得以最大程度的挖掘。

自从迷上了木工艺术,天启象迷途的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他废寝忘食、如饥似渴地钻研木工科技,对处理政务这些闲杂事越来越不感兴趣了。

为了专心于科研工作,他把公公提拔为司礼监秉笔太监,把政务全权委托于魏公公替他处理这些烦死人的政务。在他眼里,魏公公忠心耿耿,全没半点私心,是最合适的人选。

但是天启忘了一点:公公是个文盲,看不懂奏章,怎么批阅裁定,下达指示呢?

身边的门客们鼓励他:有困难就应该设法迎头解决,领导交给的任务怎么能推诿呢,你要相信你自己能行。不认字不是障碍,我们可以把奏章念给你听,你有什么批示说给我们,我们用朱笔写在奏折上不就完成公文的审批程序了吗?

开始公公持谨慎态度,他揣摸天启的思路,领悟天子的精神,提出解决方案后,汇报给天启,经过同意,再批上朱文。

但天启对艺术的追求是心无旁骛的痴迷,魏公公的汇报让他烦不胜烦,他大发雷霆:刚来了灵感让你给搅乱了,求你不要打断我的思路。我相信你的忠诚,你也得给我个宽松的环境啊。

大明帝国的政务是繁琐的,一个帝国的大政方针压到了他的肩头。他招集识字的太监们一起审阅各地奏章,常常熬到深夜,累得筋酸肉麻。但看着帝国在他的意志下运转着,神圣庄严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魏公公的勤政赢得了众多美誉,他的看法决定着明廷大员的生死荣辱。与此同进,身边歌功颂德、孝敬奇珍异宝的纷至沓来。

开始他还不敢接受:我只不过按皇上的旨意办事,怎能收受贿赂呢?

但架不住送礼的甜言蜜语:你代表皇上操心苦累,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这点小意思根本配不上你立下的丰功伟绩。

身旁的太监们也规劝于他:您就收下吧,您不收,就伤害了大臣的感情,会影响工作情绪的,最后可能误了军国大事,最终受了损失还是大明国的亿万子民。

在幕僚的筹划下,公公出行的排场越来越大,警车开道,沿途戒严,护从如云,直逼天子的排场。

他有点不安:犯得着这样气派吗,这影响不好吧?

左右侍从打消了他的疑虑:您代替天子处理政务,本人也代表天子的形象,出行寒酸了,丢的是大明朝的面子。只有代表天子把威仪使足了,才能更有效地治理国家啊。

魏公公视察到自己的寝墓造得奢侈豪华,大超标准,心中不安。但负责官员严肃地批评了他:你以为还是倒马桶的啊。国家有规定什么工作什么报酬,干啥活享受啥待遇。你要注重自己的形象,不要给政府形象抹黑啊。你做的是皇帝的工作,按同工同薪的原则,就应该享受这种规格的待遇,你要是坚辞不受,就是带头违反大明朝的按劳分配原则,大家伙可是绝对不能答应的!

尽管多达八成的大明子民对魏公公的业绩表示由衷的赞誉,但总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小人鸡蛋里挑骨头。

御史杨涟首先发难,上书天启,指摘魏公公犯下24条大罪,明确指出太监干政是违反明朝宪法;出行规格超过规定标准,修陵墓时奢侈豪华,助长了歪风邪气。而仅凭太监专持朝政一项,论罪就当凌迟。

魏公公听小太监念了弹劾他的雄文,瞠目结舌:我处理朝政,是皇上亲口委托的,这有什么错?就算待遇超标,也犯不着凌迟啊。我们做太监的没有家室之累,是最有资格全心全意为皇帝服务的群体。大明的宪法规定人人平等,为何对我们这个群体,会有这种歧视性规定。

他不敢隐瞒,把奏文呈给天启。但是天启的科技攻关正到了紧要关头,正在集中精力苦思冥想,但看到公公脸上写满忧伤,突发塌天大祸的样子,不得不舍下手头工作。

他耐着性子看完杨涟的长篇大论,哭笑不得:这什么烂事也值得兴风作浪?魏公公替我处理政事是我亲口授权,外人不得干涉。至于他大兴土木,出行超标,是行驶皇权的职务行为,是为了给皇家增光添彩。杨涟只不过是嫉妒心作怪,纯粹是危言耸听、无事生非、胡搅蛮缠。本当治其重罪,念其三代老臣,割职为民,永不录用。

天启当众宣布处理决定后,急忙退朝,加班加点,继续自己未完的工程,努力挽回因此造成的损失。

有天启的大力支持,公公心中大慰,更坚定了为主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信念,用加倍的工作来回报天恩,

但事情并没有过去,朝臣的奏章并没有停息,上书破口大骂的还是不绝于耳。公公顶不住这种排山倒海般的压力,只能老老实实地向天启汇报。

天启看了这些了无新意、千篇一律的奏章,一筹莫展:怎么才能摆脱这些赖皮的骚扰啊。

大明朝的宪法里白纸黑字写着言论自由的条款。大臣们凭这一条,往往站在道德至高点上对国家元首百般凌辱。而皇帝就是被骂了八辈祖宗,也只能干着急,不能将骂客下以大狱。

海瑞骂嘉靖时还编着段子:嘉靖嘉靖,家家干净。意见书指着鼻子骂:你自私残忍,既昏又暴,不但不称职皇帝,连个男爷们都不算。因为你的荒唐无耻,天下没人把你当根葱。

李三才指斥成历:你出台无数祸国民的邪政,不过是想从民间多捞银子罢了。造成了末世乱象,引得老天爷都要愤怒了,我看你的江山也快玩完了。

这些骂当朝大大的话,放到咱大清国,早被失踪、被偷漏税、被嫖娼了。

到天启这,大臣们越发肆无忌惮,个个是找岔挑刺专家。他喝酒刚一过量,就有人指责他象个市井酒鬼;骑马跑得性起了,有人骂他耽于玩乐;就是跟妃子们床戏延长了,也有人跳出来警告他色中刮骨钢刀。

总之大臣们是拿无欲无念的圣人标准来要求皇帝,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大公无私毫不利已,给大明朝子民做一个雷锋式的榜样。

听了主子的诉苦,魏公公简直是出离愤怒了:老朱家牺牲了几千万先烈打下的江山,不就是为了享乐人生吗?凭什么要他当苦行僧,凭啥当忍气吞声的冤大头?

他向天启建议:先帝爷担心大臣们欺君反上,制定过廷杖家法:冒犯主子尊严的,有权下令用棍子打屁股。你心底仁慈,不忍下狠心,才使得他们无法无天。为维护皇家尊严,你得下令重启这一制度。对不听劝告,屡教不改的就是要棍棒伺候,看你们的臭嘴硬还是咱碗口粗的棍子厉害。

重启廷杖的命令甫下,耳根清静了几天。但还是有不识时务的,出来顶风作案。他就是工部的万景,因为工作上的事与魏公发生了一点摩擦。愤而上书,大骂皇帝自甘下流,陶醉于奇技淫巧,纵容没卵蛋的太监胡作非为。

天启的科研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制造的水车喷泉,能托起核桃大木珠,客氏、魏公看了赞不绝口。正洋洋自得、踌躇满志,听了侍从念了这些恶言毒语,怒火中烧:太伤自尊了!蔑视我的成就不说,还顶风作案,不拿你杀鸡吓猴,皇家威信何在?下令依律廷杖100。

数十位武阉在午门掀翻万景,结结实实地打了一百棍。打完了一群太监手执钢针蜂拥而上,往他身上乱扎,齐声怒骂:你搞种族岐视,诋毁的不只是我们敬爱的魏公公,污辱的是我们整个团队。

万景抬回家,不几天就死了。

这一百棍打出了威风,打得百官禁口。无人敢以身试法了。

经此一役,魏公公更加笃信:忠诚是无往而不利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中肯地说,公公为国事是尽职尽责的:他开征商业税和流转税,向富人收取个人所得;取消苛捐杂税,减轻底层百姓的负担;提拔赵星南、孙承宗,袁崇焕等战将,有效地抵抗边境的入侵。他还向国家捐款,资助辽东战事兵器马匹等物品。这些措施都起到了有目共睹的成效,赢得了众口一词的赞誉。

但敌对势力是看不到光明一面的,在他们的言论里,阉党执政期,民不聊生水深火热。他们到处散布谣言,阉党最终将篡位自立,天下即将大乱。

风声传入天启耳中,龙颜大怒。他尝到过社会舆论害死人的苦头,比如他和奶妈的关系纯属个人隐私,但民间却传得沸沸扬扬的。小民们素质差,胡猜乱想谣言满天飞到也有情可原,老诚持重的大臣们却也没有不信谣不传谣的自觉性,纷纷不怀好意地上书求证:听小道消息讲,皇帝您还是雏的时候,就被奶妈勾上手了,有这事吗?

现在他们把舆论的矛头指向忠心耿耿的魏公公,显然是要颠覆大明江山,不查出幕后真凶,则传承了几百年的朱家江山将危在旦夕。

在魏公公的领导下,东厂、锦衣卫侦骑四出,果然查获一切谣言的背后,有个庞大的集团在运作、炒作。这就是以杨涟为首的东林党,他们自居正人君子,满口仁义道德,背后却扇风点火,搞阴谋诡计,打击异已,培植同党。再深入侦察,又抓获了左光斗、魏大中等六名集团头目。

经过审讯发现,这个组织历史渊源极深,它们早在20年前就把持朝政,打击异已,妄议大政方针,无法无天。前朝的移宫案、红丸案、梃击案,都有他们在背后操纵的黑手。他们权势熏天,不仅胁迫群臣,还把手伸向了皇宫内院,左右着帝业兴废。如果不及时清理必将颠覆大明江山。

这六名头目都是怙恶不悛的元凶,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强词狡辩、咆哮公堂,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东厂、锦衣卫联合执法,对六人严刑拷打。

必须承认,审讯的手段是毒辣了点,以至于六人受刑后全部死于狱中。但清除邪党不是请客吃饭,不能温良恭谦让,对这种死不悔改的花岗岩脑袋,用红色恐怖对逆党实施高压严打,有时也是必不可少的。

魏公公乘胜追击,扩大胜利成果,东厂的精英们再接再厉,又破获了高攀龙、周顺昌等七人反皇帝集团,以雷霆万均之势,给以毫不留情的镇压。

捷报传来,天启大为赞赏,他指示魏公公严把舆论关口,不要给东林党徒以反扑的机会。

魏公公不辱使命,他招募了庞大的特务集团,对民间流言蜚语实施监控。喊出的口号是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

有一个案例生动地体现了东厂和锦衣卫同志们明察秋毫、赏罚分明,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的严谨态度和作风。

四个农民工深夜在密室内喝酒,一狂徒喝高后,忽然失心疯似的大骂魏忠贤。

三人连声喝止,此人仍张狂叫嚣:他一个没鸡巴的阉人,有本事就把我的皮剥了!

话音刚落,七八个锦衣卫破门而入,把他人五花大绑捆成了棕子拖上囚车,另三人也被请上车跟随。

车入刑讯室,魏公公笑眯眯对狂徒说:你想让我扒你的皮,我让你实现这个愿望。

手下人把他捆在柱子上,用烧化的沥青浇在他身上,等沥青凝结后,连皮撕下来。这个方法是魏公年少时在杀猪坊学到的。

行刑完毕后,公公奖三人每人一百两,以表彰三位能坚持真理,不附逆竖。

经过常抓不懈的严打,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各种奇谈怪论、负面新闻一扫而空。正能量得以最大程度的弘扬,朝廷内外、田间地头尽是歌功颂德之声、处处感恩怀德之民。

看到社会风貌焕然一新,人们载歌载舞、形势一片大好,天启乐得合不拢嘴,多次下旨嘉奖忠肝义胆的魏公公。

随即有人上书称:魏公公功高伊吕、才压管商,理当造生祠以表彰。建议得到天启的批准。生祠建成后,天启于百忙中抽出时间亲临剪彩,并亲笔题词以示大力支持。

更有大明社科院院士们争取到一个科研项目,以严谨的科学态度,把公公的丰功伟绩与历代圣人作了一翻PK后,得出一个结论:魏公之圣德已远超亚圣孟子,堪与孔圣人比肩,当与孔圣人共入祀庙,接受世人的祭拜。

公允地说,魏公公是个优秀的奴仆,他忠实于天启帝,从没有刻意培植自己的势力,也没有篡权谋位的野心,他一生兢兢业业象一支蜡烛,为了主子燃烧自己的生命,奉献自己的忠心。如果魏公公死在天启之前,就会是个完美的结局,他一定会被追认为久经考验的某主义战士,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什么的,在八宝山安放,逢清明受小朋友的扫墓祭拜。

现实中,天启坐了7年皇位,在24岁上就驾崩了。临死前把魏公作顾命大臣嘱托于承位的弟弟,再三叮嘱要待若股肱、依若柱石。

但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是历史传承,继位的崇祯将公公的爵位一捋到底,让他到凤阳祖陵守陵,实质上是劳动改造。这时阉党还有庞大的势力在朝,他们劝公公拼死一搏,或能逆势翻盘,如果束手就命会性命不保。但却得到公公的严辞拒绝,我忠诚于皇帝之心永志不渝,宁可主子负我,决不负主子。

失势的公公在守陵的路上,得知皇帝有派出锦衣卫追杀于他的意思之后,一腔悲愤,泪流满面。我为大明朝辛苦一生,耗尽了毕生精力,想不到新君不留情面要我这托孤重臣性命。

魏公踩在凳子上,把头伸进绳套时,发出一声叹息:30年前,我因为不会规规矩矩做人,丢了老二;想不到而今又因为兢兢业业做事,没了老命。到底人的一生该何去何从呢?

公公的死被新帝解读为畏罪自杀,他下令挖出尸身,割下脑袋悬挂示众,尸身凌迟。魏家庄院查抄拆毁,与他沾亲带故、攀附过权势的多被处死。据传押赴刑场砍头的还有无知的婴儿,临砍头时还在昏昏沉睡中。同村姓魏的怕被牵连,大都弃家逃命,或隐姓埋名,或改姓“卫”。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凯迪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5/1589055.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