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苏晓康:袁世凯覆活

作者:

【按:有一种观点认为,八九六四这场冲突,在学生与邓小平的博弈中,有搅局的玩家,才弄到双输结局,其中最大玩家,便是“杨家将”。蹊跷的是,前几年出现一本《六四真相》,坊间称有杨家背景,就更是惹人猜测这兄弟俩的狡诈。邓小平临死前罢黜了杨氏兄弟,可是赵紫阳在最后留下的回忆录中,依然对杨老大没有贬义,是我很奇怪的。】

晚清有个"袁项城",在帝制倾废之际,凭出卖、度势、投靠、离间、暗杀等等,总之是娴熟的权术,逼退宣统,压服民国,窃得总统,旋又覆辟,玩出了马基雅维利也难描述的政治游戏。大凡极权中枢虚弱的时候,总会有玩家出来弄权,八九危机中也不例外,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这里的关键,是晋见"老佛爷"的管道。西太后"垂帘"时代,大臣想见她,必先通过太监李莲英、小德张,至少野史演义上这么说;朝臣能见到慈禧的,大概只有恭亲王奕忻和李鸿章,也要经过太监才行。所以在山寨版"垂帘"时代,邓小平想见谁,或谁想见邓,必须通过杨尚昆,可见这个人位置的吃重。在这种制度设计里,杨尚昆甚至比"老佛爷"还关键,八九悲剧,他何能脱了干系?

"杨家将"这位老大,文革前的中南海大管家,成为邓与政治局常委的联络人,位居中枢,当时可以随意出入邓府的,只杨一人。杨尚昆曾单独去邓府两次,赵紫阳毫不知晓,在他的书中也没有痕迹;可是张良的《六四真相》里,甚至出现"谈话记录",既然在"垂帘"中,又是私下场合,怎会留纪录?除非是杨的事后追记,为了留档自保。在八九大冲突里,杨窥视邓的态度需分秒不漏,怎会只去两次、每次又怎会不留记录?杨开始支持赵、反对戒严,后来大颠倒,唯邓之马首是瞻,但他自己的小算盘究竟是什么,至今一笔糊涂账,甚至赵紫阳到死对他毫无芥蒂,笔下颇多褒词。

杨尚昆有纵横捭阖的空间,关键更在于"军委主席"一职的悬浮。皖南才子吴稼祥曾在大内行走,颇谙机关,也是他最早提出"二十世纪的袁世凯"这个概念,我们不妨听他怎么说:

‘中共13大时,我是中央主席团会议秘书,在一次主席团会议上,杨尚昆向大家表功,叙述他是怎样劝留邓小平的。他说邓小平要在13大全退的决心很大。薄一波发动中央顾问委员会各支部对他进行车轮战法,轮流劝小平同志不要退,都刹羽而归。薄只好请高人出马,找到了杨尚昆。杨见邓,只说了一句话,就把邓说服了。可见他的内功何等深厚。他说:"小平同志,你全退,我们赞成。但是,你想过没有,三军统帅谁来做?"他看了看邓的表情,然后轻轻地说:"你放心,我还不放心呢!"

‘这分明是在告赵紫阳的状。邓全退,三军统帅自然是总书记赵紫阳,还用问吗?问过以后,知道邓想到了赵,马上补上一句,"我还不放心呢!""我"是谁?军委常务副主席。话的分量够重了。邓想了想,说:"我有个条件,你们不答应,我就全退。我推荐赵紫阳做军委第一副主席,我随时把军委主席一职交给他。你们答应了,我半退,只兼军委主席一段时间。"’

这是中共江山社稷的死穴,打天下一代雕零,后嗣空虚,"邓改革"走过十年,渐渐触碰到它,一定波澜大起,所以八九是一劫,过了它之后就出现"自己子弟"的安排了。当时整个元老层戒心赵紫阳,破局只能政变。杨尚昆于是有了玩火的机会。

让我们看吴稼祥如何分析。他说,邓小平只要让出军委主席,杨就随时准备搞掉赵紫阳了。4月25日赵紫阳赴朝鲜访问,行前他怕有人捣鬼,特地交待,他不在北京期间,不许召开中央常委会,作重大决定前要让他知道。谁知赵刚上飞机,李鹏就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随后杨尚昆就带领他和李锡铭、陈希同去见"老佛爷",引出邓"三不怕"(不怕流血,不怕骂娘,不怕制裁)讲话,吴稼祥在此点睛:

‘此举十分高明,用谋略术语说,这叫一箭双雕。首先是把邓小平逼到墙根,不怕流血是你说的,只要发生流血事件,帐都会记在你头上,邓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完了;其次是把生米煮成熟饭,给学生运动定好性,让赵紫阳回国后没有回旋余地。接受四二六社论的结论,赵就要带头镇压,但功劳是杨尚昆、李鹏的;不接受,就要冒与邓小平直接对抗的风险。当时我就听说邓的一个女儿对这样的传达很有意见,说,"怎么他们的话都没有了,只有我爸爸的?"’

杨尚昆在另一端,又忽悠赵紫阳,一直给他以撑腰的感觉,以致赵从头到尾都说"尚昆是支持我的"。赵从朝鲜刚回来,第一个给他打电话的就是杨,他问赵紫阳:"我们该怎么办?"——这是什么意思?是套赵的话,引诱跟他联手,软禁元老吗?从权力结构来说,当时杨尚昆跟谁结盟,天平就会倾向谁。吴稼祥如此破解:

‘他已经套出邓小平"不怕流血"的话来,把他置于无路可退的尴尬境地;如果再套出紫阳"对老人动手"的话来,那紫阳也就彻底掌握他手里了。无论怎么干,他都会立于不败之地。假如密谋败露,他说自己那样做是有意套紫阳的话,好向小平汇报;如果反邓成功,老人们一网打尽,只剩下他一个元老。他的野心是要代替邓小平做几天老皇帝玩玩。’

一番腥风血雨后,杨尚昆最终背弃赵紫阳。杨尚昆的"国家主席"顶戴上,沾著赵紫阳的血,末了还是邓小平夺了他的顶戴。"大玩家"玩别人,最终也玩了自己。

但几年后,这位"镇压执行人",又对三〇一医院军医蒋彦永说:六四事件是我党历史上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现在他已无力去纠正。这个细节来自神秘的《杨尚昆日记》:

‘1998年3月25日:"今天北京301医医生蒋彦永来我住处,向我汇报他访问台湾的情况。他汇报完毕后,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我能否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和经历告诉您?我说当然可以,他便讲述了64期间他抢救被子弹打伤的民众情况,其中还包括一名解放军少校。也谈了他对64的看法。他问我解放军怎么能够向老百姓开枪?我听了以后,无语。他还告诉我,他和其它一些党员起草了一封给人大和政协的信,要求平反64,并从口袋中拿出这封信让我过目,我看了后,过了很久,说,64是我党历史上犯下的最严重的一次错误,我年纪大了,已经无力纠正,但只要共产党是一个坚持实事求是的政党,就一定会纠正这个错误,在适当的时期为64平反。"’

据传1997年11月,杨尚昆就自己的日记,向中央政治局请示:"我身体极度虚弱,有可能去见马克思,如何处理有关我的日记资料档案?"李鹏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告知杨尚昆:"现在工作繁多,也很覆杂,还是你保管好。"1998年3月2日,在中共第十五届第三次全会后,杨尚昆又提出有关资料问题。中共中央主席江泽民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对杨尚昆说:"常委和部分政治局委员都看过,还是由你保存比较合适,考虑到多个方面:党内团结、党的形象、邓小平同志功过评价、等方面。"直至杨尚昆逝世后,他的日记一直由中央政治局属下的机要局保管。2009年3月,中共对杨尚昆日记作了启封,有限范围作党史研讨,不作政治结论。

又据吴稼祥分析,二〇〇一年横扫中外的"天安门密件"(又称《六四真相》),也是"杨家将"背景,为了洗刷"屠城"罪责,此说很有见地。

这个"袁世凯视角",实乃"六四公案"至今唯一公开的高层秘密,其中有关胡耀邦与杨尚昆的谈话,留下很多珍贵细节,让人一窥"虎狼"原貌:

‘1988年7月14日:耀邦告诉我,没想到小平同志这么霸道,听不得任何的不同意见。竟然搞垂帘听政。很后悔采用卑鄙手段搞倒华国锋,扶持邓小平。耀邦说,西单民主墙就是在邓小平的怂恿下搞起来的,目的就是搞臭华国锋,让邓小平上台。但没想到,邓小平上台后便把民主墙封掉了,把魏京生也抓进了大牢。

‘1988年7月19日:耀邦告诉我,1976年四五事件也是邓小平怂恿他搞起来了的。他已经与作家师东兵在88年3月和4月两次谈过四五事件的来龙去脉。是秘密地在家里与师东兵见的面,连家人和秘书都瞒住了。耀邦告诉我,76年1月15日,邓小平在周总理追悼会上致完悼词后,找到我说,今天我给总理致悼词,或许我们死后就没有人给我们致悼词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要搞点行动。3月中旬,邓又找到我,说他的孩子听人说,4月5日清明期间,有人决定去天安门给总理送花圈。这是个好机会,要想办法把事情搞大,给主席一个刺激,证明并不是人人都听他的。耀邦又说,小平让我找几个干部子女,让他们去工人中间鼓动一下,把矛头对准江青和张春桥。但有个别人把矛头对准主席,这也是我们没有料到的。另外,那些人又大搞打砸抢,打伤了许多的解放军,小平后来也很生气。认为这是让他下台的直接导火线。这也是后来我们没有给四五高调平反的原因。因为如果那几个人如果不把矛头对准主席,不搞打砸抢,主席根本就不会让小平下台。而他就会在政治局会议上反击江青和张春桥了。

‘76年4月5日邓小平专门坐车去了天安门一趟,观察广场的动静。回来后,透过家人对我说,广场人很多,干得好!但他谎称是去北京饭店理发的。其实邓小平一直都是让北京饭店的师傅去他家理发。"

‘1988年8月5日:又和耀邦见了一面,耀邦说,小平是过河拆桥式的人,你要当心。同时,耀邦又向我透露了一件大事,说这是他最见不得人的事件,不说出来对不起自己的良心。80年4月,我们当时以清理"三种人"为理由,将北京市公安部门24名科级到处级的干部骗到云南大理秘密枪决,当时还派了王震去现场观看。我问,为啥子秘密枪决他们,他们犯了啥子罪?耀邦说,他们当时掌握了我和小平是76年四五事件幕后指挥的证据。另外,有些人也掌握了邓榕和其他的高干联动成员是1966年8月5日打死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副校长卞仲耘凶手的证据。当然,还有人也掌握了联动成员于66年8月在北京大兴县杀死大批所谓的"黑五类"人员的证据。我说,我知道这件事,杀人的主谋高福兴和胡德福不是当时就被判刑了么?耀邦说,是呀,可高福兴和胡德福在75年9月突然翻供了,说是联动成员干的。他们是冤枉的。但75年9月小平同志已是政治局常委,把这件事压下来了。83年小平指示我给高福兴和胡德福平反,我便照着做了。但北京市公安部门的几个干部秘密向这些"黑五类"人员的家属通风报信,结果这些家属便起来闹事,反对给高福兴和胡德福平反。小平很震怒,指示我将北京市公安部门的这几个干部也作为三种人秘密杀掉。我听了后很震惊,说我们现在讲法治,怎么可以这样随便杀人,四人帮也没有这么干过呀?耀邦说,所以我内心有愧呀。但我已经指示将这24名干部作为因公死亡处理了,也给了他们的家属抚恤金。其中五个干部也授予了烈士称号。

‘1988年8月6日:耀邦说还有一事很后悔,凡是群众给他写信攻击邓小平的,他一律转给公安机关,要求严厉查处,并将查处结果告诉他。结果有300多人被判刑,其中60多人自杀。’

——摘自《鬼推磨》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9/1590740.html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