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美5G网速竟比中国快7倍;华为残了,经销商嫌弃;数字人民币试验,百姓不买账

火箭落点误差万里,党媒欢庆“真准”;马云现身,又瘦了;外卖骑手:陷入算法困境,被资本剥削到极致;美国商会:送钱给不上班的人正在扼杀经济复苏!

在中国企业越大风险越高!华为和中共走的近,遭到美国制裁,现在已经残了!马云在国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也落得被限制出境,5月10日现身阿里总部,威风不再,人也瘦了。马斯克也是一样,被中共整的跪地求饶。

中共官媒善于以假乱真,给党涂脂抹粉。中共的长征5号B遥二运载火箭预测坠落地点,误差万里,但中共党媒依然欢呼“预测真准”,中国“技术先进”。

5G技术也是一样!美国的5G速度是中国的7倍,中共还沾沾自喜。

中共数字人民币早期试验效果差,百姓不买账。

惨!中国外卖小哥,安全没保证,权益没保障,大数据技术成了美团等企业剥削他们的重要手段。

拜登救助政策养懒人!美国商会表示,送钱给不上班的人正在扼杀经济复苏!

中共预测火箭落点误差万里,无碍党媒欢庆“真准”

中共的长征5号B遥二运载火箭不受控坠落地球,连日引发舆论批评。中共官方则一片沉默,直到坠落前一刻才预测残骸再入大气层的时间地点,而且虽然预测落点与最后实际落点相差万里,但中共党媒和网络上依然欢呼“预测真准”,中国“技术先进”。

北京时间5月9日上午7时,即火箭坠落约3小时前,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才发布预测称,长征5B火箭残骸将于上午10时12分左右进入大气层,误差为15分钟,坠落地将位于地中海的希腊克里特岛东方海域。

就在中共预测长征5B火箭坠落前,美国也更新预测指,火箭可能在9日10时11分的前后1小时再入大气层,坠落在希腊地中海周边地区。

和美方稍早的上述预测相比,中共的数据并无太大出入,只是稍微增加了“精确度”。未知两者是否存在关联。

火箭残骸最终坠落地点约在马尔代夫西南方近海,距离最近的有人居住岛屿仅约42公里,距离中共之前预测的地中海地点将近5000公里。

就在国际舆论表示庆幸的同时,中共党媒和网络上开始炒作中共“预测准确”,“西方敌对势力抹黑徒劳无功”云云。

包括《环球时报》在内的党媒,宣传中共所预测的“上午10时12分前后误差15分钟”,比美方所预测的“10时11分前后误差1小时”还要“精确”,但对中共预测“再入区域为地中海”只字不提,而将其归结为“美方的错误预测”。

党媒还引述专家的话称,因为中共掌握长征5B火箭的精确参数,“对于落点估算有着先天优势”。

中国网络上也一片“欢欣鼓舞”,五毛们纷纷宣传“中共预测准确”,“外媒谣言破灭”,“让全世界看到中国科技大秀”云云,仿佛中共早就“成竹在胸”。

在火箭残骸落地前,中共已连续多日保持沉默,没有公布任何信息对可能的落点和时间给出警告。专家分析,因为中共任由火箭不受控坠落,因此无法给出准确预测。

党媒还暗示,火箭用完后不受控坠落是“国际通行的做法”。但麻省理工学院空间推进实验室(Space Propulsion Lab)主任洛萨诺(Paulo Lozano)日前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几乎所有的火箭都设计了专门引擎,引导火箭在完成任务后重返地球上指定的无人区域,人们从未听说过美国火箭不受控制地返回地球上不确切的位置。

马云公开现身阿里巴巴总部,又瘦了,传被限制出境

5月10日当天阿里巴巴迎来第17个“阿里日”,久未公开露面的马云现身杭州阿里总部,身形消瘦。但上月网传视频显示,马云深夜和好友在酒吧喝酒聊天,他当时胖了不少。

据中国财经媒体“三言财经”5月10日报导了这一消息。

照片显示,马云与多名阿里巴巴高管坐露天巴士,马云穿着一件蓝色的T恤、一条白色的裤子和一双中国风格的布鞋,面带微笑。

马云还在当天的“合伙人有约(Meeting with our Partners)”上发言。

据了解,“阿里日”来源于2003年,当时一位员工被确诊“疑似非典”,全体阿里员工必须搬着电脑回家隔离办公。2005年起阿里决定把每年5月10日设为“阿里日”。

4月19日的网传视频显示,马云深夜和好友在酒吧喝酒聊天。

但当时的视频中,马云穿着黑色短袖与朋友把酒言欢,看起来精神不错,还胖了不少,脸颊明显胖了一圈。一些网友猜测马云是否,因当局针对阿里系而压力大导致肥胖?

图:上月马云穿着黑色短袖现身酒吧,胖了不少。

外卖骑手:陷入算法困境,被资本剥削到极致

近日,一篇北大博士分析有关外卖平台用算法剥削骑手剩余价值的论文引发中国社会的广泛关注。据“美团”代表披露,该平台下有近千万的骑手属于外包员工,不受劳动法保护。与此同时,为“外卖小哥”维护权益的北京“骑士联盟”盟主陈国江因组建有工会性质的互助群,上月已被正式批捕。

中国短视频博主曹导在体验骑手生活的一天里遭受了种种困境,包括为赶时间逆行、超时惩罚、不允许乘坐电梯和进入高级商场等,“当一个行业里面守规矩的人得到的回报是收入下滑,并且没有任何奖励,还会被其他同行嘲笑,那这个行业就是恶性竞争、劣币驱逐良币,一个有问题的行业。”

上月底,北京市人社局副处长王林体验骑手生活,送外卖十二小时仅赚人民币四十一元。王林公开感叹挣钱不易,引爆舆论。近日,王林携巡视组与“美团”公司代表对话。美团代表称,目前美团平台上的注册外卖员中近一千万人属于按单计价的外包员工。

图:中国一景:带娃送外卖

代表说,这些非正式员工只有每天三元的商业险,且是从佣金里扣除。一旦骑手发生意外,将由商业保险承担,而商业保险仅包含保额六十万元的身故伤残险和五万元的医疗费用。近千万的骑手由第三方公司缴纳社保,但实际上,这些公司一般只按照最低缴费标准缴纳,有的甚至不缴。

一位因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深圳劳工人士王先生(化名)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外送公司与骑手不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是利用法律灰色地带降低成本的普遍现象:“按照现在我所了解的,很多并不是劳务合同而是劳务承包合同,按件计酬。这样就不受现在的劳动法限制,也没有工作时间的基本保障,从法律角度说是灰色的、不太合法的。”

据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统计,2019年上半年,仅上海市涉及快递、外卖行业的各类交通事故共325起,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伤。2020年,广州市非机动车交通违法查处40余万起,仅外卖送餐行业交通违法占比就高达8%。

2018年,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后陈龙为完成毕业论文,而体验了近六个月的骑手生活。他近期在论文中写道,外送平台通过收集和分析骑手和消费者的数据,来判定和规划骑手的送餐时间。一旦骑手发挥自主性,比如抄近道、超速、逆行、闯红灯等提前完成送餐任务,系统将进一步压缩送餐时间并在附近的订单配送中应用,或组合附近的订单让骑手配送。然而,平台却不承担骑手在发挥自主性时遇到的任何风险。

王先生认为,在大数据时代,数字管理是资方加大剥削劳动者的重要手段。在中国,大数据作为新兴事物,其收集和应用仍缺乏监管,短期内很难反抗技术对人的控制。

世界5G网速对比,美国竟比中国快近7倍?

5G网络建设在全球如火如荼开展,大陆传媒报道,5G网速对比,美国排名第一,南韩排名第二,而排名第三的中国大陆比美国竟慢超过7倍之多!

据全球移动供应商协会(GSA)公布,目前全球已经有101家营运商,在44个国家推出3GPP标准的5G商用服务。美国采用毫米波技术来建设5G,信号波长短,所以必须要建设大量的5G基地台覆盖信号传递,建设成本高。但美国5G网络的速度最低达到了1,000M以上,最高可达2G的网速。

报道指出,中国大陆三大营运商采用2.6GHz频段来建设5G,在4G基站的基础上进行改造,不用新建5G基地台,虽然快速推进5G网络覆盖,但大陆5G网速逾270M。

南韩5G网速排名第2位,报道引述华为营运商BG总裁丁耘表示,南韩5G网络速率是600多M,其5G网络速度之所以比中国快,主要是因为南韩三星和南韩营运商采用的都是Sub-6频段中的3.5GHz黄金频段来进行5G网络建设。

华为伤残,经销商嫌弃:华为已经不重要了

华为消费者业务负责人余承东日前在朋友圈转发文章,自爆华为因遭进行4轮制裁,消费者业务陷入极端困境,无法发货。事实也是如此,华为失去王者地位,呈现伤残状态。

《界面新闻》今天以长文分析了华为殒落后,中国手机市场的厮杀概况。文中称,2020年9月美国对华为发布的禁令正式生效,华为手机业务笼罩在“断芯”阴影中。大家都心知肚明,占中国手机市场比重一度接近50%的王者即将失去地位,市场面临大洗牌。

华为空出的市场,正是OV、小米和苹果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经过2季厮杀,据统计,中国今年Q1智能手机出货量显示,华为正式从第1的跌至第3,vivo和OPPO以市占率23%、22%的微小差距分居前2名,小米排第4。

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前5大中,除华为下滑50%外,OV、小米均有70%左右的成长,苹果则呈现翻倍增长。

在这场激烈厮杀中,无论是线上线下都竞争激烈,甚至出现每家厂商开始重视线下的迹象,还互挖墙角。连2020年11月从华为剥离的荣耀,同样加入这场战斗,不仅在五一这天开张了1000家线下店,就连经销商也喊出“宁可1年不挣钱也要投入”的口号。

经销商虽了解华为积极自救,但杯水车薪,直言“华为对我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数字人民币早期试验效果差,专家:说服世界更难

上个月,中共在深圳开始了数字币试验,但效果并不理想,人们反而对中共当局更容易获得他们金融生活的实时数据感到担忧。专家表示,数字人民币的发展还需要很长时间,想走入世界很难。

据美媒彭博社(Bloomberg)10日报导,该媒体采访了7位数字人民币试验的参与者,他们表示对从蚂蚁金服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运营的移动支付系统转换到数字人民币的兴趣不大。

36岁的陈女士在电信行业工作,是深圳50多万有资格参加试验的人中的一员。她说:“我一点都不兴奋。”

对在深圳一家金融公司工作的25岁的林女士来说,使用数字人民币非常容易。但她表示,鉴于中国现有的数字支付方式可靠且可与其他基于应用程序的服务(从社交媒体到电子商务平台)无缝协作,因此她没有永久转换为使用数字人民币的动力。

出于对隐私的担忧,33岁的公务员陈女士也对数字币望而却步。她说,当局可能会追踪每一笔付款,这“有点吓人”。在一个经常不遵守税法的国家,一些商人可能也对自己的交易直接流入政府数据库保持警惕。

上海金融咨询公司亚锴璞隆(Kapronasia)的创始人兼总经理曾农‧卡普伦(Zennon Kapron)表示,如果数字人民币不能长期获得吸引力,中共政府可能会转而采取强制措施。卡普伦说,总有一天,政府会说,“你必须使用这个”。

截至周一,蚂蚁金服旗下推出的网上银行——浙江网商银行“Mybank”被列为数字人民币应用程序的一个选项,但不清楚用户是否可以连接他们的支付宝钱包。腾讯主导设立的中国第一家网络银行——微众银行(Webank)也被列为一个选项,但呈灰色,无法使用。

说服世界接受数字人民币将会更加困难。美国奥纬咨询公司(Oliver Wyman)金融服务负责人何先生(Michael Ho)表示,数字人民币只是解决了支付基础设施部分,但仅仅解决这一个问题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美国商会:送钱给不上班的人正在扼杀经济复苏!

美国4月非农就业数据惨淡,而劳动力短缺代替生产停滞成为一大制约因素。这使得美国人开始反思:是不是失业补贴给太多了?

彭博社报道,一边是近期许多雇主反应遭遇招工难,企业人手不足;另一边,失业者在就业市场上则表现得更加犹豫和挑剔,失业率仍然高企,这凸显了就业领域已存在结构性矛盾。

同日公布的中国出口数据再次超预期,分析师戏称,疫情之后美国百姓发现,只要印钱找中国买东西就可以了,干嘛自己工作呢?

过度慷慨的政府福利正在降低劳动者重返岗位的意愿。美国商会表示,送钱给不工作的人“正在削弱本应更强劲的就业市场”,扼杀经济复苏。

美国佛罗里达州、蒙大纳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等多个州已收紧失业救济发放,对于拒绝工作的美国人不再施与援助。

此外,蒙大拿州州长格雷格-詹福特(Greg Gianforte)表示,将向那些重返工作岗位的人提供1200美元“重返工作奖金”。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11/1591724.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