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沉雁:从张医生的独力难支看成都49中的冷血麻木 医心不仁 师道尽毁

作者:

张煜,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他是北大三医院一名医生,他以一己之力揭开过度医疗的顽疴黑幕,但他的壮举却遭到了同业的系统性阻击。

成都49中,5月9日,一名高二男生在晚上6:40从知行楼高空楼道坠落,但晚上8:30救护车才到,9:30才通知家长直接去殡仪馆。家长要看监控录像,恰好坠楼那段视频缺失,最后干脆不让家长再进校门。17岁的孩子是怎么死的?家长是呼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成都49中的冷血麻木令世人心生凉凉。(下图是坠楼学生妈妈发的微博)

之所以我将两起焦点事件放在一起写,就是因为这两起事件都涉及两个非常特殊的群体,一个是拯救生命的医师群体,一个是塑造灵魂的教师群体。

美国有个社会学家名叫费斯丁格,他说:"一个社会无论多烂,只要这三种人恪守职业底线,律师、医师、和教师,就是一个有希望的社会。"

同样是成都,有个西南民族大学,好像是年初1月,一群大学教授在校门口举牌子讨要绩效工资。

你们看,谁说大学教授就胆小如鼠?只要少了三瓜两枣,他们都是很勇敢的。

还是成都,有个四川师范大学,里面法学院有个庹教授,并且是新闻传播学和法学双料博士后,他更勇敢,因为自家被强拆,他就跳楼了。

我相信,成都49中也不例外,如果少了三瓜两枣,或被强拆了三砖两瓦,里面的教师肯定也是有脾气的。

但是,如果学校出现了学生异样跳楼事件,再也没有一个教师站出来了,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站在石头一边如何对付鸡蛋。别说恪守教师职业底线,就是最起码的做人悲悯心也荡然无存。这师魂?这师品?这师道尊严?上帝看了都会掩面而泣。

教师群体如此,医生群体更是过之而无不及。

从十年前走廊医生的孤苦落寞到今天张煜医生的独力难支,最熟悉医疗黑幕的医师群体没有一个站出来声援和助力。但是,如果出现了医闹,所有医师都站出来了,他们一定会对患者发出同仇敌忾的讨伐声。这医相?这天使?这悬壶济世?这让"医者仁心"四个字情何以堪!

198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给了一位俄裔美籍诗人,他的名字叫布洛茨基,他说:"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纸张上,无论是通过行为还是借助修饰语,能让一个人保持住尊严的东西:只有善良和斯文。"

你们看,今天这两个群体善良么?斯文么?斯文扫地,这个成语就是老祖宗为今天的这两个群体量身定做的尊严标签。

张煜医生的振臂一呼,你以为仅仅是在为患者群体谋生机?不,不,不,张煜医生是在为整个医生群体找回一丝尊严、挽回一丝体面、拉升一丝职业伦理底线。但整个医师群体鸦雀无声,他们的尊严是年入百万,他们的体面是热烈祝贺胸外科手术突破1000例,他们的职业伦理底线是开膛剖肚之后再问患者交不交钱?

行文至此,成都49中坠楼事件的联合调查结论出来了,结论就七个字"因个人问题轻生"。

既然学校这么干干净净,为什么监控就缺失因个人问题轻生的最关键部分呢?为什么要威吓学生谁说就开除谁呢?为什么不让家长看一看儿子的坠楼伤情就直接叫去殡仪馆领骨灰呢?为什么6:40坠楼却在9:30通知家长呢?如此多的疑惑,调查组却视而不见,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调查组。(下图是坠楼孩子妈妈对调查结论不认可)

我今天不想对调查组说三道四,我还是把希望寄托在49中的教师群体身上。

同样是布洛茨基,他道出一个社会遍地是灾的隐秘真相是:"恶无处不在,原因之一是,它往往会以善的面目出现。"

医师,教师;教师,医师。无论其形象已经崩溃到何等不堪,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任何患者见到医师,依然会将其信任为白衣天使,任何家长将学生交给老师,依然会信任老师能将自己的孩子视同己出。

就凭家长这份毫无条件的信任,49中的教师也不应该毫无顾忌地捣碎自己"善"的面目。天理在头上,三尺讲台照日月,师道在心中,一条教鞭指乾坤。这事儿,你们不站出来道出17岁孩子的坠楼真相,你们不但愧为人师,也愧为一个人字。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以斯帖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13/1592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