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民生 > 正文

中国男性比女性多3490万 消失的女性去哪儿了?

刚刚,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发布了。最新数据显示:全国人口共141178万人,其中男性72334万人,女性68844万人,男性比女性多3490万。

出生人口性别比方面,数据相比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下降6.8,达到111.3(每100个女婴对应111.3个男婴),但相较于联合国设定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正常值103~107仍有差距。

这也意味着,性别结构正在不断地改善。但有意的胎儿性别选择,重男轻女的幽灵依然盘旋在我们上空,需要更多人观念和意识的转变,努力将此破除。

对于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来说,性别比的升高或是降低可能只是一个数字。

而今天我们想要讲述的是,数据背后活生生的人。那些婴儿、母亲、女儿是怎样在命运里无奈的挣扎,又是怎样的需要一个性别结构更加合理的社会。

现在请你和我们一起,倾听她们并不遥远的哭声。

1

被消失的她们

提到性别比失衡,相信大家都会想起“重男轻女”这个词。“爱生男孩”这句话说起来轻巧,但背后却隐藏着一个血淋淋的现实:被剥夺生存权的女婴。

当我们看到七普性别比数据的时候,很可能会忘掉一个细节:数据统计的仅仅是合法出生登记后的人口。

然而无论是从研究,还是从社会现实上看,中国很可能有千万计的女婴因为人为性别选择,还没出生就已经被消失了。

“寄血验子”就是其中一种非法鉴定性别的方式。所谓“寄血验子”,就是黑中介利用专门的器具将孕妇抽出的静脉血转运至境外检验,在孕早期非法鉴定胎儿性别。

即便早在2000年,中国就颁布了关于禁止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流的相关规定。然而,这并没有挡住疯狂求子的人们。

2015年,浙江永嘉,国内最大规模的“寄血验子”案告破,参与孕妇超过5万人次,分布在全国各地。而在浙江永嘉当地,新生儿的性别比高达136。

2019年,深圳市罗湖海关查出一起12岁女童走私案。她的书包里携带了142支用于鉴定胎儿性别的孕妇血样。

2020年,福建省厦门市审结“寄血验子”案,被告人非法组织386名孕妇鉴定胎儿性别,多名孕妇得知结果后人工流产。

这样的恶性事件仍然在继续。

如果不信,只要打开搜索引擎。你会发现,找一家寄血验子机构,实在是太简单了。

2

被控制的她们

一边是非法机构提前验子堕胎,另一边是绝望母亲为生男孩不顾一切。

母婴论坛上,询问生男孩配方的帖子依旧层出不穷,准妈妈无奈地说:“不想再做人流受罪了”。

短视频平台上,#接男宝话题下1.7万准妈妈在线求子,诉说自己为生男孩付出的代价。

“生到第六胎才生出儿子,从此封肚,永不再生!”

“38岁生儿子,这是第八胎。”

以“包男孩”为幌子的转胎药正在绝望的准妈妈中疯狂获利。虽然已经多次被管制,但电商平台依旧可以轻松搜索到各种保证生儿子的、不靠谱的药物。

“调理碱性,添小王子”。

“来个公子,凑个好字”。

看到这些被“重男轻女”洗脑的妈妈们,大家都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很多人可能不会去想,她们到底为什么这么想要生男孩?

一个可能有点意外的答案:一个“重男轻女”的妈妈,往往也是“重男轻女”的受害者。

2016年,中国人民大学的研究发现:女性在日常生活中经历的不平等待遇,会让她们更执着于“生男孩”。这一结论与印度关于重男轻女的研究一致。

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承担绝大部分家务劳动的女性,男孩偏好的发生率要比参照组高出六成。经历或者听说身边有亲近朋友经历家庭暴力的女性,男孩偏好的发生率要比参照组高出近三成。

当一名女性选择“重男轻女”,最大的观念影响来自于最亲近的亲戚朋友。

#接男宝#话题下,热度极高的一条短视频写的就是终于从婆婆的压力中解脱。评论区都是羡慕的声音。

亲戚朋友越重男轻女,这个环境里的女性也越看重生男孩。这一人群的男孩偏好发生率比参照组高出了214%。

在婆家,老公的压力下,许多女性选择“生到儿子才封肚”。不是婆家有皇位要继承,而是不生儿子过不下去。

来自中央财经大学的研究者发现,第一胎是男孩和最终生男孩能明显提升女性的营养水平和家庭决策权。这一结论在中国农村女性身上尤为明显。

第一胎是男孩对农村女性的营养摄入有正向影响,因为生了男孩,蛋白质摄入量增加了2.3%。

生了儿子是“大功臣”,生不出儿子则要“遭冷眼”。从营养到护理,生了儿子的产妇,或许都会获得更好地照料。

母凭子贵,不是宫斗剧里的台词和剧情,而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无奈。

3

被轻视的她们

出生不了的女婴,为生男孩不顾一切的母亲,性别比失衡的链条上,还有那些被叫做“招娣”的女孩们。

从出生开始,她们就成为了家庭里不受期待的孩子。

从2010年到2016年,研究者对分布在中国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家庭进行了调研。无论是体重、身高、过去一个月内的生病经历、健康自评状况,头胎男孩的状况均好于头胎女孩。这一差异在农村地区女孩和年龄较小的女孩身上更为明显。

也就是说,“重男轻女”确实损害了女孩的健康状况。

在中国多地实行的免费午餐项目要求:孩子一定要在学校吃完饭。如果允许带回,很多女童的家长会强迫她们把鸡蛋牛奶带给哥哥弟弟。

从2010年到2016年,有研究者对分布在中国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家庭进行了调研。追踪头胎生育男孩和头胎生育女孩的家庭中,第一胎男孩和第一胎女孩在儿童时期(5~15岁)的健康发展。

具体来看,差别待遇从哺乳期就已经开始了。

这项调查中,女孩的哺乳期要比男孩显著短1.097个月。来自南加州大学的一项针对印度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结论:受性别偏好的影响,男孩获得的家庭照料更多,哺乳期更长,营养投入更高。

在子女生病时的处理方式上,“重男轻女”也在发生。

当子女生小病时,家庭带女孩去看医生的可能性降低3.1%,给女孩自行买药治疗的可能性增加2.6%。此外,如果是购买了商业医疗保险的家庭,家庭给男孩购买的保险金额比女孩高出了10.7%。

3.1%,2.6%,10%……对统计来说,这些数字好像并不大。但别忘了,在一个重男轻女家庭里,这一切都是100%。

每个数字的背后,都是一个个因为性别为女,而天生不被疼爱的孩子。她们被隐藏,被忽视,甚至因为无法得到妥善照顾而凋零。

而以上的一切,都是发生在当下的故事。

1982年,性别比失衡第一次引起关注,其间政府一直不断努力,通过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妊娠打击和管理性别比失衡。

二十余年间,变化已然悄悄发生。重男轻女的家庭和重男轻女后的恶果逐渐编织成网,构成荒诞的社会现实。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刘燕舞博士估算,性别失衡之下,中国农村的光棍数量(指30岁以上的未婚男性)在2000万左右——即便是这个保守估计的数字,也已经约等于一个澳大利亚的全国人口数。如果将2000万人平均到中国的68万个行政村,那么每个村里就有近30个光棍。

而这些难以解决的婚育问题就像是蝴蝶扇动翅膀,很可能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

梅骁在《县城里的蝴蝶效应》一文曾经记录,性别比失调下,老家的年轻男性因为找不到适龄女性,只能把目光投向当地已婚女性,导致原来的已婚家庭破裂,最终带来大量“独自带娃的单身父亲”苦苦求生。

一项关于性别比失衡的百村调查指出,性别比失衡带来的光棍危机很可能会加重买婚,骗婚,拐卖妇女,性犯罪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同时为大龄单身未婚男性个体及其家庭带来歧视。

失衡性别比下没有赢家。一场新的风暴正在酝酿,不仅压迫那些为生育所困的女性,也在压迫那些无法被看到的男性。

身处风暴中央,我们不禁发问:

二十余年的性别比失衡,到哪一天才会结束?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丁香医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13/1592438.html

民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