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张煜医生:入狱都不可能让我屈服

作者:

张煜,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医生。

2021年4月18日,在某平台发文揭露“肿瘤治疗黑幕”,引发关注,国家卫健委已经表示,将对有关情况和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2021年4月27日,国家卫健委回应医生反映肿瘤治疗黑幕,治疗原则基本符合规范。

2021年5月5日,张煜医生再次通过知乎发文,表示对卫健委调查结果失望,愿与专家团公开辩论。

张煜医生:入狱都不可能让我屈服

这一年多看见的形形色色的癌症患者的治疗,震惊的我无话可说,改变了我的世界观,我从没见过这么多的医生为了利益连脸面都可以不要,坑蒙拐骗的手段都可以用,哪有一点当医生的样子。请记住,我们可是医生。(来源:肿瘤内科张煜医生)

真有很多医生够厚脸皮,一边号称指南落后,一边用着早就被指南证实低效并淘汰的药物和方案治疗患者,为的是什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欺负的就是患者缺乏医学知识。别的行业利用信息差赚钱没什么问题,医学行业用这种信息差赚钱叫做道德沦丧。这样的医生毫无怜悯之心,只有虎狼之欲。

关于医生的同行保护,我在读书和毕业后都被告知同行之间应该互相保护,任何一个医生的治疗都可能偶有失误,需要理解但尽量不要指出,做好份内事即可,这也可以减少医疗纠纷。我以前好像觉得对,每个医生都可能有无心之失,这很正常,可以理解。但是,当有同行胡乱诊治,随意胡来,甚至不惜损害患者生命。这怎么能继续同行保护,这显然是应该被严厉指责的行为。如果大家都视若无睹习以为常,只能让不良医疗行为的气焰越来越嚣张。

最近有越来越多的大帽子朝我压过来:污蔑医生、损害医患关系、阻碍医学进步、影响患者治疗、让患者死亡率增高。一条条私信指责我道德败坏、能力不足、胡说八道、骗取流量,总之就是用各种隐晦或直白的方式诋毁,还有说我是西方国家洗脑的反动分子,甚至有的人唆使我挑起和制造事端,真的不胜其烦,怎么这么多别有用心的人,干点正事行不行?

你们太小瞧一位医生、一个男人的胸襟、气度和承受能力,这种行为只是徒增笑柄。我知道我在做对的事,别说你们发的这些破玩意,就是真的辞职、失去医生资质甚至入狱都不可能让我屈服。有些人恶意揣测我一定会被同事孤立和医院打压,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我的医院和同事对我的包容比我预先想象的还要好,大多数人给我的是拥抱和支持,这才是行风。

我唯一担心的是那些担心和挂念着我的亲人,对这一切都很担忧和害怕,害怕我成为牺牲品和遭遇不幸。请别担心和害怕,我可是在北京,生活的空间到处都是摄像头,没什么可担心的。

只要我的亲人能够理解我,不要对我的行为进行激烈反对,我就能承受住,不会倒下。

我一直祈求亲人的原谅,我从没有想过让你们进入是非漩涡(虽然这已经发生了),也从未想过伤害你们,很对不起。但是我要说一件事:我所做的从来就不是多管闲事,这是我的责任和梦想,请理解。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在之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13/1592468.html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